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月凤谷 > [月凤[谷] 第一章
    作者:古鱼

    字数:7972

    2020/02/06

    月凤谷

    第01章

    凤凰山脉巍峨高耸,虎踞中原,山阴处有大河「洪川」,山阳乃重镇「凤凰

    城」,扼天下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凤凰山连绵百里,峰峦起伏,最高有四峰,高耸入云,平日里只见白云环绕

    山腰,不识山顶真容。上面山林密布,飞瀑奇岩,珍禽异兽,在所多有,景色幽

    险奇峻,天下闻名。

    只是更有名的,却是坐落四峰之中的武林圣地----月凤谷。

    月凤一脉历史悠久,创派至今已有千余年,为当今正道之首。据说开派祖师

    本是一为江湖女侠,她云游四方,路经凤凰山月凤谷,一眼便看出此山钟灵奇秀,

    聚天地灵气,是一绝好之地。当下立刻在此安身,餐风饮露,精研武功,未几,

    竟于山谷深处一处密洞内,得到两位本古卷即「凤凰涅槃功」和「腾龙伏凤功」,

    上载为双修功法,艰深枯涩,却是妙用无穷,威力巨大。

    其中「凤凰涅槃功」,只能女子修炼,当修炼到高深之处,能自行修复身体,

    只要不受到断肢之噩,哪怕再重的创伤也能恢复如初。这只是功效之一,此功还

    有驻颜养身之妙,修炼大成后,女子能永保青春。但最为奇特的,竟然能修复女

    子的处女膜。

    女侠得此奇遇,潜心修习。忽忽二十年,小有所成,乃出,几番江湖风雨,

    虽不能独霸天下,倒也成了一方之雄。遂在凤凰山谷中,开宗立派,名曰:月凤

    谷。因天象之故,月影悬照,有如凤凰,故为此名。女侠自号「月凤」,后世子

    弟多尊称为「月凤仙子」。

    月凤仙子寿三百五十岁,身前收了八个弟子,临终前叮嘱道:「我半生所学,

    尽在相术,尤精在风水之相。这月凤谷乃是人间罕有灵地,我月凤一门占有此山,

    日后必定兴盛,尔等决不可放弃,但令我担忧的是在千年之后,『月凤谷』会有

    一场大劫。如能挺过,从此我『月凤谷』必会更进一步。另外藏于禁地之中的

    『腾龙伏凤功』,千万不可交于男子之手,切记......切记!」

    当时八位弟子纷纷点头,深信不疑,月凤仙子方才溘然而逝。不料其后几百

    年间,不知是天意弄人,或根本是月凤仙子相术不精,「月凤谷」非但没有发达,

    反而日见式微。

    八位弟子中,一人早夭,三人死于江湖仇杀对决,剩下的一人残废,一人失

    踪,只传下两脉。如此过了五十年,凤凰山方圆百里发生了从未有过的天灾地震,

    山洪爆发,地动山摇,死伤无数,竟是又绝了一脉。而仅剩独苗,却限于资质,

    本领低微,早不复月凤仙子当年风光,反因古卷缘故,惹来外敌争夺,几番血战,

    若不是月凤仙子布下的几道厉害的机关禁制,只怕月凤谷早已被人灭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整整数百年,月凤谷毫无起色,几乎可以用「苟延残喘」

    来形容了。到了最后,甚至被人欺负到了家门口,凤凰四峰几乎都被外敌占了,

    其中还有强盗悍匪,以做据点,四处抢掠,横行不法。不知情的人多有误解,以

    为月凤谷已堕落如斯,月凤子弟虽多般辩解,亦有心杀敌正名,却是有心无力,

    可怜可叹。至今想起,那实在是月凤一脉最悲苦的一段日子。

    直到这一代,情况才有了改变。

    大概是月凤仙子的相术终于显灵了,或是上天累了,不再捉弄月凤谷,在这

    个时候,从月凤谷第九代传人中,竟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绝世人物----丹凤仙子。

    丹凤仙子本姓谢,原是一大家闺秀,天资聪颖过人,却喜游历江湖,后机缘巧合,

    为月凤谷第八代谷主收为关门弟子,年仅十六岁。

    丹凤入门之后,只一年间便将谷主所传的所有拳脚剑术领悟贯通,在众弟子

    中独占鳌头。又过一年,便连谷主也只能凭借深厚修行与他勉强打个平手。谷主

    又惊又喜,断然将月凤仙子传下的那本「凤凰涅槃功」拿出,传于丹凤自行参祥。

    丹凤便就此在谷中洞府闭关,这一闭关便是十年,方才破关而出。

    据说她破关之时,正是月圆之夜。那夜冷月高悬,整座凤凰山便如白昼一般。

    忽尔狂风大作,谷中竟有凤鸣长啸,听者无不变色。后有五彩凤凰,冲天而起,

    一声巨响,洞府豁然而开,丹凤有如九天仙子,仙姿绝世,飘然而出,众人骇然,

    以为成仙。

    她当夜笑别谷主,仙音渺渺道:「师尊稍待,弟子出去办事,一夜即回。」

    众人不明所以,翌日清晨,丹凤飘然而回,凤凰四峰外敌,竟已尽数伏诛。

    丹凤武功绝世,手段超凡,一时间名动天下,月凤谷因此声势大盛。

    一年之后,谷主自感时日无多,就将谷主之位传于丹凤,自己则在月圆之日

    含笑而去。

    之后,丹凤励精图治,大力扶助同门,严格挑选传人,加之她从「凤凰涅槃

    功」上领会所得,有神鬼不测之威。月凤谷从此蒸蒸日上,只在短短五年之间,

    便成为正道魁首......

    *** *** ***

    如此,又匆匆过了三年。

    月凤谷,望月峰,月台之上......

    此刻此刻正圆月当空,四周寂寥,月华清辉灿然泼洒在望月台上。绝世容颜

    的白衣女子,默默站在悬崖最前方,怔怔地向远方凝望。山风吹着她单薄而孱弱

    的身体,就像是黑暗中盛开的百合花。

    「呛啷」一声锐响,白色的身影随之腾起,在半空中接住「月陨」神剑,凛

    冽的山风霍然席卷而上,伴着那白色身影,望月台上美丽不可一世的剑舞。秋水

    如长天落下,化做无边银河,在纤纤素手中婉转腾挪,在黑夜里欢畅奔流。时而

    冲天,时而落地,时而化作银衣流光,眷恋那绝世容颜;时而又散做漫天繁星,

    闪闪发亮。

    丹凤仙子就在这望月台上,深深咬住了嘴唇,闭上了眼,身子仿佛随风飘荡,

    如飘絮,如冷花,舞出了这世间最凄美的身姿。

    在旁侧一位方脸大耳,容貌俊伟,约二十五、六男子看得如痴如醉,此刻丹

    凤就像月中仙子一般美丽动人。他心中仿佛荡起一圈又一圈涟漪,甜蜜而又憧憬,

    记忆之中,每每听到她那甜美雅正的声音,总是令他情难自禁,难道这一生自己

    心中只有她?

    想到这里,他又有点自惭形秽,虽然自己身为正道大派「昆仑派」的少掌门,

    可在这位武功绝世,貌若天仙的月凤谷主面前,显然差距甚远,但这份痴念却如

    生根发芽般在心中冒出头来。

    丹凤仙子回剑入鞘,回首过来,如惊鸿一现,只见她手中倒持宝剑,头上挽

    着高高的云髻,杏脸桃腮,肌肤莹润如玉,却如桃花一般透着淡淡的粉色,细眉

    如柳叶,双目似寒星,一双瞳人剪秋水,目光流转间自有一番超尘出世之感,眼

    角眉梢间却又隐藏着一丝动人风韵,秀挺的琼鼻如玉雕琢,丰润的双唇不抹而赤,

    嘴角微微上翘,仿佛含霜带露的玫瑰花瓣一样,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吻住那动人

    的小嘴,尽情品尝。

    她神情淡漠间,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时,又如同

    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美人身材修长,双臂结实而匀称,仿佛嫩藕一般,一对浑圆饱满的乳峰傲然

    耸立,好似两座拔地而起的山峰,将前襟撑得鼓鼓的,甚是引人注目,纤细的腰

    肢如杨柳般柔软苗条,不堪一握,高耸的玉臀结实挺翘,将柔软的轻纱撑出一道

    完美的弧线,修长的美腿浑圆而丰盈,小腿匀称而笔直,不见半点瑕疵,玉足踩

    着一双绣花皮靴,从尺寸来看,那玉脚必是小巧玲珑。

    她身上裹了一件月白轻纱,柔软而纤薄,轻如无物且非常贴身,轻风吹拂时

    紧紧贴在她那曲线玲珑的性感身躯上,雪白如玉,滑嫩如脂的肌肤在月白轻纱下

    若隐若现,朦朦胧胧,隐隐约约......,让人忍不住欲火升腾,急切地想要揭开

    一切,去享受那幽香四溢,性感玲珑的魔鬼娇躯。

    男子看得呆了,恍如在梦中,迟迟不愿醒来......

    直到丹凤仙子开口说道:「林公子,还请回吧!此事,我月凤谷自能解决,

    不劳昆仑大驾。」

    那沙哑低沉但又软软糯糯的酥音传入耳中,才让男子醒觉过来,他俊脸一红,

    颔首道:「还请仙子慎重,那帮山贼并不好对付。只要仙子首肯,林远愿带昆仑

    弟子助你一臂之力。」

    丹凤仙子长叹一声,俏脸上满是担忧之色,说道:「我又何尝不知这帮贼人

    甚是扎手,但二师姐落入敌手,让我投鼠忌器,如是奈何?」

    男子林远一听,顿时激动起来,大声说道:「那你也不必接受他们的荒唐赌

    约啊?」

    丹凤仙子面色一寒,冷声道:「此乃我月凤谷之事,不必公子挂怀。」

    林远觉得自己失言,吞吐道:「仙子,我......我这是担心你,如今月媚仙

    子已经落入贼人之手,如果你再有闪失......我.......我......」

    丹凤仙子媚眼一睁,紧紧地凝视他,逼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我......」林远在她咄咄逼人的目光凝视下,反而愈发吞吐起来,

    他闭上眼,心中涌上一股豁出去的气势,大声说道:「我......我喜欢你。」

    他话刚说话,丹凤仙子却已飘飞而去,只留下一抹白色丝巾,随风飘落到他

    手上,上面传来美人身上幽香的味儿,似离别留情。林远心中一喜,连忙将丝巾

    小心的收入怀中。

    漫漫人生路,有此景,携此情,再得美人相伴,又何须多求?

    *** *** ***

    翌日,凤凰山,凤陨峰......

    镶嵌在天边的连绵起伏的山峦,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闪闪的金光,显得分

    外壮丽,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却又凄美至极......

    此刻原本山清水秀之地,却是一片乌烟瘴气,几座由黑色帆布搭成的营帐,

    看上去阴森森的,从里面发出一阵杂乱的呼喝声......

    正中大营里面点着数十盏油灯,山贼首领牛二正翘着二郎腿,抠挖着鼻孔,

    惬意地哼着淫曲。

    「两身香汗暗沾濡,阵阵春风透玉壶。乐处疏通迎刃剑,浙机流转走盘珠。

    褥中推枕真如醉,酒后添杯争似无。一点花心消灭尽,丹凤谩吁瘦牛二。」

    旁侧伺候斟酒的山贼,竖起大拇指赞道:「大首领真是文采风流,恐怕状元

    郎也莫过如此。」

    牛二哼唧一声,喝了口酒,才站了起来,只见此人头发半秃,蛤蟆绿豆小眼,

    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塌鼻梁,鼻孔大张,恶心的黑毛从里面露出来;他嘴大唇

    厚,犹如两片香肠吊挂在脸上,笑起来时,嘴巴大开,一副参差不齐的黄牙露在

    外头,看上去猥琐又恶心。特别是挂在脑袋两侧的招风耳,又长又尖,配上奇丑

    的尊容和唇上的短须,活像一只猥琐至极的老鼠。

    尽管只有五十多岁,还未到暮年,但身子却已佝偻,且又臃肿至极。不修边

    幅的衣着打扮,肥胸袒露,上面长满了毛茸茸的黑毛,一直沿伸到胯下,两颗肥

    大的奶子挂垂着,黑兮兮的乳头上还长着一缕黑毛,看上去甚是邋遢。

    虽然上身穿着珍贵的绸衣,下身粗腿上还裹着金丝缎,但怎么样都与贵气扯

    不上边,犹如沐猴而冠,从骨头里淌出粗鄙俗气。

    牛二拍拍自己的大肚囊,再伸个懒腰,哼唧道:「赌约文书送给月凤谷那个

    婊子手里了吗?」

    刚才伺候斟酒的山贼,谄媚道:「大首领交代的事,小的哪敢不尽心?就在

    昨日便交到丹凤那个骚娘们手里了。」

    「那骚货是怎么回复的?」

    「嘿嘿......大首领果然料事如神,丹凤那骚娘们答应赌约了。」

    牛二一听,猛灌一口酒,大声笑道:「哈哈哈......,果然是姐妹情深,丹

    凤啊......丹凤......,看你威风到何时?」

    说罢,牛二脑海里忽然闪出,令他这辈子都难忘惊魂的血杀之夜,在圆月之

    下,丹凤一剑东来,宛如月中女神,仙姿飘逸,但可惜的,她还是杀人不眨眼的

    煞星,那夜血流成河,八百弟兄抵不住她单人独剑,直杀得天上明月变成血色。

    记得当时自己跪在地上,吓得大小便失禁,不断向她磕头求饶,并且赌咒发誓说,

    自己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未成年孩子,请她饶过自己。

    丹凤那清冷孤傲的俏脸上露出轻蔑不肖,看自己就像看一只臭虫,似怕动手

    脏了自己的剑,只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想到这里,牛二紧紧握双拳,手臂上青筋暴起,脸上狰狞可怖,他大声喝道:

    「把月媚给老子带上来。」

    「是!」山贼侍从应道。

    牛二喘息几声,又坐到太师椅上,翘起二郎腿,继续抠挖着鼻孔,阴笑道:

    「丹凤,你这辈子做过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放过我牛二。嘿嘿......老子会让你

    复出刻骨代价,等着吧!」

    不多时,山贼侍从便牵着一位女子从大帐门口转进来,只见这女子四肢着地,

    膝行爬在侍从身后,肥美的香臀高高撅起,如玉光滑的美颈上套着一个项圈,她

    穿扮不但艳丽而且十分暴露,仅几块单薄的布片包裹住重要地带,简直比最低贱

    的婊子还不如。

    女子爬到牛二跟前磕了三个响头,用娇媚讨好的声音说道:「奴婢月媚叩见

    老爷。」随即她跪立牛二面前,手还乖巧地背在身后,仰着小脸,献媚似的望着

    牛二。

    看着眼前美人那高傲冷艳,又带有一丝娇弱妩媚的精致俏脸上,露出献媚微

    笑,牛二心里充满着征服感。

    旁侧山贼侍从,心中满是疑惑不解,记得这位月媚仙子是在一个月前被俘获

    的,当时众兄弟布下「阴阳颠倒迷幻大阵」来对付她,尚且死了十几人,受伤更

    是不计其数。当时这位高傲冷艳的月媚仙子被捕后,满脸不屈服,甚至还大声喝

    骂。可现在......?

    再看她的身段,更是令他惊讶万分,这位仙子一月之前还是修长身材,玲珑

    玉乳,微翘香臀,可现在却变得饱满丰腴,一对乳房更是高耸傲立,看其规模恐

    怕双手难以尽握,而那香臀也变得犹如满月一般丰肥硕大,整个身子给人一种熟

    透了的感觉。

    原本孤傲清冷的脸庞,不仅变得更加艳丽,那眉间竟还暗藏无限春情,轻笑

    间,骨子里荡漾出的骚浪轻浮味儿,怎么样都掩饰不住。

    这哪还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月凤谷女侠,简直能与烟视媚行的魔教妖女有得

    一拼,不仅那张冷艳的脸庞勾人魂魄,更加令人叫绝的还是她那傲人曲线,能使

    人血脉偾张。

    此时媚月跪立在地上,冷艳俏脸满是讨好献媚之情,在傲人的酥胸上只裹着

    一根白色布条,仅能遮住乳头,在雪白酥胸前后绕了一圈,捆在背后。

    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短裙,裙摆狭窄短小,只堪堪裹住肥臀,并且绷得紧紧的,

    两条雪白如玉的饱满长腿完全露在外面。

    牛二眯着眼睛,分开两条大粗腿,伸出一根手指朝自己胯下指了指。

    月媚一见,心神理会,顺从地褪下他的裤子,一根硕大肉棒从糟乱杂毛中呼

    啸弹出,「啪」的一声,打在月媚白皙脸蛋上,力道十足,将她粉嫩俏脸抽出一

    道红印。

    月媚惊呼一声,抬眼看去,只见他整根性器像条粗黑蟒蛇,在她眼前耀武扬

    威,那长度足足有九寸,龟头比鸭蛋还要粗,而在杂毛丛中,那乌黑春袋就像地

    里的南瓜,两个饱满的卵蛋比鹅蛋还要大,整个胯下发出骚臭难闻的气味。

    牛二挺着肉棒,淫笑道:「骚女侠,喜欢爸爸的大鸡巴吗?」

    月媚痴迷地看着眼前这根硕大的肉棒,媚声道:「喜......喜欢......」

    牛二小眼一翻,大声喝道:「喜欢什么?操你妈的,大点声说出来!」

    月媚双手颤颤巍巍地抓住粗黑肉棒,腻声道:「骚......骚女侠喜欢鸡巴..

    ....喜欢粗硬的鸡巴.......更喜欢牛二爸爸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人家的骚

    屄被爸爸的大鸡巴一插......就忍不住浪得流出骚水来......别看人家平日里趾

    高气扬,威风凛凛的,可是一看到牛二爸爸就得乖乖跪下来舔鸡巴......」

    旁边的山贼侍从,听到高贵如仙子的月凤谷侠女竟然说出这样无耻淫语,惊

    得差点掉了下巴。

    牛二满意地点点头,将两腿岔得更开,那巨棒高耸着,如同一根的狼牙棒那

    般雄伟,这是一条怎样的肉棒啊?刚才只是微微勃起就有九寸,现在完全耸立,

    竟然长达一尺二,棒身如同小孩手臂般粗,上面青筋暴起,如同虬龙盘柱,硕大

    的龟头好似成人的拳头,如果细看粗黑的棒身上,还长满了硬硬的黑毛,简直就

    跟真的狼牙棒一样。

    月媚惊恐而又迷醉地用双手握住它,眼中露出敬仰而又臣服的光芒,心里想

    的却是在这根狼牙棒下,那令自己欲仙欲死的无限快感。

    牛二见她仍痴迷地看着自己的肉棒,心中不耐烦,「啪」的一声,抬手狠狠

    一记耳光,月媚的俏脸上旋即出现五个通红的手指印。

    「骚货,看你妈逼,快给爸爸舔鸡巴。」

    月媚被牛二的这记耳光打得发懵,捂着自己被打的脸,轻轻哽咽起来。

    牛二作势又要下手,月媚吓得娇躯一颤,连忙抱住他的粗腿,一对硕乳紧紧

    贴住他的腿脖子上用力磨蹭着,脸上露出献媚讨好的神色,腻声道:「爸爸....

    ..求你别打了。女儿每次看到您的大鸡巴,心里就满是敬仰之情,真希望一辈子

    都能服侍您的大鸡巴。」

    说罢,她张开檀口,香舌轻吐,开始舔舐起牛二腥臭的龟头来,鼻下传来的

    阵阵恶臭让她不得不频频蹙眉,嘴里那又咸又黏的感觉让她恶心呕吐,但在牛二

    的逼视下,丝毫不敢停下,而是一下又一下地舔弄着牛二的狼牙棒,取悦着面前

    这个恶心又凶狠的男人。

    牛二龟头马眼处,不断渗出粘稠的淫液,被她吞入口中,这淫液犹如烈性春

    药,渐渐地月媚越舔越欢畅。

    「啊......好烫......好粗.......唔.......味道又好重.......身体又变

    得奇怪了.......嗯.......这样下去.....不行......」

    在淫液的作用和肉棒的诱惑下,月媚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媚意和春情,原来那

    冷艳的气质荡然无存。她伸出香舌,在龟头上舔了一圈,是不是地抬起媚眼,含

    情脉脉地与牛二对视。

    牛二的欲火瞬间又熊熊燃烧起来,粗大的肉棒也不由自主地翘了翘,骂道:

    「妈的,臭婊子,刚来之时,还摆成一副清高模样,现在还不是乖乖跪在地上,

    给老子舔鸡巴!」

    月媚吐出肉棒,骚媚地瞟了他两眼,娇媚道:「谁知道臭爸爸这么厉害,女

    儿如果早知道,还不是掰开骚穴给你肏?」

    牛二满意地看着她表现,心想这淫药「淫凤散」果然名不虚传,不枉他倾家

    荡产才配置成功,给眼前这位孤傲冷艳的仙子注入子宫后,只调教了三日,就变

    成一个无男不欢的骚货。

    月媚媚眼如丝地瞟了牛二一眼,张开檀口,又缓缓地含入了那颗颤抖的龟头,

    轻轻啜吸起来,鼻翼里还哼出了一声满足的轻哼,同时一只小手握住他的卵蛋,

    轻轻搓揉,而另一只小手则探到他的脏臭股沟中,轻轻抚弄着他的菊花。

    牛二爽得眯起小眼,大嘴张开,发出舒爽的哼唧声,叫道:「哦......爽..

    ....爽死老子......骚货......做得不错......有进步,今日爸爸就奖励你....

    ..,用大鸡巴好好慰藉你那欠肏的小骚屄。」

    月媚听得浑身一颤,眼中露出喜色,那被淫药煎熬的久旷身躯顿时激动得潮

    红,于是更加卖力舔弄着肉棒。

    牛二只觉月媚的小嘴温湿软滑,龟头浸入唾液中竟好似泡在温泉中一样,那

    灵活的香舌时而贴心地绕着龟头打转,时而舔舐棱沟,清理着里面的污垢,时而

    舌尖扫过马眼,舔去挂在上面的淫液,弄得龟头麻酥酥的,说不出的惬意和舒爽,

    禁不住仰起头,哼唧几声,赞叹:「哦!好爽!你这骚婊子,舔得爸爸舒服极了

    ......,看来这段时间你是用心学了吹箫之技......,这样吧!这两日你就不要

    回囚笼了,就留在此地侍候老子。」

    月媚对牛二的赏赐,竟似非常感激,她缓缓地吐出龟头,灵巧的香舌上下翻

    飞,绕着那硕大无朋的龟头舔个不停,小嘴则圈成圆形,轻轻地含住龟头最顶端,

    像是亲吻一般缓缓地吸吮着,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多谢爸爸恩宠......女儿

    必一心一意地侍候您......唔!......爸爸的鸡巴好粗好大......女儿从来没见

    过这般巨大的肉棒........爸爸是最雄伟的男人。」

    牛二爽得大叫几声,哼道:「算你这婊子有眼力劲......把老子的鸡巴完整

    舔一遍,再吃蛋蛋......顺便把老子的屁眼也清理干净。」

    月媚一听,秀眉轻蹙,光舔他的肉棒就令自己恶心异常,更不用说他的后庭,

    她眼珠子一转,娇媚道:「哼!臭爸爸......坏爸爸......,一点都不怜惜女儿

    ......,本来还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可现在你却让人家舔你的后庭......女儿

    .....女儿......」

    「啪」的一声,牛二又在她另一侧脸上狠狠扇了一记耳光,骂道:「臭婊子,

    矫情个屁,又不是没舔过。妈的,不看看自己骚成啥样?再叽歪,老子让你去卖

    屄,让全营寨的兄弟都来肏你。」

    月媚捂住俏脸,惊恐地看着他,哽咽道:「呜呜呜......爸爸......女儿错

    了......求你不要别的男人肏我......呜呜呜......女儿......女儿怀了你的孩

    子。」

    「什么?」牛二一听,大喜过望,抚摸月媚的秀发,说道:「真怀了老子的

    孩子?妈的......太好了,老子也算有后了。」

    月媚感受他的温柔,媚眼眯起,像一只得宠的金丝猫。不管之前自己怎么恨

    她,但如今在他调教下,身心俱服,特别每次被他巨棒插入后,那从脚趾爽到头

    发丝的满足快感,让她甘心沉沦,更何况自己还怀了他的孩子。

    她看着眼前这位年龄足可以做她爹的丑陋老男人,眼中泛起一丝温柔。

    随即不等牛二吩咐,就握住他的巨棒,臻首埋得更低,一口含住他的卵蛋,

    轻轻吸吮起来,竟连他胯下骚臭的气味也恍然未闻。

    她一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握住粗黑的肉棒,而另一只手则轻轻抚弄丑陋男人的

    后庭,她的香舌贴住肉袋,不停卷舔,时而又吞下卵蛋,用贝齿轻咬。

    「哦...哦...哦......!爽死老子了......骚货......真会舔.......比妓

    院的老婊子还厉害......啊!......舒服......舔得老子魂都要飞了。」

    此时,牛二的卵蛋沾满了香津,美人那贴着脸蛋垂落的一缕秀发也粘在上面,

    落到他的股沟里,轻微拂动间,感觉痒瘙痒酥麻......

    月媚又啃咬了几口卵蛋,才抬起俏脸,娇媚地朝他一笑,随即向后捋起湿漉

    的秀发,把他裤子完全褪下后,才抬起两条长满杂毛的粗腿挂到椅子扶柄上。

    她伸出玉手在牛二高翘的大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随后定睛看去,只看这

    丑陋男人的黑大屁股上长满了坑坑洼洼的斑点,就好像得了痔疮一样,那乌黑的

    股沟里长满了杂毛,正中间那微微蠕动的皱褶,赫然就是他的肛门,不仅乌黑恶

    心,还有一股子恶臭的味儿。

    月媚皱了皱眉,抬手拿起酒壶,又从胸口取出一抹丝巾,用酒沾湿后,才凑

    到他股沟里,轻轻擦洗。

    牛二眉头一皱,丑脸顿现狰狞之色,骂道:「骚娘们......你他妈的嫌老子

    脏是吧?操你个臭骚屄,连老子尿都喝过,还嫌弃个屁,妈的......快给老子舔。

    只要让老子舒服了,不但肏你骚屄,就连你后庭,也会好好安慰一番。」

    月媚忍住恶臭,嗲声道:「臭爸爸......女儿还不是为你考虑?......等会

    ......等会你还要亲人家小嘴呢!......要是气味难闻......你又怪我了。」

    牛二听得哈哈大笑,说道:「真是贴心呐!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哈哈

    哈......」

    月媚白了他一眼,娇嗲道:「人家叫你爸爸.....那我肚子里的孩子又叫你

    什么?」

    「可以叫爷爷啊!哈哈哈.....」

    月媚娇媚地瞟了他一眼,随即臻首埋到他的臀沟里,随即伸出灵活地香舌,

    先在长满杂毛的股沟里上下扫弄了一番,最后才用香唇吻住那恶心的肛门,轻轻

    舔弄吸吮起来。

    「哦!......爽......爽死爸爸了......骚女儿好会舔......对......对..

    ...就是这样把舌头伸进去......啊!.....要死了......哦!.....舔屁眼的贱

    货......弄了爸爸了!」

    月媚足足舔了一炷香的工夫,将他的肛门里里外外都清理干净,才抬起臻首,

    她取过酒壶,漱了一下口,献媚讨好地看着牛二那张丑陋的脸庞,好似期待他的

    奖励一般。

    旁侧站立的山贼侍从满脸不可思议,想不到堂堂月凤谷月媚仙子竟然会给一

    位粗俗丑陋的老男人舔屁眼,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这简直让他难以置信。

    牛二惬意地哼叫两声,然后朝月媚下身指了指。

    月媚一见,大喜过望,连忙褪下只能包裹住肥臀的窄小短裙,瞬间她下体的

    春光暴露在二人面前。

    牛二还好,山贼侍从一看,脸上顿现震惊之色,只见美人胯下被剃得光溜溜

    的,那平坦结实的雪白小腹上竟然用五彩金属丝线绣了一个淫纹。那是一只展翅

    欲飞的淫靡彩蝶,头部靠在娇艳欲滴的阴蒂上,似在窥视美人私密之地的春光,

    似想要采撷,那张开的彩翅随着小腹高低起伏,似展翅欲飞,看上去活灵活现的。

    然而更令他惊愕的,却是在蝶身上竟绣着两个金光闪闪的小字「牛二」。

    「这......这是把这位闻名天下,孤傲冷艳的月媚仙子当做自己私奴啊!首

    领......你也太......太厉害吧!」

    顿时山贼侍从心底冒出一股崇拜之情......

    牛二脱下鞋子,将一只臭脚踩到月媚的俏脸上,还没等牛二吩咐,美人就含

    住他的脚趾,丁香小舌灵动地在臭脚丫里舔弄,她将脚趾一根接一根地吸吮,清

    理干净后,又舔他脚面和脚掌,直到把两只脚舔得油光粉亮,才停了下来。

    牛二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大声喝道:「骚货,给爸爸趴下,收腰提臀,把骚

    屁股撅起来。」

    见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丑陋老男人,终于要进入正题,月媚兴奋得俏脸通

    红,不做停顿,便连忙翻过身,趴跪到地上,磨盘大的硕臀高高翘起,她甚至还

    怕牛二不满意,竟向后探出双手,用力掰开丰满肥厚的臀肉,让后庭和骚穴同时

    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

    山贼侍从痴迷地看着两个敞开的淫洞,猛吞口水,在灯光照耀下,不仅小腹

    上闪出金光,就连后庭菊花也是金光大作,晃人眼睛。他眯起眼睛,仔细一看,

    原来在菊眼四周也绣着淫纹,竟是一朵栩栩如生的金色菊花。

    山贼心中一寒,这娇嫩之处用金线绣花,不得要疼死?这艳名远播的侠女到

    底经历过怎样变态的调教?看她样子,已经屈服在首领淫威之下,想必受到的苦

    难肯定不轻?

    想到这里,他不觉有怜惜起这位孤傲冷艳的侠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