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玄幻小说 > 满门娇 > 7.把松梅粉嫩的x口得媚外翻又被他的顶进去,
    龚大人止不住一个踉跄,看着自己的心肝宝贝的身子又被另外两个混小子的给染指,很不不得将他谢家兄弟立地火化了。

    天启国的因为艳盛y衰,都以生女儿为荣,好b他们龚家三兄弟,大哥龚贺膝下无女,只有松海,松江,松溪三子,而三弟龚宋只得了一双龙凤,分别是松柏和松竹。

    而他龚贺因为生了三个女儿,在朝里面都横着走的,朝里大大小小的朝臣那个不是看他脸色,前前后后的巴结他,就指望有朝一日可以和他做个儿女亲家。

    所以龚贺今天一次为自己家里没有儿子帮衬他而感到气恼,如果他有几个儿子,一定会抄家伙和他们几个人打g一场,把女儿给抢回来出一口恶气。

    被挤到一边的龚大人,冷笑了一声,看着像是护犊子一样护着谢言和松梅的谢朗还有谢昭,他把自己的袍子一抖:“这就是你们侯府的人?有爹生,没娘教么?来岳丈家里,空手不说,还对岳丈这般不敬。”

    然后很快龚大人就后悔了,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说了就是触碰了谢家人的逆鳞。

    谢家三兄弟的母亲早逝,全靠爷爷和父亲将他们三人拉扯大的。

    所以这句有爹生,没有娘教,绝对的诛心。

    龚大人立刻就为此付出了代价,他被一言不发的谢朗和怒气冲冲的谢昭两兄弟五花大绑在凳子上。

    而被松梅小穴夹得吼声阵阵的谢言,正把松梅压在廊柱上,摆动腰腹,猛烈操干呢,的确无暇顾及两个弟弟的所作所为,于是等到松梅再次泄身,趴在他肩头娇喘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龚大人狼狈的样子。

    他们三兄弟之中,他是大哥,b他们年长许多,自然不会这般冲动做事,而谢朗和松梅同岁,不过一个十七岁血气方刚少年,谢昭更是年轻,才刚刚十五岁,更是上房揭瓦的混不吝的年纪,怎么会受得了龚大人的言语刺激。

    所以等他想要阻止他们的时候,都来不及了。

    兄弟二人把龚大人给绑好之后,就来到谢言身边,谢朗对谢言说道:“大哥,我们带来的那些礼物已经全都送到了龚家的库房里了,但是现在,你抱好大嫂,就让我们再给岳丈大人送一份大礼,好不好啊?”

    而还不能谢言多说什么,谢昭就抓住了松梅的乳儿,抠着她的乳尖说道,:“嫂嫂,昭儿最喜欢你雪雪白的大奶子上的这个粉尖尖了,第一次见的时候,上面小小的两颗,看着好可怜呢,不过现在已经被我们给吮得又红肿又鲜亮,看着更招人了呢……”

    说完他就低头含住了她的乳尖儿,就像孩子吸奶一样,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

    尽管皇帝赐婚是把她赐给了谢言,但是这在天启国也不是什么秘密,一个女子家过去,基本就是全家人的共妻,所以当谢昭叫她嫂嫂的时候,她内心还是有一丝丝禁忌的快感,尤其是他这小叔子,就喜欢舔她的奶子,时常捧着她的奶子又亲又舔大半个时辰,晚上也会含着她的乳尖入睡,而她又是个敏感的,总是轻而易举就会被他舔到泄身,而这时二弟谢朗就会把肉棒重重的插到她的小穴里。

    谢朗和温柔多情的谢言比起来,要沉默少语很多,就喜欢按着她狠狠的g,但是兴奋起来也是骚话不断,就好b现在,他们两兄弟当着被捆绑成粽子一样的龚大人,当着爱女如命的老父亲操弄她女儿的小穴,快乐简直是加倍的。

    于是谢朗重重的把肉棒往里面一顶,低声说道:骚嫂嫂……小宫口一顶就开……又湿又热……真会咬……

    然后他瞥了一眼,坐在凳子上一柱擎天的龚大人,肉棒都胀得发紫了,但是因为嘴里被塞了一块松梅的被撕碎的底裙,只能呜呜呜的喊着。

    他嗤笑一声,胯下猛动起来,飞快的操弄起来。

    “嫂嫂的穴儿真是个极品……越操越紧……”谢朗仿佛有发泄不完的精力,一个劲儿的横冲直闯,把松梅粉嫩的穴口操得媚肉外翻又被他的肉棒顶进去,淫水没完没了涌出来,顺着松梅的小屁股流下,在地上汇聚成一滩汪洋。

    而松梅则被操得高氵朝连连,早就忘记了自家爹爹还被绑在凳子上的事实,还一脸的春情四溢。

    龚大人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谢家的狗子们,老子永远和你们势不两立。

    round4:龚大人输得连k衩都没有了……ЬlshuЬen(bl湿ub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