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100章 我们没有一起离开
    候车厅里,安安静静,几乎己没什么人了,雨排一直向这边望着,见我回来,立即站起来,远远地看着我,面带着微笑,似有一种失了复得的感觉。

    我快步走过去,牵起她的手想赶紧奔过去,雨绊拒绝了,看着我,轻轻摇了摇头。

    “不走了。她淡淡地说,既然要面对,就让我们一起面对好了,我是你的妻子,不是吗”

    面对这话,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低下头,不敢正视她的眼,只紧紧地拉着她的手,不知如何放开。

    “不走了吗”

    佳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妈妈,倚在我身上“怎么,佳佳想家了吗”

    雨绊的手从我的手里抽回去,蹲下去看着佳佳佳佳摇了摇头,说:“不想,这里很好啊,还不用上课。

    “你就知道不上课。雨绊瞪了她一眼,站起身,看向我“对了,刚才雨燕打电话给我,问你是不是知道平安在哪里。

    “我不知道。”

    “是真的吗她都快哭死了。”

    雨排说着看向窗外,似在说着自己“还有件事,沐娇让我去她家过几天,你要一起吗”

    她家一一一我一一一“不必了,你们好好聊聊吧。”

    我说着回过头,远远地见到茗儿跑出去,洲读玲追了几步,也就由她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说真的吗”

    雨排半信半疑地看着我我点了点头,不想雨绊叹了口气,说:“还是算了吧,我回去好了,佳佳也应该回去上课了,你一一一自己保重“不用,我们一起回去。”

    我说着坚定地牵起她的手。

    “真的不用,平安的事情,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你留下来处理好了,我和佳佳在家里等你。”

    雨排看着我,眼神很真诚。

    “我一一一”我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了,我相信你的。”

    雨排说着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然后拉着佳佳赶紧走向枪票口,我想尹仕毓,可心里只这么想,并没有付诸行动,佳佳挥手向我告别,我也向她挥手,僵在那儿,看着她娘俩检票,消失在走向站台的走道里。

    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见i冲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jl我咳了下,鼓起勇气走向她,她从椅子里站起来,目光只是从我身卜掠讨去,有些不自然“我有些话想和你说,有时间吗”

    沐娇微笑璀,只是这笑感觉很冷漠,没有那样的亲切感。

    咖啡厅,隔着厚厚的玻璃墙,像是把这个世界给隔开,不断有水从墙上流下来,造成雨意的错觉,空气中微微有些凉,音乐很舒缓“你一一一,我才要开口,沐娇站起身来,我只好收住话。

    “我去卜洗手间。”

    她说着离开,我手指轻轻地扣着桌面,慢慢地品着茶,不知道是什么茶,这么苦涩,看着茶叶一片一片地沉下去,卷缩着的在滚烫的水中舒展开来,时间就这样过去,一分钟,两分钟,沐娇还没有回来,我不禁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她会不会己经走了

    手机颤动起来,掏出来看时,不由苦笑,是来自她的短信,对不起,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我先离开了,对不起。

    端起杯子来,一口气喝了半杯,几乎连叶子一起吞下去,胃里被烫得难受,离开时,外面竟真的下起了雨,细雨如丝正不知要往哪去,念儿给我打电话,问有没有平安的消息,都快失踪二十四小时了,雨燕都打算报警了半个小时后,当我出现在念儿面前时,她不由有些惊喜。

    “不是已经走了吗”

    “你又不送我,显然是不想让我走我又怎么舍得离开。”

    我笑说着,“她真的要报警吗”

    “还没有,你昨天和我说的那个故事是真的吗关于唐亦茜一一一”我点了点头,“是真的,现在他们应该在一起吧,只不过这事不知道要怎么跟雨燕说“是呀,要是她知道了真相,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叹了口气,又想到自己,雨排的离开,一定是很伤心的吧,可是茗儿她一一一不行,一会得去找她才可以,问问她到底要怎么样,是哪根神经不对劲了念儿给平安打电话,仍是关机,失望地看着我“由他们去pei相信平安自己会很好地处理的。”

    我说着开始转移话题,“到是你,一直这么单身,要怎么办才好”“我”

    念儿打量着我,“又关我什么事怎么又说上我了”

    “关心,”

    我说,“刚才我来的时候见他出去,是不是约你晚上一起吃饭,答应了吗”

    “我还有事情要做,所以就一一一”“不是我说你,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说着走动起来,“人家不仅一表人才,事业有成,对你也算是念念不忘了,这年头,像这种痴情的男人上哪里去找,你呀,就知足吧,赶紧嫁了得了。”

    “怎么这话和我爸说的差不多呢,”

    念儿看着我,“你真的也认为他很好吗”

    “且不说这个,比如一一一比如在我和他之闻,任你挑一个,你会挑谁是我还是他

    “哪会有这l可能”

    “都说是如果了,说说看。”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一一一”念儿思考起来“可耍想好了,我可不是一个什么好人,嫁人,最重要的是一对一,对那种朝三暮四,想要鱼和熊掌兼得的男人,是千万不能要的。”

    “闭嘴,是戮次鱼择还是你选]”见我这么一打断她的思考,她竟回慎了我一句。

    “那好,我闭嘴,你好好想想,慢慢想想,结婚可是终瑞七大事,虽说现在是法律社会了,可以离婚,可终究还是一次性的好,白头偕老,爱至死不渝还是每对恋人的最大希望渴望和绝望。

    “绝望”

    念儿看着我,不明白我的意思“别被我打扰,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里太闷了,我想出去走走。我说着起身离开,想是不是要给茗儿打个电话“晚上一个人吃饭吗”

    念儿问我.你想陪我”

    我回头笑看着她。

    “有这种可能吗我很忙的,何况今晚飞絮会做韩国料理给我吃,你不想尝尝吗她的厨艺可是一绝哦。”

    她的厨艺我又岂会不知道,只是一一一给茗儿打电话,这丫依旧不接,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天色己经完全黑了街灯亮起来,透着朦朦雨意,如梦似幻,想给雨绊打个电话问平安的,又不知要说什么,只呆呆地看着玩补的湖水,然后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视野,是她,才女。

    她撑着伞,一个人沿着湖畔走着,看起来不由让人想起江南水乡的女子,而她的气质也带着浓浓的诗情画意。

    我下楼,要穿过道路时,车巧飞速而过的车差点撞到我,然后停在一家饭店前,自里面走出来两个人,即是台商和那个形影不离的少女,两人走进去,在临窗的地方坐下来,结果才坐下来,脱下衣服,就算到对面湖边的她,他的眼睛立即笼上了一层雾我停下来,想看看他会怎样,少女还什么都没有发现,她是背对着玻璃穿坐着的,只在翻看着菜单,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个男人的心已经离开了。

    他去了洗手间,然后悄然离开,我忽然想起这个手段不是和沐娇一样吗他走向对面,不敢靠近,只是也不想离开,就那么站在雨里,不远不近地看着她,而她只看着湖水,并未留意到他的目光,而另外一个女人,或者说是少女吧,终于饭不知所味了,一个人发着呆,我看着这情形,不由好笑,只是笑不出来。

    “怎么,她很漂亮吗”

    这声音一一一我赶紧回头,面前站着的果然是茗儿,一脸吃醋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