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032章 妻子的诱惑
    “谁呀”我按响门铃时,听到一个小女孩子的问话,这声音当然是再熟悉不过了。

    “是爸爸。”我回答,声音止不住有些哽咽。

    佳佳赶紧打开门,见了我,立即喊了声爸爸,直扑上来,我把她抱起来,她不停地喊着爸爸,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又一下。

    “爸爸,你怎么才回来你去哪了,我和妈妈都好想你。”我进了房间,只佳佳腻有我怀里不肯下来,紧紧地搂我的脖子。

    “是吗,我也很想你。”我在佳佳脸上亲了一下,“今天不用上课的吗”

    “我生病了,你听,”说关着佳佳捏了捏嗓子,狠命地咳了几下,我看着不知说什么好,道“是真的病了吗,还是逃课”

    佳佳不答我的问题,转道:“对了,爸爸,明天要开家长会呢,你去吧。”

    “为什么不让妈妈去”我问,“妈妈呢”

    “佳佳,在和谁说话,是不是叔叔来了”说着一个老女人从里面走出来,见了我,吓了一跳。

    “妈妈好。”虽然和她十分的不和,甚至有些仇视,但不管如何,毕竟是雨绯的妈妈,尊重还是应该有的。

    “你回来的啦。”她阴阳怪气地说了句,整理了下衣服,过去准备穿鞋子,佳佳道:“姥姥,你又要去打麻将呀,妈妈说,你再这么打下去,会把家里给输光的,以后就再也不管你了,也不给你饭吃。”

    “闭嘴没大没小的。”我喝了一声,佳佳见我偏向她,小嘴儿一撅,哼了一声,扭过脸去。

    妈妈出了门,我问佳佳:“她在打麻将”

    佳佳道:“天天都去赌,都输好多钱了,输光了就问妈妈要,妈妈不给,就说什么是她养大的,一把屎一把拉扯大的什么的,还哭呢,说妈妈不孝,我好讨厌她。”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沾染上这种不良风气了,真是为老不尊,不过这年头,老年人可以行得正,坐得端让人尊重的又有几个,几乎全是倚老卖老,比如坐公车,偏要在别人上下班的时间,一大早就出去跑步健身,又喝又跳玩箜篌几个小时都不累,一上公车了就要找座位坐,没人让坐就说别人没礼貌,曾见一老干部中心贴的一张标语写的好,其中一句是“洁身自爱”,这一句我记忆犹新,对老年人的提醒可谓有节有力,触目惊心。

    我道:“那就是姥姥的不对了,对了,妈妈呢”

    “相亲去了”佳佳回答道。

    “相亲”我讶在那里。

    “是呀,姥姥安排的,说你总不回来,可能死在外面了,就整天逼着妈妈去相半,都介绍好几个了,也不知道是从哪找来的,昨天又和妈妈吵了一架,好怕人呢,所以今天妈妈又去相亲了,听说那个人是个大老板,比你还有钱呢,爸爸可得小心了哦。”

    “你说话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换个更年轻更有钱的爸爸”

    “当然不是啦,爸爸对我最好啦,我才不要换。”佳佳说着又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补充道“不过,爸爸要是可以一直呆在家里就好了,一出去就是半年,佳佳好想你的。”

    听到这话,心里感到欣慰的同时,还有愧疚,道:“佳佳,爸爸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出去了,整天都在家里陪着你。”

    “才不要呢,”佳佳道,“下次离家出走时候记得带着我就好了,一个人在家里好闷的,妈妈就会教训人,上次数学没考好,还打我了呢。”

    离家出走这孩子可真富有想像力,居然把我的行为理解成离家出走,也不知是自己想的,还是谁教的。

    “是吗,那是妈妈的不对,不过你数学为什么没有考好,是不是连及格都没有”

    佳佳道:“因为不喜欢那个老师呀,好凶的,像只母老虎。”

    “母老虎,对了,明天的家长会上那个像母老虎的老师是不是也在”

    佳佳狠狠地点了点头:“所以这次一定要爸爸去,要不,妈妈回来又要打我了。”

    “知道了。”我说着打处出去,去婚纱店里看看,这时佳佳喊了声“妈妈回来了”。

    我顺着她的目光向窗外看去,一辆崭新的本田缓缓地停楼下的停车场,车窗打开,一个漂亮的女人钻出来,正是谢雨绯,然后是一个身装西装革履的男人,大头大脑,虎背猿腰,居然是个胖子。

    我这一生最讨厌胖子了,自以为给人安全感,实则全是衣冠禽兽,不是催花辣手,就是职场小人,不是黑道混混,就是吃喝嫖赌,应该全坠入十八层地狱,打入无间道,永世不得超生。

    他们他们上楼了我心里一惊,一股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同时心里又在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雨绯她,她是深爱着我的,不可能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的,可是,为什么会一起上楼,而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拒绝的神色

    突然有种想逃僻的想法,不过还是坚持住,决定以冷静的眼睛去见证整个事件的过程。

    “爸爸累了,我去洗个澡,一会再陪你玩,好不好”说着把佳佳放下来,她真的重很多了。

    “对了,一会不要告诉妈妈说我回来了,明白吗”

    佳佳点了点头,道:“爸爸是想给妈妈一个惊喜,是吗我早就猜到了。”

    “对,你真聪明。”我说着下意识地伸手要拍她的脑袋,佳佳赶紧闪开了,道:“头是不可以随便拍的,会长不高的。”

    进了洗手间,脱光衣服,任热水冲刷着我的身体,心情依旧难以平静,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仍是感到害怕,害怕那悲剧性的事情发生。

    时间,突然变慢了,我计算着,从楼下到楼上,以电梯的速度,不过是一分钟而已,再加上步行,也就是两分钟,可现在,已经至少有五分钟过去了吧为什么雨绯还没有回来难道

    我不敢再想下去,努力让自己平静,我知道我这样想是不对的,我应该100的相信雨绯,可那只是理论,事实上我做不到,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个小人,一个地道的小人,一个多疑的小人。

    正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铃响起来,佳佳敲了敲门,悄悄地道:“妈妈回来啦。”这才跑过去开门。

    “严先生,请进,这就是我的家,我和我老公的家,这是我女儿的,佳佳,快喊叔叔。”我听到雨绯的介绍,听她这么说,我心里顿时明亮很多,她做事如此光明正大,可是我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真的与禽兽无异,不由自渐形秽。

    “你女儿”他的语气里很是吃惊,为了掩饰这份吃惊,赶紧笑道:“真可爱,你几岁了叫佳佳是吗,名字真好听。”

    “本作品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当然好听了,是爸爸取的,我爸爸可有才华呢,是博士后哟,还会弹钢琴,可好听呢,对了,人家都说爸爸是人中龙凤呢。”佳佳扯着嗓子说话,生怕我听不到。

    这家伙,居然会这么信口开河,什么时候把人中龙凤也听了去,真是可怕,听得我飘飘欲仙。

    两人见佳佳这么说话,都笑起来,雨绯嗔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许乱说话,什么人中龙凤,还马中赤兔呢。”

    “马中赤兔”佳佳不解了,“一个马,一个兔有什么关系”

    雨绯道:“没什么关系,今天的作业完成了吗一会妈妈要给你检查哟,可要小心你的了。”

    “对了,我明白了,”佳佳不接作业的话,“马一定是马妈以吧,兔子小时候没有妈妈,所以就认马妈妈为妈妈了,是这样吗”

    听着两人又笑起来,男的道:“佳佳,叔叔第一次见你,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你拿去吧,就当是见面礼了。”

    “佳佳,知道该怎么做吗妈妈跟你说的话都忘了吗”雨绯的声音立即严肃起来。

    “我不要,爸爸有很多钱呢,爸爸还说了,商人的钱都是不干净的,我才不要。”

    呃这个小家伙,她什么时候又把我对商人的不满的一句话给学去了,可真是孺子可教也。

    “闭嘴”雨绯喝了一声,“整天就会记得爸爸的那些乱七八遭的话,知不知道这们是很没有礼貌的,作业完成了是吧,赶紧去拿过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接下来,雨绯就给佳佳辅导作业,男人偶尔插上一两句,佳佳就嚷着让他不要说话,打扰她学习,弄得他挺不自在的,发现雨绯也不是很理他,很没好意思地找个借口离开了。

    门关上的时候,佳佳立即喊道:“拿钱来,100块,一个子儿也不能少。”

    雨绯道:“什么100块,这题错了知不知道”

    “我不管,你答应我的,给我100块,要不下次我可就不帮你了,还要告诉姥姥,说你不好好相亲,老拿我作挡箭牌。”佳佳不愿意起来,扯着雨绯的裙子不放。

    “不许再扯了,都被你扯下来了。”雨绯抓了佳佳的手拿开,“给你,不过这错了一题怎么算罚50块,只有50块了。”

    “妈咪使诈,哪有一题扣这么多的”

    “多么我不觉得,”雨绯道,“只有50块,要不要不要就算了。”

    “要”佳佳声音喊得巨响。

    “等等,把这几道题看完再说,这题,5、2、3这三个数字之间放上什么符号才能正好7,你写的是什么,5237是7吗”

    佳佳道:“不是,52310。”

    雨绯道:“知道不对还乱写在忽悠妈咪吗”

    “我也没办法,”佳佳很委屈地嘀咕道,“不做的话要扣100块,还要打”

    雨绯道:“错了,再扣50块,妈咪已经不欠你钱了。”

    佳佳的脸已经快要挂不住了,好不容易才到手的100块转眼就没了,想哭,可又不敢。

    “下一题,怎么又错了扣50块,现在你欠了50块了,一会要罚跪地板。”

    现在,佳佳再也忍受不了,哇的一声哭开了,直冲洗手间跑来,用手捶着门,喊道:“爸爸快来救我,妈咪欺负我,她抢我的压岁钱,妈咪要打劫我。”

    雨绯道:“再哭也没有用,如果你能把爸爸哭回来的话,我不但不收你的钱,还再给你100块,别说100块,1000块都可以。”

    “你说的那一言为定。”佳佳顾不得抹去眼眶中的泪水,直奔过去,伸着小手指就嚷着拉勾。

    雨绯道:“拉勾就拉勾,哭不回来的话,哼哼,罚你跪一夜的地板。”

    拉了勾,佳佳飞奔过来砸门,直喊爸爸快出来,我整理了一个刚换好的衣服,梳了下头面,拉开门,出现在雨绯的眼前,她几乎惊呆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半天才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就和女儿商量好了来骗我是不是1000块钱没了,不给。”

    “不是吧,妈妈你耍诈,你答应我的,我们还拉了勾勾。”佳佳一听不愿意了,往地上一坐,就要放声大哭。

    “那1000块钱,爸爸替妈妈给了。”我才说完,佳佳立即止了要撇的嘴巴,爬起来奔向我。

    我数钱给佳佳,道:“钱可以给你,但不可以乱花,钱是世界上最脏的东西,要学会节俭,明白吗”

    “你很有钱是吧,那你还回来干什么,我不管了,你看着办吧。”雨绯说着回了房间,把门关上。

    我冲佳佳嘘了一声,悄悄地道:“妈妈生气了,你赶紧做作业去。”

    见佳佳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我过去扭了下把手,咔咔,果然没有反锁,我推门进去,雨绯正坐在那儿生闷气,见我进来,把脸转过去。

    “亲爱的,你还好吗”我贴着坐过去,雨绯往旁边移了移,和我保持了距离,同时道:“谁是你亲爱的,我跟你又不是很熟。”

    “是吗,那我们从新认识一下好了。”我说着牵起雨绯的手,她振了一下,可没有摆脱,也就不再勉强,抬头看着我,道:“这半年,你去哪了老实交待,要不然我们就离婚。”

    “离婚我这么残酷的折磨你也想得出来真是聪明绝顶,人见人爱,可千万不要,没了你,我会活不下去的,我说是沙漠里迷失了方向的旅人,你就是沙漠里的绿洲,是那一汪清澈的可以救我命的水,没有你”

    “放开,又抱着我,说好了,不交待清楚,不许你上床。”雨绯推开我,站起身来。

    我厚着脸皮,道:“那可不可以先上床,再交待要不一边上床一边交待也行。”

    “你”雨绯被我牵了手直往床上托,还没来得及振脱,我已经吻在她的唇上,封住她的话,这种感觉我闭上眼睛,仔细享受,如此熟悉,而又如此感动,一种哀伤感,一种幸福感,一种想融为一体的冲动。

    妻子的诱惑,是身体与灵魂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