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177章 身体的崩溃
    “会不会很脏”谢雨绯不太愿意。

    沐娇道:“哪有,刚才一起洗的澡,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还是泡的牛奶浴花瓣浴。”

    谢雨绯不再说些什么,只是感觉很为难,接吻尚且可以,只是现在要吻那里的话,心狂跳着,想做又不敢。

    “来吧,亲爱的,要不我先吻你的小妹妹好不好,让你先享受一下”沐娇戏屑地道,说着要钻进被子里,谢雨绯害怕,赶紧抓住她,道:“不要”

    沐娇道:“怕什么,只是玩而已,而且现在正在兴头上,这样就放弃的话,太不过瘾了。”

    谢雨绯道:“我知道,可就是好紧张。”

    “其实,”沐娇道,“我也好紧张的,不过,还是想试试,玩一试好不好,就一次”

    谢雨绯点了点头,可是要怎么开始呢

    两个人对望着,然后都笑了起来,沐娇道:“开始啊”

    谢雨绯道:“这怎么开始”虽然已经决定,还是很为难。

    沐娇道:“你和何从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没有吻过你的小妹妹吗”

    谢雨绯不好意思地道“有是有,不过当时又没有仔细看,怎么知道怎么做”

    “那你呢”沐娇道。

    谢雨绯道:“我什么”

    沐娇笑道:“那你吻过他的宝贝吗有没kj过”

    谢雨绯不答,道:“你先说,你们有没有过,他是不是经常吻你的下面”

    两人斗了几句嘴,又安静下来,事情还得继续下去,这么托着可不是办法,身体只会越来越难受。

    “那现在怎么办”沐娇问谢雨绯。

    谢雨绯道:“不知道。”

    “要不,我教你”沐娇道。

    “好啊,那你先吻我。”谢雨绯说着,心里都已经兴奋起来。

    沐娇想了想,道:“好吧,不过不许耍赖哟,一会你满足了,不给我吻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谢雨绯道:“放心啦,一定,就怕你受不了。”

    沐娇道:“是吗要的就是受不了呢,要是能忍受的住的话,才不求你。”说着伸出指头来,道:“拉勾上吊”

    谢雨绯曲指和沐娇勾在一起,一起道:“拉勾上吊,一百年忘不掉,谁敢食言,谁是小狗。”

    谢雨绯看着沐娇,心里好紧张,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充满幻想,同时又很害怕,在想会不会真的受不了呢,道:“等你呢。”

    沐娇嘻嘻一笑,俯耳道:“把腿叉开哟,要不吻不到呢。”说着探手去分谢雨绯的大腿,弄得她好不尴尬,几乎都想拒绝了,要不是巨大的诱惑在引诱着自己的话。

    沐娇要拉掉被子,谢雨绯赶紧抓住不放,道:“会冷的。”

    “才不会,开了暖气呢。”说着仍要打开。

    谢雨绯道:“就在被子里不好吗这样光着身子,怪难为情的。”

    “不要”沐娇道,“被子里什么也看不见,不好玩,我可要好好欣赏你的小妹妹哟,看看是不是很可爱。”说着依旧要掀,谢雨绯拗不过她,又想早些感受被她吻时的身体快感,只得应了,任她把被子除去,见自己这样赤身裸体曲在床头,双腿叉开,胸部早耸,可谓春色无限,羞得闭了眼睛,下意识地想合上腿,沐娇只支着膝盖,不让她紧并,同时还探头向那个最燥热的地方吹了口气,弄得谢雨绯一阵酥痒,几乎差点呻吟起来。

    沐娇的心里也是突突直跳,这么夸张的事情还真的是第一次做,当然了,跟何从在一起的时候,也玩过各种让人有些受不了的动作,不过一男一女,那就另当别论了,两个,两个女孩子这样,不免有些为难,好在是知己。

    沐娇深吸了一口气,慢腾腾地移过身子,跪坐在谢雨绯叉开的双腿之间,感觉这样的姿势,想想就好难为情,可是咬了咬牙,还是忍了,不过是玩而已,大胆地储去,未吻之前,先拿手指抚弄了几下谢雨绯的小妹妹,好的手指才一碰触,每一个神经元都立即紧张起来,兴奋起来,这种触摸的感觉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尝,持续的撩拨的抚摸,已经让她完全失去的控制力,不禁呻吟起来。

    沐娇勇敢地储子,吻下去。

    唇,柔软,细腻,有光泽,舌尖探进去的时间,谢雨绯感到自己快要融化,想喊,却喊不出来,有那么一刻,几乎兴奋地失去了呼吸,而手,也不知道在何时抓着自己挺拔的胸部,拼命地揉捏起来,以达到身体的共鸣。

    吮吸,亲舔,噬咬,尤其是噬咬,将唇含在口里,用牙齿轻轻地嚼着,让人兴奋,让人害怕,害怕一不小心,用力过度,咬破了这稚嫩的唇片。

    地壳下的岩浆在汹涌着,不停地冲击着地壳最薄弱的部位,它在松动,在痛苦地呻吟,在作着最后的挣扎,生死搏斗,土松了,岩石在脱落,地壳越来越薄,越来截止脆弱,最后像一层白纸,吹弹可破,炙热的岩浆再一次冲了过来,它已经再也没有能力抵抗,只好迎接着,这最后的洗礼

    大约持续了一刻钟的样子,谢雨绯终于控制不住,再也无法坚持,身体已经完全脱离了灵魂的控制,在达到极尽的的下一秒,突然崩溃,全身紧张的血液刹那间释放,淋漓尽致,酣畅淋漓。

    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沐娇惊叫一声,赶紧闪人,饶是如此,仍有很多涌进了嘴巴里,感到一阵阵恶心,几乎吐了出来,赶紧拿手捂着,逃下床去,也顾不得是光着身子,冲进洗手间吐去了。

    身体里的在一眨间达一,下一秒就跌入低欲,谢雨绯赶紧起床收拾残局,然后速度地穿上衣服,过来看沐娇。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心里在作怪,感到恶心,沐娇干呕了一会,也就罢了,见谢雨绯一脸满足幸福的表情,好不后悔,道:“现在轮到我了,不许耍赖。”

    失去的那一瞬间,谢雨绯就已经后悔,现在见沐娇索要,不觉很是为难,道;“好困了呢,下次吧,睡吧。”说着打了个呵欠,转身回房。

    沐娇哪能放过,追上去,上了床,缠着不肯放过,不过真的要让谢雨绯吻自己时,早已经兴致淡然,刚才那一恶心,所似把所有的都给冲散,再也没那样的,饶是如此,仍不肯放过,这样的事情,岂能自己吃亏,好歹约好了下次,因有约再先,谢雨绯也只得答应,只希望下次很遥远很遥远,而沐娇则暗暗计划着明天,不,是明晚,希望到时能调整好心态,好好地享受谢雨绯亲吻的感觉。

    现在,两个人都安静下来。

    不知怎么,谢雨绯忽然想到一个很可怕的问题,道:“和不同的男人做那个,会不会感觉不一样”

    本来只是随心所欲,随口而问,并无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沐娇听了这一句话,心情一冷,心想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因为我曾经和两个男人有过那种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