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122章 新药
    或许一时冲动,才说出那句话,或许后来考虑到我的处境,才决定离开,不过我是在下午去晓棋那里学琴时才知道的,困为我一整天都没有出门,或者弹琴,或者睡觉,很害怕遇到她,和她进行怎样的对话。看小说我就去

    按晓棋的转述,蓝雪因为有急事,所以离开,对此,我不想多问,只是她这一离开,不由又想念起来,人生,就是这么矛盾。

    因为茗儿不在,所以自由一点,只练了一会,就不想练了,然后我们坐在那儿说话。我想问她在乾国的情况的,因为听蓝雪听说了,只是怕她说出飞絮的近况,所以还是没有开口。

    “要不今晚留在这里吧”我说。

    “不好,”晓棋想了下,道:“佳佳和茗儿都在,尤其是佳佳,家里有个大人在还是好些,不会害怕。”

    我叹了口气,道:“我不过是一个废人罢了。”

    晓棋掩了我的口,道:“不许再这么说,医生不是说过还有可能恢复的可能性吗对了,你最近眼睛有什么感觉比如疼痛或者什么的”

    我想了想,每天茗儿给我换药,清洗,好像都已经很麻木了,一点感觉也没有,摇了摇头。

    晓棋有些失望,但没有表现出来,只道:“这事是急不得的,也许很快就会有反应了。”

    我们才坐了一会,茗儿就打电话来催,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到了要换药的时候了,晓棋推着我起来,道:“好啦,走吧,我送你。”

    想起眼睛问题,不禁有些度日如年,本来是因为青雅的事情,想去冰雪之原走一趟的,后又想起她们的医术,飘雪腿伤恢复的如此完美和速度,让国际级的医生都不竟感叹,或者我的眼睛也是可以治愈,而且,这种信心或者说是奢望越来越强烈。

    夜,很安静,只是心有些浮躁。

    佳佳疯玩了一天,早早洗了睡了,茗儿给我换药的时候,我问她的想法,她道:“很想去呀,好想骑着那只笨熊的感觉,可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

    我笑,道:“那不是笨熊好不好,你就不怕去了被她们俩欺负,你又不是她们的对手”

    “又不是去打打杀杀的,”茗儿听我这么说,有些不高兴。

    “什么香味”我嗅了下,无意中说出来,忽然才明显是茗儿的乳香,不禁脸上一热,茗儿也是,因刚才洗过澡,现在只穿着和抹胸,探着身子给我上药,胸中自然而然在挺了过来,香气扑鼻。看小说我就去

    我赶紧咳了下,茗儿窘的也不说话,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这是新配的药,纯中草药成份,里面的冰片,有明目作用的,抹上去的时候,可能会感觉有点凉。”茗儿说着拿药棉湿了药水,轻轻地在我眼睛上抹。

    “不会是你自己配的吧”我随口问道。

    “是呀,以前的用完了,而且也不见效果,所以我就自己配了,怎么了”

    呃我不由一惊。

    “不是吧你自己配药,天哪,看来我的眼睛是好不了了。”我不由感叹。

    “什么意思”茗儿嘟起嘴来,道:“居然这么不相信我,难道不知道我是学医的吗,而且是未来医学界的奇迹人才”

    我叹了口气,道:“好像上次针灸补考的那个人是谁不是你吗”

    “只是很偶然的好不好后来补考不是已经通过了吗,这难道还不是很好的证明吗好了,现在不许动,乖乖地坐好,让我给你上药,如果你听话的话,配合我的治疗,也许明天视力就能恢复了。”

    我摇着头,道:“你放了我吧,不是我对你的医术没信心,只是”

    “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大不了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就算医不好,至少也坏不了,不是吗”茗儿说着,欲强行上药。

    对她的药水,我是真的没有什么信心,赶紧逃跑,只是失去视力,这丫又身手敏捷,很快净我反按在地板上,双臂反在后面给剪了起来,不过,在拼斗中我摸到她的身体,好像什么都没有穿。

    “你是不是没穿衣服”我直接问茗儿。

    “是呀,又怎么样也不是啦,穿了和抹胸,不信你摸摸看”说着真的将胸部一挺,蹭上来。

    我赶紧扭头,道:“怎么可以这样,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怕什么,反正你又看不到,对吧”茗儿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说着居然骑坐在我的腰上。

    我喝道:“你要干什么”

    “想骑一会,刚才你都把我的手给扭痛了。”说着身子一倒,全身趴在我的后背上,柔软挺拔的胸部挤压在我的后背上。

    我叹了口气,用失望的语气道:“小姐,麻烦你有点公德心好不好,不要欺负我残疾人。”

    “残疾人哪里有,”茗儿道,“都说我会把你给医好的了。”

    “可暂时我还是,能不能请你下马”

    “下马我还没骑够了,要不你爬两圈吧,正好我当你的眼睛。”说着竟拍了下我的,喊了声驾。

    我快要郁闷死,这还是至失明后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侮辱,简值就是奇耻大辱。

    茗儿见我动也不动,道:“怎么了是不是晚上没吃饱”

    我点了点头,心想只要这个女人能从我背上下来,什么方法我都愿意尝试。

    “那也不行,没力气也得让我骑的,要不我可要抽你了哦”说着来扭我的耳朵。

    说实话,我心情真的不怎么好,虽然双手被反剪了,但其他地方还是自由的,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一躬身,事起突然,茗儿坐定不稳,又连续被我撞了几下,痛得差点哭出声来,手直捂着,缩在一边冷冷地看着我,眼睛里尽是恨恨的神色。

    好在我什么也看不见,不然茗儿一定会很尴尬。

    见摆脱了茗儿,赶紧站起来,道:“小样,以后不许了,否则我投诉你。”

    “那你投诉呀,你把我给弄疼了。”听她声音里带着哭腔,我心里软下来,道:“又不是我的错,是你自己先不义不前,我后不仁。说,哪弄疼了,我给你揉下。”

    “不用,是你不能碰的地方。”茗儿说着挣扎着站起来,不过好像确实很痛楚的样子,身子躬着,好不容易才起来。

    “不能碰的地方哪里”我问,茗儿不答,直去了洗手间检查去了。

    听声音,好长时间才出来,我不由有点担心,难道真的伤到哪里了,怎么进去这么久待她们出来时相问,茗儿没好气地道:“吃坏了肚子行不行拉大便时间久点也不可以吗”

    呃这话可真不像淑女说的话,不过她本来也就不是淑女,我只叹了口气,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我知道你叹什么气,我就说大便,大便,大便,你比大便还恶心。”

    我中咳了咳,不理她。

    茗儿又要给我上药,我无奈地接受了,心想死就死吧,好在我也茗儿的一片心意。

    茗儿见我很配合她,心情略好了一些,一边上心地抹药水,一边向我解释这药水是怎么配的,原来她是查了很多医学经典,才不容易才配出来的,至于管不管用我不知道,单冲她这份心思,也足让我感动了。

    抹完后,茗儿道:“好啦,睡觉吧,说不定明天起床后,就可以看到东西了呢。”

    那样的奇迹,我虽不敢相信,但还是渴望。

    只是这样,我更难以入眠了,希望明天早点到来,可又开始害怕。

    结果仍是习惯性地坐起来,抱着琴偷偷地爬上天台,在阁楼里抚琴,以抚平自己的心态。

    风吹着,微微有些冷,这时有毯子披在我身上,暖意一下子就袭遍全身。

    “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害得我好找,一个人很寂寞是吗,为什么不喊我,难道是不喜欢茗儿了吗”茗儿说着幽幽地叹了口气,在我面前蹲下,睁大眼睛,托着腮看着我。

    这话,让我想到,其实茗儿已经不小了,不再是那个只会调皮的小孩子,已经长大,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个女人了,只是还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而已,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成熟。

    我道:“见你睡着了,总不能那么自私叫醒你,不是吗”

    “可是,我也是你的女人,不是吗”

    茗儿的这句话,让我有点承受不起,只感觉很突然,很吃惊。

    我不置可否,不点头,也不否认。

    “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茗儿说着蹭近我。

    “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茗儿说着将嘴巴贴在我的耳边,柔柔地道:“你能告诉我快感是什么吗”

    呃不是吧,这种事情也问

    茗儿才问完,立即笑着跑开,下楼去了,我不由呆在那里,心情再难以平静。

    她问这句话,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成熟了,也开始有了生理需要她是否也会躺下床上,轻轻抚弄着,闭上眼睛,享受着那种微妙的快感,幻想着我的进入,只是我现在双目失明,还有怎样的资格,痛苦在一刹那间粉碎,打开窗,让冷风更强劲地吹进来,抚起琴,以平静我不安的心境,只是,我不由再一次经历那种无法继续下去的劫难,而我,相信它一定和青雅有关。

    青雅,一个神仙一流的人物,我要怎样才能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