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096章 我像是那样的坏女人吗
    爸爸道:“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她可能是未来的儿媳妇。”

    妈妈还只是哼了一声,还想说什么,不过当着儿子的面,还是止住了,但既这样,金正期已不知如何是好,感觉自己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地步。

    广场上人很多,很多人打着灯笼走来走去,很多青年男女结伴而行,金正期看着,不由稍感遗憾,如果不是发生意外,此时应该和她在一起,共渡良霄吧,这么想着,不由恨起妹妹来,见她一个人走向水池,快步跟上去。

    “正妍”金正期喊了一声。

    金正妍回过头来,见是哥哥,止住脚步,道:“有什么事吗”

    “今天的事,你和父母说了么”金正期开门见山地问道。

    “说了又怎么样,没说又怎么样。”金正妍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样子,侧过身去,半理不理的样子。

    “我只问你说了没有,请回答我。”金正期的语气很坚定。

    “说了,怎么了难道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也要隐瞒着吗”金正妍看着哥哥,语气里带着反诘的气息。

    “你”金正期气得说不出话来,想骂她一句,可她又是自己的妹妹,只感觉从未有过的失望,点了点头,道:“好,很好。”转身欲走,不想金正妍喊了声,跟上来,拦住他。

    “你要干什么”金正期冷冷地看了一眼妹妹,又望向远处,现在,他连看她一眼都感觉很为难。

    “怎么,你相信我的话”金正妍质问道,“我很像是那种坏女人吗难道在你心目中,妹妹就是那样的坏女人,是吗真的让我很失望。”说罢转身大步离去。

    什么金正期一听话里有话,赶紧追上来,妹妹直上了车,立即将门人关上,任哥哥敲门,就是不开。

    妹妹的任性金正期是知道的,但既然她说了那句话,又考虑到父母的表现,看样子她是没有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父母,金正期不由长长舒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同时,对妹妹充满了感激。

    见有人卖气球,立即买了几个来送给妹妹,金正妍接过了,狠狠地瞪了一下哥哥,道:“这算是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居然可以送这种东西。”

    金正期笑道:“那也没办法,我又不知道你需要什么,要不你告诉我,哥哥给你买。”

    “算了吧,我要的东西可不是用金钱买得到的,我要去陪妈妈了,懒得理你。”说着走开,金正期见妹妹已不再那么生气,略感宽心,再大的仇恨,毕竟兄妹情深,何况又是亲兄妹。

    一起去吃冰淇淋,去看冰雕,去拍照,还买了圣诞帽子戴上,总之,在广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回到家后,又一起分享了苹果,可谓其乐融融。

    雪,已经停了,一弯残月遥遥地挂在天边,因为几乎没有人走的缘故,地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雪。

    平安夜的气息,或许在这里,在这个偏远的农场,才能真正地体会得到。

    飘雪本想陪着飞絮的,只是见好一副倦倦的样子,只好早早地互道了晚安,各自休息去了。

    平安夜,最难将息。

    飘雪和茗儿在电话里聊天,而飞絮的电话,早已关机,扔在一边,连洗澡也不想,只脱了衣服,随意地躺在床上,结果躺了半天,也睡不着,扭开灯,见时间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顿感人生漫长。

    这间房间的布局,和当初的一模一样,其实也就是完全搬下来,重新放置,只是现在,不免有种人去楼空,物是人非的感觉。

    又想起在车上妹妹说过的话,心想难道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吗越想心越不安,终究打开手机,要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才想起根本就没有他的手机号码,就是妹妹现今那儿最新的,也已经打不通了,自己感叹了一回,重新坐回床上,无意间,见床单上一片淡淡的污渍,不由想起当时的事情。

    当时那个男人已经精尽“人亡”,只是仍贪恋快感,舍不得拨出来,结果两个人又这样在床上暧昧了一会,直至挺拔之物逐渐变软变小,滑了出来,于是那肮脏之物大半滴在床单上,后来几经洗过,也没有洗干净,至今仍残留着一点淡淡的污渍。

    想着这些,飞絮拿手轻轻地抚摸着那块淡淡的污痕,心里一阵温暖,又一惭寒冷,默默地呆了半晌,突然手机响起来,不由吓了一跳。

    金正期的电话,飞絮看着,不知是接还是不接,手机不停地响着,飞絮只得接了。

    “对不起,是不是已经睡了,打扰到你的吗”金正期的声音很是温柔。

    飞絮应了声,道:“怎么,有什么事吗”

    金正期道:“没什么,只是想对你说,平安夜快乐。”

    “哦,谢谢,你也是,平安夜快乐。”飞絮回道。

    “你现在对了,怎么想起突然出院了,是因为”金正期有些吞吞吐吐,“晚上我去过你家,说你去农场了,我本来是打算去看你的,不过因为今天是我父母的结婚纪念日,所以”

    金正期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大堆话,飞絮只是应着,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在他提到那一巴掌,向她道歉时,飞絮不由沉默起来,半晌不语,这让金正期非常不安,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道:“当然,我知道,其实我是应该让我妹妹亲自向您道歉的,不过您知道她的脾气,做错事是从不认错的,都被父母从小给惯坏了,所以”

    “难道我就应该挨那一巴掌吗”本来心情还好,只是一提起这事,飞絮心里就上火,道:“我也是有父母的人,不是可以任人打骂的,如果是我打了她一巴掌,她会善罢甘休吗”

    “可是我不是已经说了对不起了吗现说,你不是打了钱巴掌吗,难道这就是正确的事情了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吗”金正期被说急了,脾气也上来,失口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又后悔起来,但要道歉,却也难以启齿。

    “那你要怎么样反正我已经打了是不是要在法院见面呢”飞絮冷冷地道。

    “我”金正期叹了口气,道:“算了,我认了,我倒霉,这总可以了吧”

    “你倒霉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认识了我很倒霉吗那我们之间取消婚约好了,乘还没有来得及正式开办结婚仪式,赶紧取消好了,正好你妹妹现在也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了,你是不是这个意思,现在我说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很满意,金正期同志”

    金正期本来打算后退一步,不想悄絮突然无理取闹起来,说了这么一大堆不可理喻的话,气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赶紧解释,道:“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我怎么会那么想,难道婚姻是儿戏吗我只是想”

    “你怎么想是你自己的事,你怎么想,我也不管,也不想知道。”飞絮打断他的话,道:“总之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也不想再见你,至少我们要一段时间不见面才好,都好好地冷静地想一想,好了,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有,我”

    “好了,我你说什么我不想听,现在我困了,我要睡觉了,请你不要再打电话来,否则的话,我会不客气的。”说完挂了电话,傻笑了一会,又发呆了一会,感觉现在的自己怎么越来越喜欢闹,真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又想美国现在怎么不打伊拉克了呢,如果攻打韩国的话,那我们是不是要转移国家,要移民到中国去吗那么在逃难中是不是可以见到他呢,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被人挂了电话,金正期心情格外地沮丧,尤其是飞絮的那句“至少我们要一段时间不见面才好,都好好地冷静地想一想”,这句话让金正期听着毛骨耸然,无异于飞絮突然宣布不干了,要罢婚一样,让他感到胆颤心惊,可要再打电话过去,问清楚她的意思,可又不敢,那样的话飞絮一定会很烦的,说不定一怒之下,真的会说出那样伤人心的话来,与其那样,倒不如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呆着,去洗个热水澡,好好地睡上一觉,说不定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

    虽然是这么想,但金正期现在感觉最需要的,是酒。

    去厅里取了酒,一个人坐在沙发里,静静地喝酒时,爸爸开门出来,金正期想赶紧把酒藏起来,已来不及,叫了声爸爸,站起身来。

    “给我也拿个杯子,我们你子俩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说着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来。

    “爸爸,您”金正期吓了一跳,心想我没听错吧,爸爸怎么突然想喝酒了,而且是现在,又是要和自己一起喝

    见儿子发呆,父亲喝道:“怎么,难道要当爸爸的亲自去拿杯子吗”

    金正期赶紧过去取杯子,给父亲倒上一杯,不想他一仰脖,一口喝尽了,道:“再来。”

    金正期胆颤心惊地又倒了一杯。

    “你坐下,我们边喝酒边聊。”

    金正期正襟危坐,刚才喝的一些酒意,此时全部醒了,只不知道爸爸要和自己聊睦什么,隐隐地感觉到可能是和飞絮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