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161章 静儿要去流浪了
    我想了想,想起来了,笑道:“记忆这么好,我都忘了。”

    晓棋道:“你说的话我都记着呢,才不像你,说过的话一转身就忘了。到底什么事什么要我帮忙的”

    我道:“以后再说吧,这事现在还说不准。你怎么,还没睡吗”

    晓棋道:“已经躺在床上了,正要睡,忽然就想起这件事了,所以问下,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我道:“没什么了,那你乖乖睡觉吧,洗澡了吗”

    晓棋嗔道:“要你管,我睡我的,又不招惹你。”

    我摸了摸鼻子,道:“那怎么行,女孩子要干干净净的,要注意生理卫生啊,是吧”

    “要你管”晓棋道,“好了,不理你了,我要睡了。”

    挂了电话,拉上被子,心想晓棋是不是也是这样睡着看着外面的星空,起来把帘子拉上。

    手机再次想真情为,是静儿的电话。

    我犹豫了下,这丫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么,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吧,我和她其实也没什么交情,是不是要回避

    在犹豫的时候,电话已经挂了,这样,我反而感觉有点冷淡她了,也许她只是睡不着,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终于,她发过来一条短信,道:我要走了,店已经盘了,夜里离开这个城市,我打算去西藏,也许,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相遇了,希望你一生快乐。

    这这丫走了要去流浪

    我打电话给她,那边很嘈杂,听得出是在火车站。

    静儿道:“没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好意外。”

    我笑,道:“刚才在洗澡,没听到。”

    然后我们都笑,这个谎言,不攻自破,只是我们谁也没有点明。

    我道:“怎么了突然要走”

    那边的确很嘈杂,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静儿大声道:“你等会,我上天台接电话。”然后就听到脚踏在铁梯上的声音。

    再然后,传过来的声音就清楚多了。

    静儿道:“夜色好美啊,天上有好多星星。”

    我笑,道:“怎么,才发现吗”

    静儿道:“是呀,第一次发现,现在要走了,才突然发现这个城市其实还是有很多我留恋的地方。”

    我道:“几点的火车”

    静儿笑道:“干嘛你想送我”

    我笑,其实我只是随口这么一问,不过她既这么问,我也只得答道:“是啊,可以吗”

    静儿依旧笑,道:“算了,你有这份心意我已经很开心了,不过火车还有十分钟就要开了,我现在就要上车了呢。”

    她这么说,我反而有点失望了。

    我道:“就你一个人吗”

    静儿道:“是呀,一个人才叫流浪,我想西藏的雪山,去朝圣吧。”

    我道:“羡慕。”

    静儿道:“我也羡慕你。”

    然后我们两个人都是沉默。

    后来听到进站的广播,我道:“那你进站吧,一路平安。”

    静儿只说了声“谢谢”,挂断电话。

    此时,真的是无心睡眠了,我瞟了一眼墙上的地图,那些弯弯曲曲的铁道,就是静儿将要经过的地方,从这里出发,要穿过大半个中国,我似乎能见到静儿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或是绿洲,或是漫天的黄沙,那样的一种游旅之情,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西藏,美丽的地方,而且神圣。

    正辗转反侧,茗儿起夜,然后在我面前蹲下,探过头来看我,低声道:“睡着了没有啊”

    我转过身,把茗儿吓了一跳,赶紧跳开。

    我道:“干嘛三更半夜不睡觉,出来扮鬼吓人么”

    茗儿嘻嘻地笑,道:“我哪有就是看何从哥哥有没有睡着呢。”

    我道:“有什么好看的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哪有”茗儿道,“我也睡不着呢,要不我们说说话吧。”

    我道:“有什么好说的,还不赶紧睡觉去,明天还要爬山,没有体力怎么办事先审明,爬不动了,可别叫我背你,想都别想。”

    茗儿一听不高兴了,道:“才不会呢,我体力可比你好多了,到时不知是谁爬不动呢。”

    我不语。

    茗儿见我不说话,摇了摇我,道:“不会是睡着了吧”

    我道:“困了,你还不睡”

    茗儿很是失望,叹了口气,道:“那你睡吧,不打扰你休息了。”

    我笑道:“这才乖,你也好好睡吧。”

    茗儿嗯了一声,却仍不走,停了一会,我道:“怎么还不走吗”

    茗儿道:“我在想飘雪说的话呢。”

    我道:“什么话”

    “你都不知她说什么了,”茗儿道,“真的好过份哟。她竟然问我问我和你是不是已经她以为我们一直都是睡在一起呢,是不是很过份哦”

    呃

    两个女孩子一直在嘀嘀咕咕,时而争吵几句,时而打闹几下,原来是在探讨这个问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我咳了下,道:“说完了吗说完了还不睡觉去。”

    茗儿哦了一声,增悻悻地起身回卧室去了。

    第二天,在约好的地方见面,晓棋和飘雪都换上了运动服,看起来年轻了很多,还带上了帐篷、干粮什么的,说要在山上露营。

    一个一个登山背包,里面装满了食物机械之类的东西,把车开到山脚下,在附近的停车场停好,然后开始登山,我们也不走正道,晓棋知道一条小道,是由古老的青石板铺就的石阶,穿过山脚下的村庄,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条传说中的小道,后来还是问了路上遇到的一个牵着牛的老人才打听到道路的位置,原来竟是走反了,害得我们把晓棋一顿臭骂。

    小道很幽静,石阶上落满了残花枯叶,看样子走这条路的人并不是很多,一路上走来,几乎没遇到什么游客,直走了半天,道路才开始宽敞,而这时忽然天空响起闷雷,紧接着乌云就飘过来。

    我们大叫不好,眼见雨就要来了,可附近也不见山洞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前面有片还算平坦的平地,我们赶紧七手八脚地把帐篷搭起来,结果才支好,倾盆大雨已经飘洒下来。

    我们正庆幸着,不想一只惊慌失摸的兔子一头逃进了帐篷,三个女人吓得大叫,待看清楚后,叫嚷着赶紧去捉,结果帐篷里空间太小,兔子钻来钻去,东躲西藏,害得三个女人倒在一处,衣服也被弄湿了,而兔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逃了出去,茗儿还要出去捉的,被我们拉住,雨这么大,一出去就要被淋透的。

    还好大雨只是飘然而来,飘然而过,不到十分钟,已经雨过天晴,一缕阳光透过高耸入云的树杆洒下来。

    我们钻出来,收拾好了帐篷,继续出发。

    雨后的空气格外地清新,而我们经过修整之后,精力也补上。

    才行不久,听到隆隆的水声,才转过山脚,一面巨大的瀑布横挂前方。下面一深潭,水流注入其中,发出巨大的声响。

    瀑布悬在断崖之上,挡住我们的去路,侧面有一条小道,蜿蜒而上,我们正要走小道,茗儿道:“你看,里面有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