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130章 好香的蟹肉
    我坐在火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我是被蓝雪推醒的,此时,天已大亮了。

    我们跑出山洞,到海边等,从日出到日落,当华美的日落映在金色的沙滩上时,我们彻底地失望了,坐在沙滩上,一句话也没有。

    在白天等待的时间里,我们也随遍游览了一下这小岛上的风景,因为它实在是太小,所以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已经看遍了风景,事实证明,这小岛上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再无第三者,除了岛边几棵数量有限的椰子树外,再有的只是半人深的灌木丛。

    而我们的山洞,也是这个小岛上唯一的山洞,所幸我们能在大雨之下那么幸运地直接找到它,要不可就有得淋了,也许现在已经染上风寒。

    现在,我们就坐在椰子树下,风景是挺美的,看着华美的日落,整个小岛都沉浸在金色的阳光里,有一种眩目迷幻的感觉,只可惜现在我们都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这大自然的杰作,只有唉声叹气和无语。

    所幸的是在椰子树下的沙滩上,在乱石的中央有一汪源自地下的清泉淡水,虽然泉水不多,但也足够我们两个饮用了,这也算是上帝的眷顾了,至少让我们有足够的勇气继续等下去。

    太阳很快就落下海边,蔚蓝色的天空里闪着无数的星子,中月已经在海的另一边升起,没有风,夜很安静,当然,还是有一点冷清的,于是我们在沙滩上点起一堆火,一方面是取暖,但更希望是能有航过此处的船只见到火光,能前来搭救我们。

    整个一天,关于那件事,我们谁也没有提起一句,直到这天过去的时候,我们的关系仿佛又恢复了正常。

    “现在怎么办”蓝雪抱膝坐在火堆前,一脸失望的表情。

    我道:“你说怎么办要不我们游过去吧。”

    “这可能吗”蓝雪瞪了我一眼,道:“我又不会游的,你好像也不怎么样,估计还没游一会,就成了鲨鱼肚子里的美食了。”

    美食提到美食,肚子不禁又饿了起来。我要回沿里去取蛇肉来,蓝雪赶紧止住,露出一副很恐惧的表情,道:“要吃你自己吃,我可不敢吃了,怎么感觉那蛇肉怪怪的,现在想想就好恶心。”

    其实经了昨夜一事,我也很怀疑是那蛇肉出了问题,一条白色的蛇,真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莫不是蛇肉里有某种东西,它在催动着人的,所以昨夜我才会那么控制不住,迷失了本性,蓝雪这么一说,我心里也不禁犹豫起来。

    可是,不吃蛇肉又吃什么呢总不能饿死吧。

    “你看,那是什么”蓝雪忽然兴奋地叫起来,指着沙滩给我看。

    什么东西在爬那是咔咔,那不是

    “大闸蟹”我大叫着跑过去捉,蓝雪反驳道:“是海蟹呀,笨。”

    说着也上来帮忙,不想那蟹见我们奔过去,赶紧折回去,书上不是说这丫眼睛不好使吗,怎么能够看到我们

    眼见蟹潜水了,我和蓝雪好不失望,而就在失望之余,海浪涌上来,再退下去世时候,哈哈,何止一个,怎么说也足足有七入个海蟹,而且个个大个,足有盛米饭的碗那么大,这可乐坏了我和蓝雪,我们赶紧去捉,我捉了直接往火里扔。

    正捉着,听蓝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道:“怎么了”

    只见蓝雪不停地抽泣着,抬起手来给我看,呵,好家伙,一只大蟹正夹着蓝雪的手指,死死地不放,我不禁大笑起来。

    “你”蓝雪哭道,“你还笑,疼死我了,快帮我杀了它。”

    我取出刀,一刀下去,蟹腿立即身首异处,可钳子还是死死不放,不放我拿刀一挑,也就松开了,可惜蓝雪的手指已经被夹破,渗出血来,我赶紧把她的手指放到口里。

    蓝雪欲把手指往回缩,恐惧地道:“你干什么”

    我不理,人的唾液可以止血消痛,只是含着。

    蓝雪道:“你干嘛吸我的血啊你你快松开。”

    我想我就吸你血了怎么亲,我吸,我吸,我吸死你。

    蓝雪急了,一把推开我,我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到海里。

    蓝雪抚摸着被手指,果然不再渗出血来。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真笨,我是在帮你止血知不知道,人的唾液是可以止血消痛的。”

    “那”蓝雪被我说的无语,道:“那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你饿急了,要喝我的血呢。”

    “哎呀,”蓝雪叫道,“有蟹爬出来了。”说着慌忙拿脚去踢,这回不敢再用手拿了。

    这些海蟹生命力倒挺顽强,居然还有从火里爬出来,我捡着又把它们扔进去,并且经过几次试验,发现一个小小的关键,就是如果把蟹的身子翻过来的话,它还没有翻过来就被烧熟了。

    很快,香飘四溢,哇,这蟹香好诱人,蓝雪的肚子也在咕咕地叫,拿树枝拨着火,直问我好了没有。

    用树枝拨出一只烧得发红的蟹,吹了好几口气,还是烫,小心地拨开壳,哇,好香,热气蒸蒸,好丰富的蟹膏,咬一口,松松软软,口齿留香。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蓝雪的眼睛那么亮,盯着我,一副好馋好馋的样子。

    吃的太快,有点烫了,好半天我才说出话来,道:“好~好香。”

    蓝雪也要,结果唉,谁说女孩子心细来着,这丫真心太急,结果也不吹口气就直接去揭它的壳,被烫得差点哭起来,把手指捏在耳垂上消热,泪水都在疼的泪水都在眼眶里直打转了。

    我想不好打趣她,要不她真的会哭的,我赶紧给她拨了一个,送到她面前,这次她学乖了,看了一眼,道:“烫不烫”

    我笑道:“在我手里拿着呢,你说烫不烫”

    蓝雪想想也是,哦了一声,赶紧接了,我已帮她揭开壳了,蓝雪咬了一口,香得半天回不过神来,我问她,她只是点头。

    十几只蟹很快就都下了我们的肚子,吃得好饱。

    我们一起收拾残局,把蟹壳扔进海里,蓝雪似乎还在回味着,道:“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想不到什么也不放,还这么好吃。”

    填饱肚子,喝几口清泉,然后我们围坐在火边聊天,蓝雪似乎心情很好,一直说个不停,似乎已经忘记我我们此时还被困在小岛上,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救援。

    蓝雪道:“我唱歌你听好不好”

    我赶紧拍手,道:“荣幸之至,有个大明星当面唱歌给我听,那是我一生的荣兴,立即死了也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