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312章 梦幻人流
    谢雨绯见我发火了,道:“茗儿还小,下不为例就是了。”

    茗儿也有点怕了,和着谢雨绯的话,道:“是呀,茗儿还小嘛。”

    我严肃地道:“这不是小不小的问题,我已经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本性太恶劣,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一心要得到,自己讨厌的东西就恨不得毁了,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谁都不会喜欢的。”

    “我”茗儿被我说得满脸通红,谢雨绯搂着茗儿,安慰道:“不理他,我们吃我们的。”

    我听了不觉好笑,道:“助荮为虐。”

    谢雨绯瞪了我一眼,道:“你还以大欺小呢。”

    这个茗儿抬头看了我一眼,嘀咕道:“他最喜欢以大欺小了,经常欺负了,还不许我告诉姐姐。”

    这个茗儿,你丫胡说八道了吧。

    茗儿也算知趣,我不训她了,她也不再说我的不好了。

    三人吃完了饭,我本打算今天带茗儿去医院检查身体的,可谢雨绯得找个理由把她支开才行,这事打死不能让她知道。

    饭后,谢雨绯说她有事要出去一下,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茗儿也明白我的意思,所以也不挽留谢雨绯。

    等谢雨绯走后,我们收拾一下,然后下楼,陪茗儿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万一真的怀孕了,看看能不能提前把bb给解决掉。

    在路上的时候,茗儿显得很紧张,我安慰道:“不怕,不会很痛的。”

    茗儿道:“以前我们学校有做人工流产的,听说很疼的,还在家养了一个多月,医生说都影响以后生育的。”

    我看了看茗儿,想不到她小小年纪,懂得比我还多。

    我见茗儿不太放心,道:“我陪你去最好的医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用怕。”

    茗儿点了点头,身子一倒,倚在我肩上,道:“只要有何从哥哥在,茗儿就不怕了。”

    这孩子,唉,想想都是我害了她,还未成年,就是忍受流产的痛苦,身体的痛苦用一流的医术可以解决,可是心里的伤痛呢虽然明知自己不能娶茗儿,我们之间的这份感情不是真正的爱情,但以后也只得对她好一点了,要不会伤了她的心,那样的话,作为男人,也太有点不负责任了。

    我道:“傻孩子,何从哥哥会一直在的。”

    茗儿道:“那是,有姐姐在呢,你要是敢不要我的话,我就把你对我作的见不得人的事告诉姐姐,看她怎么收拾你。”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寒冷

    陆晓棋的那家医院是不敢去了,万一遇到陆晓棋的话那可就死定了,再说很多医生都认识她,对我也有印象,我开车向第二人民医院驶去。

    直接陪茗儿去妇科,然后就见到地面上竖起一个牌牌着,上面写着“男士止步”。

    我道:“茗儿,你自己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茗儿走了两步又回来了,拉着我的手,道:“茗儿怕,要不不检查了,到里面要脱裤子的。”

    这个我又劝说了一会,茗儿就是不愿意,我道:“要不去其他地方吧。”

    茗儿道:“好哇。”说着拉着我的手就逃。

    看来只好去私人诊所了,我知道一个挺有名的医生,诊所也不是太远,开车陪茗儿过去。

    结果到诊所后,茗儿又因为医生是个男的,打死不愿意检查,老实说我从心里上也有一定的反感,医生问的几个问题都让茗儿脸红心跳,我也直冒冷汗,茗儿拉着我就逃。

    可这也不是办法,我想说服茗儿,他只是一个医生,医生和机器没什么区别,是不分男女的,可茗儿说什么也不肯。

    我们又换了一家私人诊所,也是小有名气的,医生是个三十左右的女人,这次茗儿比较配合,当然了,在来之前,在车上时,我和茗儿都说好了,打死也不能说是和我有什么性关系,要不我当场就撞墙自杀。

    为了僻免茗儿的尴尬,我只在休息室里等着。

    我打量着这个还算宽敞的大厅,地面光洁可鉴,墙壁也是一层不染,当然了,作为诊所,卫生干净是第一条件,要不哪还有病人敢来看病,不过说到病人我看了下介绍,这家好像只诊治妇科疾病,附带还有性病,如淋病、霉毒等,上面还有男女的剖面图,还好不是血淋淋的,要不非恶心死人不可。

    我也第一次发现,人的居然是那么难看,可为什么人们都还对它们充满幻想,尤其是女性,那么还是不看了,免得影响,再过段日子,沐娇就要回国了,到时可没有,临场挺不起来的话,那可就吃亏吃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当女性行殖器受到刺激充血时,还是蛮漂亮可爱滴,要不人们也不会用诸如“”、“玉户”、花瓣来形容的,再说了,那东西关键主要是讲究实用价值,并不重在欣赏。

    见桌子上有一些宣传单,做得花花绿绿,上面有美女图案,挺漂亮的,随手拿了一张来看。

    这是一张宣传无痛人流的宣传单,背景图案居然是韩国美女金喜善,她全裸出镜,闭着眼睛躲在一张床上,看表情似乎很舒服,见下面写着广告词:“第七代韩国引进无痛人流,梦幻一般的感受,只需要一分钟,解决您的后顾之忧”,下面是具体的介绍,什么高科技什么的,我也懒得去细看。

    在我翻看宣传单的时候,有两个女孩子羞羞怯怯去进来,看样子就是大学生,是高中生也说不定。

    其中一个女孩子脸红红的,看来是她来做流产,她见了我就不太想进来,另一个女孩子在后面推她,道:“来都来了,怕什么,再说你也不想怀孕的。”

    导师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着件粉色的大褂子,见有生意上门了,赶紧起身招呼,导师引两个女孩子进去,在一个小隔间里寻问病情什么的,我偷偷着眼,见那个女孩子签字,然后两个人凑钱,我心里一阵悲哀,真想冲过去帮她们付钱,想想那个干了坏事的男孩子居然都不敢来陪她的女友来做流产,这样的男人,真是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