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196章 “你要是敢对我---”
    咔咔,前半句就行了,后半句就免了吧,我不作回答,只装作没听到。

    给沐娇发短信,问她吃饭了没有,告诉她我现在不能回医院和她一起吃饭,晚上再去接她。

    沐娇道你不必来接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这么麻烦你照顾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这短信我看了不禁有点寒意,沐娇对我的态度总有些冷冷的,难道昨天夜里发生的事还不能拉近我们的距离吗难道还是因为我陪飘雪出去了,她吃醋,所以心里不高兴,才这么故意说的应该不会,沐娇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何况她知道我和飘雪之间没什么的。难道她对我还是且定的抵触情绪不行,晚上回去得和她好好谈谈,不行再把她摆平,这女人,都和我上床了,说话还这么冷,今晚回去,我要一边享受她的身体,一边审问她,咔咔。

    我本想立即回到医院的,但那样的话,飘雪一定会非常生气,再说她都为了弄破了手,虽说不是有意,但毕竟还是因为要保护我才一时失手,我要这么一意孤行,丢下飘雪,那也太不男人了。

    飘雪手受伤了,开不了车,此时我们走在人行道上,飘雪领着我去公车站。

    “何从哥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吧,什么问题”

    飘雪眼睛转了下,道:“没什么,不问了。”

    飘雪的家自然是交通便利,没走几步就到了公车站,现在是晚上,人道不是很多,略等了一下就来了辆经过飘雪学校的公车,我们一起上了,在靠后的位置坐在一起。

    “好久没坐公车了,这种感觉真好,又安全又舒服。”

    我听了心里一阵虚,想你是有钱的主,有私家车,而且还是世界顶尖极的跑车法拉利,说这种话就不把人给逼死么,我这样的穷人,可是天天坐公车的。

    不过飘雪说这种话倒是真情流露,没有丝毫炫耀的意思。

    公车缓缓地驶向繁华的街区,飘雪倚着窗子向外张望,感叹道:“好久没看过这么美的夜色了。呆会你能陪我走走吗”

    “行。不过可要小心我把你给拐走了。”

    “啊”飘雪一惊,然后就想起她老爸的那些话来,道:“老爸就喜欢疑神疑鬼的,你别信他。”

    “那你怎么看”

    “我不觉得你是一个坏人啊,你对我姐姐那么痴情,你能从中国来韩国找姐姐,这就让我很感动很感动了。”

    “你不认为我是因为钱才不远万里来找飞絮的吗”

    “不信啊,”飘雪看着我,道:“干嘛这么问我可从来没怀疑过你。”

    “那是因为你还是小孩子,思想太单纯,什么都不懂。”

    “不是吧,你追求姐姐夫真的是因为钱吗”飘雪紧张地看着我。

    见她这么一幅表情,真的好失望,我看向窗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了。

    “那么你对我”飘雪显得更紧张了,“你不会是在欺骗我吧”

    听到这话,我忽然笑了,飘雪见我笑,眉头一皱,怒道:“笑什么是不是笑我很笨”说着居然拿手来掐我,我赶紧躲闪,道:“我哪敢,我何从是那种小人吗”

    飘雪冷哼了一声,道:“谅你也不敢,你要是敢对我”飘说说着攥起粉嫩粉嫩的拳头在我眼着晃了晃,道:“我就跟你拼了。”

    汗,点解女人都喜欢这么拼命,沐娇要和我拼命,茗儿要和我拼命,现在又来一个飘雪,偶怕怕。

    我好不容易压制了笑,道:“飘雪,以你的智商,我想骗你也很难啊。”

    “那是,我才没那么笨。”飘雪笑了一笑,道:“我骗你还差不多。”

    “我可没钱”

    话还没说完,飘雪眼睛一瞪,道:“你敢再说”说着小拳头举了起来,我只得无语了,唉,像我这么一个大男人,居然都一个18岁的娇滴滴女孩儿给威胁了,这以后还在江湖上怎么混哪,还好四下里没有人认识我,要不我非跳车自杀不可。

    飘雪见我不敢乱说话了,脸上尽是得意之色,不过好像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柔声道:“何从哥哥”

    这丫话说到一半又止住,我盯着飘雪,道:“怎么了”

    飘雪脸一红,又赶紧转过头去,道:“没什么。”

    不知这丫又想什么龌龊的事,她既不说,我也不方便问,毕竟是女孩子,18岁的季节,心思最难捉摸。

    只是然后余光里见到这丫脸虽向外望着,似乎在看夜景,一只手却在腿上缓缓爬行,这丫不会是想拉着我的手吧,好像又不敢,所以总是在自己的腿上游走,不过这也足以让我有些兴奋了,只可惜游走在她腿上的手不是我的,要不咔咔,真的好想抚摸一下,这时公车停下来。

    “下车啦。”飘雪说着飞快地牵住我的手,动作似乎很行云流水,我忽然明白,原来我上当了,她之所以要选择来学校吃饭,就是想借此控制我,好牵着我的手,这丫,居然有这种不良心思,下次可要小心。

    虽然飘雪居心不良,但我却心里非但没有恨意,而且微微有些兴奋。

    “哇,夜空好美丽啊。”飘雪感叹道,她这么感叹,我看八成是为了阴谋得逞而欢呼吧。

    一路上,飘雪紧牵着我的手,一会儿握着,一会儿捏着我的指头,一会儿和我十指相扣,这丫脸上简值兴奋地开了花,一直想笑,又一直不敢,连眼睛都不敢看向我,深怕我瞧出了什么。

    看飘雪这个样子,不由得想起我当年和沐娇相恋的季节,那时每次能牵着她的手,就感到好开心好幸福,什么忧愁烦恼都烟消云散,每次的约会都好紧张,好兴奋,其实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基本上确定了,得到了大众的认可,当然,也受到了学校各阶层的敌视,我毕竟抢了他们的系花,咔咔,把公众的艺术品居为己有,不知有多少人想牵她的手,想吻她,想抚摸她,想上她,可这一切如此只我一人所有,一定把那群男生嫉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