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160章 秘密
    两个女孩儿几乎几乎全裸地呈现在我面前,而床已经塌了。

    飘雪压在茗儿的身上,那个地方正顶着茗儿的小pp,茗儿一只手正握着飘雪的一只雪白的,

    “都怪你,干嘛那么用力。”这是茗儿在发嗔。

    “你还说,谁让你扒我的。”这是飘雪的声音。

    “我就要扒,不仅扒,我还要摸你。”茗儿说着一只手向飘雪探去,飘雪大惊,赶紧翻身向一边闪,结果

    两个女孩子“啊”的一声大叫,t,这分贝也太高了吧,差点震破我耳膜,然后赶紧抓衣服被子什么的遮挡。

    我也立即背过身去,咳了一下,道:“我听到床塌的声音,就过来看看,我可什么都没看到。”

    然后关上门出去,心却跳个不止,刚才那一场,真的是现实版的。

    这两个女孩儿做的好像有点过份,得找机会和茗儿说下才行,这样任其发展下去的话,小心变成同性恋,那一生可就毁了,实在不行我奉献出自己也再所不辞,总不有眼看着两个极漂亮可爱的女孩儿步入万劫不复的处境。佛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过了几分钟,两上女孩儿都出来了,当然是衣服穿好再出来的,飘雪见了我脸上一红,闪进洗手间了,随手把门反锁,茗儿也红着脸,不过望着我的眼睛却含着笑意。

    “何从哥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茗儿一脸的神秘,说着凑上来俯耳道:“飘雪的被我没收了,现在她没穿。”

    我我此时应该呈现出什么的表情惊讶好笑

    我脸一沉,道:“茗儿,你做得太过份了,女孩子要像女孩子样,哪你像你们这么乱来的。”

    茗儿听了不服,道:“是她先惹我的,我只是教训她而已。”

    “那你扒她干什么”

    “是她先捏我的那个地方,我才扒她的。”

    “那也不好,你们两个都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一点也没分寸,哪有这么闹的,要是你姐姐知道了”

    “对了,”茗儿似想起了什么事,“何从哥哥,你是不是认为我们是同性恋了我和她没做过什么的,真的,你要相信我,我还是,我们只是打闹,没有乱来的。”

    这丫估计她怕我误认为她有同性恋倾向,所以就不喜欢她了,所以这才急着解释,不过这解释好像有点过了,你是,难道我还不知么偶可是火眼晴晴。

    我不得不又咳了一声,只当作刚才什么也没听到。

    “你们关系好是好事,不过过于亲密了就不太好了,明白吗”

    “茗儿知道,不过茗儿真的和飘雪没什么的,我们只是胡闹的,没有乱来。”

    我见茗儿有点急了,道:“我相信你,我只是说说而已,没别的意思。”

    这时飘雪推门出来,茗儿嗔道:“你好慢哟。”说罢闪身进去,把门给带上,听声音,这丫又没反锁,作为女孩子,怎么这么保护自己的意识都没有,还是对我太相信了下次得故意制造一次让她尴尬的机会,估计下次也就学乖了,知道上洗手间后要反锁,这也是为她好,我何从是正人君子,可天下小人多得是。

    “你还好吧”我看了下飘雪,飘雪的脸又是一红,道:“还好。你吗”

    咔咔,你们两个乱来关我p事,我自然好得很。

    此时的飘雪半低着头,脸上带着羞意,多么淑女,真难以想像刚才就是她和茗儿在床上乱搞,虽不知具体动作语言,估计也是下流的很,不堪入目,不堪入耳,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女孩子的双重性格真是可怕,让人分不清真假,总是被表面现象你蒙蔽了双眼,要不是今天见了飘雪和茗儿这般胡闹,她在我心目中的淑女形象还是完好无损的,还是清纯可爱的,不过她这样是不是更多了一分性感和神秘

    “你们怎么都把床给弄塌了来帮我弄好。”

    我说着进了房间,飘雪“哦”了声跟着进来。

    床上乱七八糟,地上也乱成一片,被子窝成一团,还夹杂着衣服,飘雪帮着我收拾了床上的东西,先放在一边,我查看床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一条腿叉开了,走脱了力量,两个人估计在床上一起用力时,这条腿就闪到一边去了,于是床就塌了,不过床都塌了两个人还能继续乱来,真是佩服之至。

    飘雪帮我提着床架子,她是练武的身子,倒是很有力量,一只手就提了起来,我放正床腿,看准了眼子,让飘雪慢慢放下,然后用拳头砸了几下,就算好了。

    然后飘雪忙着铺床叠被,整理衣务,一回头,见茗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门口,看着飘雪帮她收拾房间,也不过去帮忙。

    飘雪又呆了会就走了,我在这里她似乎都不好意思。飘雪走了之后我和茗儿商量如何给她过生日,我把我的大概计划说给她听,茗儿听了非常满意,立即嚷起饿来,道:“要吃大餐啦,咔咔,我要吃光你的银子。”

    “那走吧。”

    我们往楼下走,才走了几步,茗儿道:“不行不行,今天是我生日,我要化妆才能出门的,你等哈。”

    说着返身跑回房间,这丫居然还把门给反锁了,在房间里光着身子打闹不锁门,进洗手间不锁门,现在去化妆居然记着锁门了,这女孩儿的心思,真搞不懂。

    我敲了敲门,道:“我能进去吗”

    茗儿叫道:“不行,等我化好妆了你才能进来。”

    她会化什么妆彩妆吗可别吓死人就好。

    我点支烟在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依旧是tvb,好像在搞什么乱七八糟的选秀活动,一些女孩子一个一个地上了pk台,然后发表催泪演说,无聊透顶,正发呆,忽见一个女孩子像极了蓝雪,可惜主角灯光一直没打到她身上去,也看不清楚。

    呆了会茗儿出来了,咔咔,果然是彩妆,紫色的眼影,脸上抹了粉底,居然还打了紫色的唇线,咔咔,这不分明是出来吓人吗

    “漂亮吗”

    我作了个欲吐状,道:“要是这样的话,你不如拿刀杀了我是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