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其他小说 > 娇妻养成日记 > 第047章 女洗手间里发生的事
    这话我没想她会这么问,脸上一热,感觉离开办公室的陆晓棋和在工作中的她真的是可判若两人。

    她望着我举起杯子一口干了,然后莫名奇妙地道:“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我干咳两声,当作没听到,不想陆晓棋紧接着道:“没有例外,你也一样。”

    陆晓棋见我仍是不理,笑道:“是不是说到你心里了我知道你这什么这么晚了也不急着回去,是不是那个喜欢你的女孩子还没离开”

    我点了点头,她说的没错,我很怕见到她,但似乎又不是完全这样。

    陆晓棋继续道:“可你爱的人却不值得你爱对吗”

    这时调酒师又给陆晓棋满了一杯,我拿过杯子向陆晓棋示意,我们共同举杯喝了一口。

    “对了,你现在还有她有消息吗她现在过得好吗”

    这句话让我沉默了好久,最后我还是决定不说出来,换之的是再次举杯喝酒。

    陆晓棋道:“我失恋了。”

    我看着她不说话,她又喝了口酒,像以鼓起很大的勇气,半带笑意地道:“我被人给抛弃了,我是一个弃妇。”她眼角展出微笑,笑得很诡异,很凄凉。

    一个失恋的女人似乎有着再充分不过的喝酒理由,她一边喝一边讲她的林戏铭之间的故事,我本不想听,也从来没有认为那些所谓的传言是真的,不想今天全被证实了,在这一刻,我竟对陆晓棋有些恨意,这倒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不知道晓棋的话里的故事是不是全是真的,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今天我又要送一个女人回家,而且是很晚。本来倒应该是很香艳的故事传奇,如果陆晓棋不说那些我不想知道的东西的时候我还略有那么一点兴奋,占女人便宜毕竟是男人的本能,但此时我只感到她很可怜,不,是可恶。

    故事里陆晓棋自然是一个严重的受伤者,她在美国读书的时候遇到林戏铭,那时他正在她的学校里作报告,她说他的谈吐风度,他的幽默,他的高大帅气和成功人士的那气派,让她第一眼就爱上了他,然后再一次名流聚会里他们再次相见,算是从那时开始步入爱河的吧,她告诉我他们很快就同居了,他的话也是很老一套的,说他会离婚娶他,结果后来就是以各种理由一托再托,最后在公司放弃与华中合作时两个人的关系长度断裂,故事俗的不能再俗,想不到这样书面教材般的故事竟真实地发生在陆晓棋的身上。

    想起林戏铭的模样,真的很难把他的名字和陆晓棋刚才所描述的形象连联系起来,分明就是一个绅士和一个整天咪着色咪咪的小眼睛盯着女人的土了巴鸡的包工头。当然,当着陆晓棋的面我是不能这么说的。

    陆晓棋起身要去洗手间,才站起来身子就猛的一晃,差点摔倒,我赶紧扶住她。

    “我送你过去吧。”

    陆晓棋醉眼迷离地看着我,道:“没事的。我酒量很好。”

    伸手想推开我,不想身子一软,我赶紧把她托住,入手处温暖而富有弹性,估计应该是她那丰满的pp,我赶紧松手,拉着她的胳膊,好在陆蓝棋现在是醉熏熏,也没见有什么不良反应。

    搀扶着她一直送到门口,道:“小心。”不知她听到没有,扶着墙壁走了进去,我正要转身离开,只听扑嗵一声,然后就是“啊”的一声痛苦的呻吟,我顾不得什么僻嫌,再说女洗手间都是一间一间的暗隔,也见不到什么不能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当时没想那么多,我赶紧冲进去,果然陆晓棋已摔倒在地,正抓着水池的柱子想爬起来,双腿跪在地上,一副十分吃力的样子。

    这时正好一个女孩子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整理自己的裙子,猛然见到我大叫一声,骂了声“流氓”逃了出去。

    我心一寒,想我今天居然闯女厕所了,咔咔,这话要是传出去了,我何从以后还怎么混哪。当然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毕竟人命关天人命米那么严重吧。

    “怎么了,摔痛了没有”我快走几步来到陆晓棋身边,连抱再拉把她弄起来,估计是摔重了,陆晓棋倒吸了口冷气,我扶起她后,见她手上鲜血正在渗出,手掌被地板砖蹭破了皮。

    赶紧把她抱出来,在水池边放她下来给她清洗伤口,陆晓棋一面吸着冷气一面道:“要是一摔死了那有多好啊。”

    “你傻b啊你。”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忽然说出这么粗鲁的话,好在陆晓棋醉酒,小脸早已红扑扑的了,要不一定会生出一片绯红来,不过她还是白了我一眼。

    我正要把陆晓棋抱出去,想问调酒师有没创可贴,又想起一件事来,道:“你还要不要去洗手间”

    这一问陆晓棋头一低,差点就埋在我怀里了,道:“我我刚才”她声音越说越小,最后是一点也听不到了。我还没搞明白,陆晓棋在我手腕上狠狠一拧,道:“你快帮我开个房间。我要洗澡换衣服。”

    难道是她那个来了不对啊,那个不是有规律的吗难倒是说那个打破了规律,忽然想起广告时经常提到的月经失调这个词,不会是她刚才一摔失控大量流血了吧我这样想着不由地往她下面看。

    “你看什么”陆晓棋低喝道,同时又在我手腕上狠狠拧了一下。

    那样的事,已经羞到了极点,是万不能再说或者再看。陆晓棋经这么一摔一羞,酒已醒了大半,但身子还是醉的,不得已我又只得把她抱起来。

    酒吧里吵得要死,瞟了一眼,原来是午夜场的表演已经开始了,三个衣服穿得少得不能再少的少女在舞池里摆出撩人的动作,那场面,咔咔,真是喷血。

    我扯着喉咙叫了好几声服务员,这时走过来一个女领班,我说话她直皱眉,摇手说听不到,我只好附在她耳边喊:“我要开房间。急用。”

    领班看我怀时抱着个美女,脸上一笑,作了个手势,意思是说跟我来吧。估计这样的事她见得多了,不过想起刚才说的“急用”那两个字,实在是欠考虑。

    不愧是这一带最火热的酒吧,隔音效果非常好,上了二楼,过了一道木门,几乎已经听不到外面的嘈杂声了。领班领我上了三楼,这儿在有一个大厅吧台,几个美女正在聊着什么,我看她们个个浓妆艳抹,穿着黑色羊皮短裙的职业装,看来是这儿的台姐,我交了押金,开了两个小时的钟点房。

    一个服务员给我开了房,我抱着陆晓棋进去,正要关门,服务员道:“两位要不要僻孕套我们这儿还有,印度正宗货。”

    “不要。”我还没开口,陆晓棋眉头一皱,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