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七百一十七章 天刑之死
    圣贤宫摆好了酒宴,为迎接叶伏天他们出关,在道宫的许多人都来参加此次宴会。

    “怎么像是庆功宴欢迎凯旋?”叶伏天有些无语的笑道,他们又不曾去外面征战。

    “这一年中,圣殿的钟声时常响起,对于道宫而言,这意义比一场征战的胜利还要更大,更何况,这一年你们进步都不小,难道不准备对道宫诸弟子分享一番修行经验?”道藏贤君笑道:“你们这些人,可是都缺席了去年的论道。”

    “行,就道藏师叔。”叶伏天笑着道。

    一行人分别落座,叶伏天坐在主位之上,猿弘以及其他五位宫主坐在他身边。

    宴会上,前来的道宫弟子都感觉有些怪异,在以前,道宫从来没有这样的轻松时刻,叶伏天担任宫主之后,整个道宫的氛围确实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一点点改变着。

    “宫主,破境入贤,有何感受?”剑魔笑问道。

    叶伏天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贤者一念通达天地,仿佛对天地自然的感悟更深了几分,以前曾听闻贤者,欲破境需心志坚毅,心境豁达,方可包容万物,虽说这听起来和修行无关,然而在真正修行的过程中,若不够豁达,意念便无法通透,意念不通透,便无法完全融入天地间,去触及另一层次的力量,所谓修行修心,确实没错。”

    “我道宫弟子诸多,但纵然是一些天赋异禀之人,为何也时常困在王侯巅峰的门槛无法迈过去,有时候并非是天赋悟性不够,而是心境未到,大家共勉。”叶伏天道。

    不少人纷纷点头,世间一切皆有规律,极为奇妙,有些事看似没有联系,实则却息息相关,然而不到那一层次,却是无论如何都感悟不到。

    道宫弟子对叶伏天越发敬佩,这位击败白陆离的妖孽人物,年龄不足三十,便已经正式迈入贤者层次,而且真实的战斗力,还会更强,这太可怕了,道宫历史罕见,他们隐隐有些理解老宫主为何会不惜性命将道宫宫主之位传承于叶伏天了。

    当然,也有少数人是不服的,一是不服叶伏天的境界,二是不服叶伏天的私心。

    譬如,曾经的道榜第一人西门寒江,这次他便没有入圣殿,圣贤宫,没有选中他。

    以前,入圣殿门槛高,他虽有些不爽,但依旧认为自己不够优秀,直至叶伏天被选中之时,愤而一战,战败,便也认了。

    但如今,诸人齐入圣殿修行,皆都是和叶伏天关系不错的人,却没有他,凭什么?

    喝了一杯酒,西门寒江开口道:“我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想要请教宫主。”

    叶伏天听到西门寒江的话目光望向他,心如明镜,却也暗暗叹息了一声,和身旁的剑魔道藏他们对视了一眼。

    之前,他考虑过西门寒江,也和剑魔道藏他们商量过,最终决定以此来考验西门寒江。

    他们之前定入圣殿资格人选之时,除了天赋之外,最重要的考核点便是,人品、心性,圣殿于道宫而言,等同于一种传承,教导弟子可以没有界限,但入圣殿的人选,道宫想培养的当然是将来在危难之际能够有坚定立场之人,至少,绝不能培养出立场不坚定之人。

    否则若是如孔尧那般诱惑一番,便直接倒向知圣崖,这种人培养出来,岂不是危害道宫。

    “你说。”叶伏天很平静的开口道。

    “宫主称修行修心,贤者当有包容万物之气度,然而为何我却看到,此次入圣殿之人,皆为宫主昔日好友。”西门寒江开口道,他话音落下,顿时酒宴瞬间变得安静,有极少数人和西门寒江拥有相似的念头,目光也都望向叶伏天。

    道宫弟子诸多,天赋都经历过考核,但心性却不一定了。

    “若有触犯,还望宫主不要见谅。”西门寒江又道,之前有诸葛行前车之鉴,但他并不在意,如今他修为已经到了瓶颈,即便被逐出道宫也一样可以回西门世家修行,因而方有此一问。

    “无妨。”叶伏天摇头道:“此次入圣殿之人,许多都比你晚一届入道宫,但如今境界都不弱于你,你若是有疑问,可以任选一人切磋挑战,如若你胜,我即刻准你入圣殿修行。”

    诸人听到叶伏天的话目光一凝,所有人,任西门寒江挑选。

    虽说西门寒江被认为是最近几代中最差的道榜第一人,但终究也曾是道榜第一,竟然,被如此藐视吗。

    西门寒江同样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他虽然依旧困在王侯巅峰层次无法突破,但规则已经日渐成熟,竟然,被如此羞辱吗。

    “既然宫主这么说,我便不客气了。”西门寒江起身,道:“我修剑术,便选择剑宫弟子叶无尘吧。”

    叶伏天和余生他自然不会去选,挑战女子也有些不雅,徐缺乃是徐伤后人,并没有绝对把握,挑战叶无尘,自不会有悬念。

    “可以。”叶伏天点头看了西门寒江一眼,旁边剑魔等人也有些失望。

    事实上,是剑魔决定不让西门寒江入圣殿,想要考核一番,毕竟上次叶伏天获准入圣殿资格之时,西门寒江便表现出不满,前去挑战,所以,他决定多观察一番,如若西门寒江能够耐得住寂寞,他们会培养,但显然,西门寒江让他们有些失望,而且连挑战的人选,都选择最为低调的叶无尘。

    显然,他有意回避强者,挑选他认为弱的人挑战,这更失气度,这样迟迟不能破境便也正常了。

    西门寒江并不知道,他此番站出,已经失了未来机遇。

    叶无尘从剑宫弟子方向走去,独臂剑修身形一闪,便迈入虚空之上。

    西门寒江同样身形一闪,紧随他腾空而起。

    两人身上皆都释放出强横的剑道气流,朝着周围天地间蔓延,一股冰封规则力量顷刻间诞生,咔嚓的清脆声响不断传出,叶无尘所在的空间,遭到冰封,并且冰封力量直接覆盖他的身躯。

    在叶无尘身躯之上,陡然间爆发一阵可怕的剑气气流,寒冰破碎的声音不断传出,西门寒江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残影朝着叶无尘靠近,同时他手中的剑有可怕的规则剑意流出,切割着空间,像是能够将虚空都斩断。

    西门寒江领悟了剑道切割规则力量,杀伤力惊人,一切防御在他剑道规则面前,都将轻易被切割斩断。

    叶无尘依旧站在那,他的眼瞳陡然间变得极为可怕,宛若一双剑眸,刹那间,西门寒江身体陡然间止步,他的眼瞳仿佛沦陷,生出幻境,仿佛自身已经置身于一片剑道囚牢,周围尽皆是可怕的剑意。

    叶无尘的身影在眼瞳中疯狂放大,一剑飞来,直刺他的眉心。

    西门寒江神色冰冷,寒冰规则力量绽放而出,冰封叶无尘的身体,同时剑以极快的速度横斩而出。

    但此时诸人却露出一抹诡异的神色,下方之人只见到叶无尘幻化出一道虚幻之影杀向西门寒江,他本尊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直至西门寒江剑斩出的那一刻,他才动了。

    一剑,如光般耀眼夺目,西门寒江瞬间被惊醒,想要抵抗却已经来不及了。

    可怕的剑道气流扑面而来,剑尖直接出现在了他的咽喉,这一瞬间西门寒江面若死灰,脸色难堪到了极致。

    “幻剑规则吗。”剑魔目光凝视叶无尘,幻剑规则乃是一种比较稀有的规则力量,本质是依靠精神属性的运用,能够诞生幻剑,与真实无异。

    叶无尘收剑,回到下方之地,西门寒江也无颜站在虚空中,落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没有抬头去看叶伏天。

    曾经的道榜第一,如今随便他挑一人,都无法战胜。

    许多道宫弟子不由得唏嘘不已,这样一来,谁还能质疑叶伏天。

    叶伏天平静的看了西门寒江一眼,他没有多说什么,西门寒江心性虽然不佳,但并不像诸葛行那样,若是他自己能够悟透改过,不失为一位天之娇子。

    所以,他并没有再打击西门寒江。

    “此次挑选入圣殿的人选,皆都是诸位宫主亲自审核同意,并非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好友,若是有道宫弟子不满,可以直接向各宫宫主禀明,我不会追究。”叶伏天看向诸人道:“不过,我希望道宫弟子不应该仅仅将目光盯着圣殿、盯着同为道宫弟子之人。”

    “宫主之意是?”有人看向叶伏天道。

    “一年为期,第一批入圣殿修行之人已经出来,这批人,我不会只局限于道宫,而将会带他们一同前往九州之地试炼,去感受九州天骄的实力。”叶伏天望向诸人继续道:“九州之地,时常会有一些盛事举办,互通往来,唯独我荒州无圣,被排除在外,但我们荒州却不能如同以前那样,因九州将我们排除在外,便将目光局限于荒州,以前,是道宫最顶尖的妖孽人物才会走出去,我希望未来,道宫所有弟子,都能去远方闯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