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白云城 下
    秦仲呆立在原地,周围的战斗仿佛皆都与他无关了般,他只知道,他败了。

    于禹州之地同代未逢一败的他,今日败在了叶伏天的手里,知圣崖贤者第一人,败给了荒州最杰出的王侯人物。

    而且,叶伏天的境界还低于他。

    微微抬头,他的目光凝视叶伏天的身影,叶伏天肉身的力量,还有他战斗之时所爆发的力量,再加上领悟的规则也是力量,以至于他对规则感悟更深,依旧被击伤,这场战斗,他会铭记。

    九州之地,人杰地灵,即便许多人都将他誉为九子中天赋最强者,依旧不能太过自满,如今在这衰落的荒州之地,他便败了,而且他的师兄展逍,同样被顾东流碾压。

    那么,还有另外七大州的天之娇子呢?如今他还未入贤,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和其它州的强者接触过,但想必,一样是妖孽如云吧。

    其余诸人同样看着这场停下来的战斗,心中感慨万千。

    道宫之人今日不在,若是在场,不知会是怎样的心情。

    之前秦仲于道宫碾压西门寒江,道宫无弟子能够抗衡,而今,被道宫逐出的叶伏天,依旧在续写着同代不败的传奇,哪怕他的对手是来自禹州的圣子,九子中天赋最为杰出的人物,他依旧以二等王侯境界将之击败。

    这一战意味着什么荒州的那些大人物心中都清楚,皇羲、徐伤等人目光落在叶伏天的身上,英俊的青年立于虚空之上,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他却并没有露出任何得意之色,因为他很清楚这场对决根本影响不了大局,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战斗。

    对于叶伏天而言,只是证明了知圣崖修行者,一样并不那么高高在上,哪怕是后辈中最杰出之人,依旧是能够击败的,印证他之前的话语。

    “圣道天赋么。”皇羲喃喃低语,传闻秦仲拥有圣道天赋,知圣崖九子最杰出者。

    那么,如今叶伏天以二等王侯击败秦仲,这意味着什么呢?

    叶伏天,自然也是圣道天赋,而且不仅仅如此,这一战证明,叶伏天已经能够凭借二等王侯境界,撼动初入贤者境的人物了。

    秦仲虽然不是贤者,但又岂会比初入贤者境的人弱?

    当年白陆离一战封神,拥有圣道传承,万象贤君测算出圣人之资,为了白陆离至圣道宫可以付出很多,哪怕是将叶伏天逐出道宫也在所不惜,白云城的一战,更是已经有了立场。

    但现在,叶伏天已经真正证明,他并不比白陆离差,虽说因为境界不同还无法真正说明两人谁更优秀,但至少没有人敢再肯定的说,白陆离能胜过叶伏天。

    那么,为了白陆离,至圣道宫做了这么多,真的值得吗?

    道宫,本可以拥有两位圣道天赋者。

    如今,他们已经彻底的站在对立面,没有回旋的余地,甚至道宫本身,也已经和叶伏天站在了对立面了。

    哪怕是皇羲和徐伤这些身外之人,都感到很可惜,心中生出淡淡的遗憾,虽然他们并不是道宫之人,但依旧生出这样的感慨。

    皇九歌、帝罡、李浮屠、南昊等许多年轻一代的人同样感慨万千,他还是没有败,而且越来越强,帝罡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如今再和叶伏天一战的话,绝不会像去年那一战,现在,叶伏天怕是已经能够很轻松的击败他了。

    他父亲帝开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入圣道,如今为了他入知圣崖能够得到孔尧照顾,不惜直接和诸葛清风开战,但现在,荒州同代中,就有一个他无法超越的天骄人物。

    抬起头看向虚空中的战场,苍穹之上孔尧和猿弘的每一次碰撞都会使得诸人心脏为之跳动,但此时的孔尧心境却有了波澜,并非是因为战斗而生出波澜,而是因为下方的那无关大局的一战。

    秦仲,他的师侄,属于他修行的那一脉,乃是他那一脉最杰出的后辈,不仅如此,秦仲非常优秀,曾被圣人亲自点化过,称其拥有圣道之资,将来能够证圣道,等到秦仲入贤,有机会可受圣人教导。

    于是知圣崖有了许多声音,秦仲乃是九子最优秀者,未来的知圣崖,他将会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为了守护秦仲为其护道,他这贤榜第九的人物都愿意为了付出许多。

    这就是圣境的魅力,哪怕是一位有圣人资质的后人,都值得他这样的长者去守护,这同样也是一种传承。

    所以秦仲和叶伏天之战虽对于大局而言没有任何影响,可以说无关紧要,但是孔尧心境却波动了,生出了一缕怀疑,也不知是怀疑自己还是怀疑秦仲。

    在这禹州之地,他这一脉人物守护着的秦仲,被一位二等王侯击败了。

    此时,遮天蔽日的棍影携不可一世之威轰杀而至,孔尧因秦仲之败心境略有波动,再加上久攻不下,竟一时动作迟缓了片刻,抬手回击之时猿弘的灭穹已经轰杀而下,一声惊天巨响声传出,神象虚影都疯狂炸裂,孔尧身体被直接震向下空之地,竟从苍穹之上被生生的轰到了地面。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受伤,猿弘的圣级法器乃是防御法器,攻击法器灭穹并非是圣级,对于他这已经到了贤者境界极限的人物而言,哪怕猿弘再强横也难伤他。

    圣贤榜中的贤榜前十人,事实上都已经站在了一个临界点,真正的极限,虽然他们没有突破那一层束缚,但在圣境之下,想要撼动他们太难了。

    然而,他也同样难败拥有圣级法器防御的猿弘。

    同样的,另一片战场,虽然有数位荒天榜上的超强人物联手,但诸葛清风将全部的实力都用于防御,再加上圣级法器在,燕无极等人联手都找不到可乘之机,无论如何,诸葛清风都不正面硬碰。

    对于目前的形势他再清楚不过,只要他和猿弘不败不死,就足够威慑到这些人了,他们便不敢乱动,因为到了他们这种层次只要还在,要血洗后辈太容易,他们不死,对方就不敢轻举妄动。

    尤其是如今顾东流和叶伏天都展露出如此惊人的天资,他更明白一个道理,只要人活着,就是希望。

    将来,叶伏天不死的话是必然能够证圣道的,那时候,哪怕是整个知圣崖想要再动他们,也要掂量掂量。

    一声怒吼,猿弘从苍穹杀下,灭穹法器举起,朝着下空的南天府府主南天神枪轰杀而去,这一棍携撼天之威,南天神枪长枪举起扫向高空,顿时一道道枪影贯穿天地,金色和银色的光辉碰撞在一起。

    “轰……”一道惊天巨响声传出,南天神枪南舒被生生的砸在了地上,双腿直接陷入地面之中,握着长枪的手臂微微颤抖着,如今猿弘的力量简直恐怖,能够击败白云城主的猿弘单独攻击他,如何抗衡得了?

    猿弘也不恋战,灭穹法器扫向其他人,顿时燕无极几人身体皆都后撤离开,随后目光都望向孔尧所在的方向,神色中有些不满。

    一个诸葛清风便一直攻不下来,孔尧还放了一位战力顶级的猿弘下来,这如何还能战下去?

    “猿弘的防御法器和诸葛清风一样,都是圣级,能够极大限度的削弱我的攻击,伤不了他。”孔尧开口说道,圣级的法器护体,他破不开,所以孔尧明白,继续战斗下去,他一个人还是拿不下孔尧,下面的这些人,也难拿下诸葛清风。

    “那也要继续战。”燕无极神色犹如出鞘之剑,锋利至极,如今箭在弦上,硬着头皮也要战下去,之前本以为这场战斗会很轻松,以孔尧的实力碾压猿弘将他击杀,再对付诸葛清风,根本不会有任何悬念的。

    孔尧却似乎没有了之前那般强烈的渴望,他看了一眼秦仲和展逍,展逍被顾东流碾压受伤,还是依靠知圣崖的贤君人物出手帮忙才得以不被顾东流当场斩杀,秦仲虽安静的站在那,但之前的那一场战败却是无法抹去的,能够让他吐出鲜血,可见秦仲此刻的状态必然是非常不好。

    “今日在场的其他人,没有想法吗?”孔尧目光望向周围其他大人物,然而诸人都沉默安静的看着,并非他们不想证圣,只是每个人的想法还是不一样的,尤其是看到猿弘的圣人法器之后,如若今日的战斗没有分出结局,未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知圣崖虽是禹州圣地,拥有圣人,但圣境强者不可能亲自前来荒州,甚至这件事圣人可能根本不知道,那是传说中的存在,知圣崖多少修行之人,又有多少事情,岂能事事都禀明圣人,这种事,有孔尧在做,便已经是极为重视了。

    “之前顾东流所言,值得商榷,知圣崖,需不需要再好好调查一下此事,不要错愿望了他人。”此时有一道声音传出,孔尧目光转过,锋芒闪耀。

    不仅仅是孔尧,燕无极等人也尽皆看向说话之人,神色都极其锋利。

    如今他们已经站在了知圣崖的立场出手对付诸葛清风,这件事情已然没有了退路。

    还去调查?

    这是站在顾东流的立场说话?

    如若真如顾东流所言,难道知圣崖强者撤离惩罚展逍?那时,就该轮到猿弘和诸葛清风找他们清算了。

    然而这说话之人也是荒州举足轻重的顶级人物,荒天榜排名第五的存在,皇族之主,皇羲。

    没有人想到这时候他会开口说出这样的话语,带着明显立场的话语,显然,这是向着卧龙山一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