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六百七十章 道心无暇
    道宫论道,自叶伏天那一届之后,便发生了一些变化。

    如今论道之战,已不会再有欺负新人,而是相互印证,若是境界高的话,便印证修行之上的感悟,如当初叶伏天那样,以琴艺和连玉清切磋。

    因禹州圣地知圣崖强这一次的论道更为激烈许多,诸弟子皆都尽力展现出最为耀眼的一面,至少不能在禹州圣地的人面前丢了道宫颜面。

    柳禅和孔尧一行人安静的看着,秦仲也一样,他的脸上始终平静如水,似没有一丝的波澜。

    至圣道宫乃是荒州圣道传承之地,道宫论道,应该能够代表荒州年青一代最高水准了。

    难怪这一代荒州无圣,就目前看来,这荒州圣地后辈弟子的水准,实在是有些差劲。

    他们知圣崖也会有这种后辈弟子之间的切磋,两相比较之下,至圣道宫差远了。

    “秦仲乃是知圣崖圣子,认为我道宫后辈弟子如何?”柳禅开口问道,并非是炫耀什么,而是真的想要问,哪怕知道差距,至少也想要看看如今的道宫和知圣崖的差距有多大。

    知道差距,才有前行的动力。

    坐进观天,便容易滋生傲气,不知天高,他希望道宫弟子能够看到更广阔的天地,所以他一点不介意秦仲来此观论道。

    “前辈是否介意直言?”秦仲看向柳禅问道。

    “但说无妨。”柳禅道。

    “至少现在看来,找不到一位出彩之人。”秦仲开口道:“当然,也许真正优秀的人物没有出手也不一定。”

    秦仲并未掩盖自己的声音,因为他所说的话九宫论道之地的所有弟子都是能够听到的,许多人只感觉有些刺耳。

    论道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道榜上不少强者都已经出手过了,然而秦仲竟然称,找不到一位出彩之人。

    此话,未免有些太过目中无人,不将道宫放在眼里。

    “若是如你所言,何谓出彩?”道宫有弟子开口问道,显然心有不服。

    秦仲目光望向说话的弟子,轻笑道:“这如何能以言语形容?”

    “既然如此,今日恰逢论道,何不入场也论道印证一番,告诉我等何为出彩。”有人看向秦仲开口道。

    秦仲目光看向对方,扫了一眼道宫诸多弟子,事实上他来此只是想要看看道宫后一代人的天资如何,并无意出手,尤其是看到道宫弟子实力之后,更没有这样的念头,但他也明白,他的话必然让道宫诸多弟子不服,因而质疑。

    因此,秦仲便也一笑,道:“我修为已经是王侯巅峰层次,不谦虚的说,在知圣崖,王侯境也无人能与我比肩,因此若是随意和诸位论道,便是对诸位的不公了,既要印证,那么,便请出道宫最优秀的人物,切磋论道一番,相互印证。”

    道宫弟子望向秦仲,既然对方敢这般说,显然在禹州圣地知圣崖也是极负盛名的人,因此虽然有些不服对方的评价,却也明白此人必然是非常强的。

    因此,许多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望向西门寒江。

    叶伏天和余生被逐离开道宫,如今西门寒江又恢复了道榜第一的身份,名列道榜之首,只以实力而言,当然是他最强,倒也和知圣崖的王侯第一人秦仲相匹配。

    西门寒江见诸人目光望向自己,他便往前走了一步,看向远处的秦仲道:“道宫弟子西门寒江,阁下愿意赐教否?”

    “请。”秦仲平淡的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后便见西门寒江迈步而出,朝着中间的论道台走去,秦仲同样脚步往前踏出,两人于虚空中相对而立,虽依旧隔着很远的距离,但两人身上的气息,却已经绽放而出。

    所有人都凝视虚空中的两人,西门寒江昔日被叶伏天跨越两境击败,必然感觉到极为耻辱。

    如今知圣崖圣地来人,他一定会想要证明自己吧?

    寒意封天,冰霜覆盖了战台,空气中凝结出冰霜,像是要彻底冰封冻结,使得那片虚空都在这股意志下静止。

    下一刻,剑出,冰冷的剑,一剑生,便直接出现在了秦仲的身前,速度快到极限。

    秦仲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身上也覆盖了些许冰霜之意,当剑斩来之时,他身体依旧稳稳的站在那,竟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眼看这一剑便要封侯而过。

    却见此时,秦仲手指伸出,几乎无法看清楚他的动作,他的手在虚空中随意敲打了下,便听到铛的一声清脆声响传出,西门寒江的剑便折向,连带着他的身体也朝着那一方向偏移。

    西门寒江他的剑拥有闪电般的速度,瞬间横斩而出,却见此时秦仲比他还要更快,身体往前而行,犹如一道残影,直接一指落下,击在西门寒江的肩膀部位。

    西门寒江的手掌不由自主的松开,剑朝着下方坠落,他的身体也同样被击退。

    坠下的剑化作灵气消散,西门寒江站在那,手臂轻微的颤抖着,脸色惨白。

    “败了?”

    诸人看着眼前这一幕,只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秦仲乃是知圣崖王侯第一人,他们想过败,也并不是不能接受败,但却依旧难以接受这样的战败。

    道榜第一的西门寒江,他竟然连绽放自己实力的机会都没有,对方只是随意两指击出,剑便落下,这是何等的羞辱。

    许多人望向西门寒江,只见他站在虚空中,浑身冰凉一片,天之娇子,道榜第一人?

    一切,在此刻像是那么的讽刺,又如同笑话一般。

    他也想过败,但没有想过会这样败,败的不明不白,对方甚至根本不屑和他战,他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败的。

    还有比这更耻辱的战败方式吗?

    柳禅看着这一幕心中略有些波澜,这便是禹州圣地的圣子吗,西门寒江和对方的差距太大了,不堪一击。

    当然以他的境界自然看得明白,对方已经半步入贤了,西门寒江的战败实则也并不算太冤,华凡入贤之前的那段时间,也许有和对方一战的能力,至少,不会败的这么惨。

    不过,让这些道宫弟子明白人外有人,相信便也会更理解道宫的压力吧。

    “若你真是道宫王侯第一人,我对荒州圣地,确实略有些失望。”秦仲轻声说道,西门寒江面无血色,许多人有些同情的看着西门寒江,这道榜第一,也的确够惨。

    道宫中,从来没有像西门寒江这般憋屈的道榜第一人吧。

    不过从秦仲说话的语气来看,他似乎并不是刻意想要羞辱西门寒江,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显然在秦仲的眼中,就没有将道宫真正放在心上,才会有如此淡然的心态。

    但这样,却越是让道宫的弟子感到脸上无关,西门寒江的败,同样也是他们的失败,毕竟如今西门寒江是道榜第一人。

    此时,许多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被逐出道宫的那人。

    若是他在,能否和秦仲一战?

    也许也会败,毕竟境界低,但至少不会像西门寒江这般羞辱性的战败,而且,若是叶伏天踏入了巅峰王侯,谁敢说这知圣崖的圣子能够稳压叶伏天?

    叶无尘、凰、云水笙等人今日都在场,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将目光投向柳禅和道宫中的大人物,不知道这时候,他们是否会想起,在数月前,道宫中也曾有过两位妖孽级的人物,真正的道榜第一人。

    秦仲迈步走回,来到柳禅身边,开口问道:“圣地道宫弟子,能代表荒州最强水准吗?”

    柳禅沉吟片刻,他虽然希望让诸弟子看看外界天骄,但如此惨败却实则也出乎他的预料,如今秦仲的问话,更是略显尴尬。

    若是叶伏天和余生他们还在道宫,他可以当仁不让的说一声能。

    毕竟,叶伏天以三等王侯境压过西域第一人帝罡,道榜第一人西门寒江,中州城皇族第一人皇九歌,这种天赋当然能称得上是荒州最高水准,余生也差不了多少,但如今两人被逐,道宫已经当不了这美誉了。

    诸弟子目光望向沉默的柳禅,也知道这一战让宫主都略为难堪。

    “修行无界,并非说在道宫修行便是最出众的,荒州很大,还是有许多顶级妖孽人物的,我自然不敢说道宫为最高水准,当然若论整体,确实可以这么说的。”柳禅回应说道,略有些技巧。

    秦仲微微点头,没有多言,就在此时,远处又有一行人闪烁而来,有道宫之人带路。

    “秦师弟你到了。”来人乃是展逍等人,他们御空而来,看了一眼秦仲身旁的孔尧,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既然孔尧到了,那么此事必成了。

    他也知道以他的地位是无法让孔尧这样的人物出山的,因此才请来秦仲。

    “展师兄。”秦仲点头。

    “孔师伯。”展逍对着孔尧微微欠身,孔尧淡淡的点头。

    “晚辈展逍,见过道宫诸位长辈。”展逍对柳禅等人点头行礼,便没有对孔尧那般尊重了,这点柳禅和道宫的人自然看在眼里,这来自知圣崖的圣子,显然在荒州圣地有着淡淡的优越感,应该便是此人在数月前降临诸葛世家,要带走顾东流。

    “展师兄,至圣道宫乃是荒州圣道之地,和我们知圣崖也算是同脉,皆为夏皇道统,既是荒州之事,那么便拜托至圣道宫柳宫主出面,也许事情会简单许多。”秦仲看向展逍道:“师兄不如将事情和柳宫主说说。”

    “好。”展逍点头,看向柳禅道:“前辈这里方便吗?”

    “边走边聊吧。”柳禅开口道,随后望向道宫弟子:“你们继续。”

    说罢,一行人便离开了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