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六百三十九章 炼金城第一天骄
    神鸟金翅大鹏羽翼流转着绚丽无比的金色光辉,斩断漫天飞雪,叶伏天身体周围的磅礴武道气势,使得这股力量无法将他压制住。

    所有人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此刻叶伏天的强大,却见此时,西门寒江脚步往前迈出,只一步,漫天飞雪中似有无尽的寒光绽放,那飘落的雪花,竟宛若利刃一般,化作最为锋利的剑意,如银色的光,朝着叶伏天的身体垂落而下。

    一股更加恐怖的风暴卷向叶伏天的身体,每一片雪花都化作了杀伐之剑,冷入骨髓,像是要将他整个身躯淹没在里面。

    叶伏天的金翅大鹏法身更加璀璨夺目,羽翼猛然间一颤,切割虚空,迎着那杀伐冷光,朝前方迈步,随后他手中的长棍轰出,只一棍,便有惊天动地之威,虚空剧烈颤抖,无尽锋利的利刃崩灭粉碎。

    “嗡。”西门寒江继续往前迈出,更强的意志绽放,叶伏天感觉身体都难以动弹,但他的动作却依旧没有停止,继续挥舞着棍法,第二棍扫荡往前,一股磅礴力量穿透虚空,朝着西门寒江轰杀而来。

    西门寒江看了一眼那强大的攻伐之术,随后寒冰将之覆盖,他手中的剑斩出,冰雪空间似一分为二,顿时叶伏天的攻击也被一分为二。

    但在此时,叶伏天的身躯越发璀璨夺目,第三棍和第四棍连续轰杀而出,浑然天成,周围天地尽皆被扫荡破碎,西门寒江感受到那股力量,他的身体化作一道光消失不见,竟从那漫天棍影中穿透而过,他能够影响天地灵气的流速,从而影响对方攻伐力量的速度,找到最薄弱之地。

    命魂绽放,西门寒江的身体逼近叶伏天的身体,和他一样,金翅大鹏羽翼煽动,叶伏天同样靠近他,似乎都对自己的能力有着极为强大的自信。

    叶伏天第五棍扫荡而出之时,西门寒江的命魂之光投影而下,这里彻底化作了寒冰的世界,影响着叶伏天的每一个动作,他继续没有闪避,直面叶伏天的攻击,漫天滚影都被冰霜覆盖,西门寒江的身体犹如一道光出现在其中一处棍影前,直接穿透而过,一剑斩向叶伏天的咽喉。

    这一刻叶伏天感觉整个人都要静止般,西门寒江他不仅拥有寒冰力量和超绝剑术,同样他还有着如光般的速度,他的剑似乎没有什么剑术特征,但在冰封之意下他能够找到最弱的攻击点穿透,他的战斗,往往一剑便能决定生死胜负,再配合他的冰封力量,更是无比可怕。

    见西门寒江寒冷彻骨的冰雪之剑降临而来,叶伏天神色漠然的扫了他一眼,嘴中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凝空。”

    话音落下,法术绽放,空间像是凝固了般,西门寒江感觉自己所处的空间像是要凝固,不仅如此,周围天地间还蕴藏着一股可怕的武道意志压迫力,他身上陡然间绽放无尽剑意撕碎一切,而在此时,神鸟大鹏羽翼斩断冰封世界,天地间有着一股无穷重压碾压而下。

    这一瞬间西门寒江感觉到整片天地的力量全部压迫而下,伴随着叶伏天那一棍轰下。

    西门寒江突破了叶伏天的法术攻击,但他感受到这一棍之威,寒冰之意已经无法阻止这一棍的力量,周围一切都粉碎炸裂。

    他从中竟然感觉到了,一缕类似贤者的力量。

    这一刻西门寒江明白,叶伏天的棍法,已经接近了那一层次,和他同样的层次。

    剑出,漫天寒光斩出,然而在棍法之下,尽皆崩灭粉碎,随后诸人便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传出,下一刻西门寒江的身体朝着下空坠落而下,轰落一声巨响,狠狠的砸在了战圣宫脚下的地面上,竟砸出了一个巨坑。

    那一声巨响,使得诸人的心脏也随之颤动,震骇的看着地上的身影。

    西门寒江和叶伏天,两皆道战第一人、两届道榜第一人。

    叶伏天比西门寒江晚一届,然而,却在正面的战斗中,击败了西门寒江,以绝对强势的姿态,为道榜第一证名。

    他叶伏天,才是当之无愧的道榜第一人,无论是天赋潜力,还是战斗力,哪怕他现在只是三等王侯,依旧王侯无敌。

    此战之后,道宫之中王侯境,叶伏天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无人有资格质疑,那些曾经蔑视过他的人,那些质疑他的人,都将在今日之后闭嘴。

    对于至圣道宫弟子而言,这是一个新的时代,属于叶伏天的时代似乎到来了。

    在他前面,即便是华凡都没有这么耀眼过,唯独白陆离所在的那一代,能够和叶伏天这一代相媲美吧。

    那么这两代人,究竟谁更出众?

    也许,他真有能力挑战未来白陆离的地位吧。

    望着那虚空中的身影,许多人感慨,也许至圣道宫,将会迎来真正的黄金一代。

    白陆离、华凡、叶伏天、余生,每一人,都是如此的耀眼夺目。

    白泽、诸葛行、西门孤等圣贤宫的人无言,这是第一次圣贤宫败得如此凄惨吧,一败涂地。

    这也是第一次,除圣贤宫外,有了属于战圣宫的时代。

    看着叶伏天身旁的那些身影,他将引领着这一代人前行。

    西门寒江艰难的起身,他抬头看了一眼虚空中的叶伏天,内心不是滋味。

    对于西门寒江而言,纵然有极为出众的天赋,但他从来没有向白陆离和叶伏天一样,他当年夺取道战第一便很艰难,入道宫之后,有几位同代强力竞争者,许多人质疑他,认为他不一定能够登顶道榜,但他还是做到的。

    然而,没有多久,叶伏天强势登榜,将他打落神坛,踩着他,万众瞩目,成为道宫这一代人的象征。

    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叶伏天是以三等王侯境界击败他,并且登顶道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在他踏入贤者之前,道榜第一的位置会一直属于他,没有任何人能够撼动。

    西门寒江没有说什么,他转身离开了这边,他也明白,此战之后,除非他入贤者,否则叶伏天便将永远压在他头上。

    “结束了。”许多人心中暗道,道榜之争彻底落下帷幕,许多人都感觉有些意犹未尽,竟不舍离去。

    “叶伏天。”此时,有人开口,叶伏天目光转过望向对方,说话之人乃是道榜第八的一位强者,他看着叶伏天问道:“帝罡和西门寒江,谁强?”

    至圣道宫为荒州圣地,天骄齐聚,但并不意味着至圣道宫的人便一定是最强的,像帝罡、皇九歌等不少人,实力必然也是非常强大的。

    “正面战斗的话,帝罡更强。”叶伏天回应说道,并非是刻意遍地西门寒江,而是实话实说。

    许多人心头暗凛,若是西门寒江为道榜第一人,甚至会不如炼金城帝罡吗。

    不过如今既然叶伏天登顶,那么荒州的王侯,如今怕是几乎无人能够胜他了吧。

    而且这还是现在,如若他踏入二等王侯甚至是一等王侯境界,那么更没有任何悬念了,必将荒州王侯无敌。

    人群陆续离开,今日风波因叶伏天一句狂傲之言引起,但他也证明了自己有资格说出那句话。

    一些和叶伏天熟悉的人并未离去,他们依旧留在叶伏天身边,徐缺笑着道:“要不要庆祝下?”

    叶伏天瞪了他一眼,笑道:“本就为道榜第一,有何可庆祝的,更何况,我对这第一本就没太大的兴趣。”

    “你现在是道榜第一,你说什么都对。”徐缺似笑非笑的说道,叶伏天这话,真的很欠揍啊,拿了第一,说自己没兴趣。

    “当然,这种感觉,还是挺爽的。”叶伏天揉了揉眉心,随后灿烂一笑,至少以后在至圣道宫中,那些质疑他的人都会闭嘴,他和解语走在路上,再无人敢有任何闲话,只会羡慕。

    想想,确实挺爽,看来自己终究也是个俗人啊。

    “我很想打人。”醉千愁道。

    “你打啊。”徐缺笑看着他。

    “可打不赢怎么办?”

    “那就喝酒。”

    花解语拉着叶伏天的手,两人相视一笑,叶伏天用了三年时间,终于证明了自己,以绝对强势姿态印证道榜第一,从此整个荒州,都会知道他的名字,无人会质疑他的天赋。

    她也,很爽呢。

    …………

    不久后,道战区域,不少人围在道榜前,想要看看即将出现的新的道榜。

    果然,没有多久便有道宫的长者前来更换道榜。

    叶伏天第一的位置自然无可撼动,随后他们看到了道榜第二的名字,许多人即便隐隐猜测到了一些,但真正看到道榜更换依旧忍不住内心颤动了下。

    余生,登道榜第二,列叶伏天之后。

    西门寒江,从道榜第一,变为道榜第三。

    “呼……”许多人深吸口气,两位妖孽,三年前入道宫,列道榜第一和第二,这简直是个奇迹,这一代,出现了双雄并肩的场景。

    因为余生的强势登榜,许多人甚至没有去注意,连玉清在道榜上的位置,又继续滑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