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 系统附身之随欲修仙 > 《系统附身之随欲修仙》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莫名其妙的争斗
    洛水镇是在曾经红云国和另一个国家的交界处,是一座非常荒凉的地方。食物不丰物资贫乏,再加上因为这里太过偏僻道路难行,这个仿佛被遗忘的小镇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直到某一天一大堆修士涌入了这座小镇。

    当扮成公子哥的隋羽带着那一大帮莺莺燕燕的女人按照任务指引来到这里时,就看到这个传说中人烟稀少的小镇人声鼎沸,而且大多都是修士。隋羽随便打量了一番就从几乎没修为的先天期一直到金丹中期都有发现,其热闹程度甚至都快赶上升仙城了。

    虽然仙霞派的长老根据经验断定这里出现孕婴草的消息九成是假消息,但是,依然有很多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到这里碰运气。而随着这些修士入住,这座几乎都要被荒废的小镇竟然重新焕发了光彩。

    隋羽一行的到来吸引了不少修士的目光,不过当他们看到隋羽一行除了隋羽都是女人并且这些女人的修为都不怎么高的时候纷纷露出鄙夷的目光,当然,也有不少人用比较淫邪的目光盯着那些女人猛看。

    隋羽微微皱了皱眉头,跟在隋羽身边的胡飞燕立刻明白了隋羽的想法赶忙对隋羽解释道:“主人~不用理会这些人的目光,看他们修为就知道无法驾驭飞行法器,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久了,又找不到女人,所以他们的目光才会那么讨厌。不过,这种人基本不需要理会,如果他们有胆子的话,这里的女修也有不少,他们早就想办法解决需要了,到现在都没解决只能说明这帮家伙有贼心没贼胆,所以非但不用在意他们,而且主人,你不觉得这些人好可怜吗?”

    好吧,胡飞燕的解释不但让隋羽不再为那些目光恼怒,反倒在看向那些家伙时充满了同情,当修士混到他们这样的也真是够惨的!

    小镇一目了然,于是,隋羽一行向着一座明显是新盖的酒楼走去。此时虽然已经是下午了,但是酒楼里依然人声鼎沸,不过,隋羽看了看发现大多数人都不是在吃饭的。

    修士本来就可以通过修炼代替饮食,所以这间酒楼里的修士大多是点了一些茶水坐在那里相互聊天似乎在打发时间。隋羽有些奇怪这帮修士很明显是被孕婴草的消息吸引过来的,可是为什么如此闲情雅致坐在酒楼里闲聊而不是满世界找孕婴草呢?

    不过,这个答案很显然不是初来乍到的隋羽能够搞明白的,于是,隋羽也像那些修士一样找了一张空桌坐了下来,而苏丽几个跟隋羽比较近的炮友则纷纷在隋羽身边落座,至于那些女贼则像护卫一样围着几人站成一圈。

    “呸!好大的架子!”就在隋羽刚刚落座的时候,一个桌子上一个大汉似乎在跟同桌的几个人说话,但是声音大到整间酒楼都能听到。隋羽脸色一冷,不过却没有太过在意,因为他也觉得自己的做派似乎确实有些惹人嫉妒。

    苏丽挥退上前来问隋羽一行是否有什么需要的店小二,正准备为隋羽准备饮食的时候,那个大汉和他的朋友似乎把隋羽不理会他们当成了隋羽软弱可欺,于是几个修为大约在筑基中期的家伙竟然站起身向隋羽这边走来。

    因为隋羽的炮友基本上都修炼的《战神录》,所以显露在外的修为差不多都比实际要低上不少。于是,那几个筑基中期的“高手”看到隋羽一行人中只有几个女人修为是筑基初期其她的几女最多也就炼气期,而这些女子竟然全都是非常漂亮的美女后立刻动了邪念。

    “滚!”隋羽感受到这些家伙竟然对自己的炮友不但有邪念还付诸行动,一拍桌子冷哼出声。不过,听到隋羽这个凡人竟然也敢跟他们叫嚣,那几个家伙反而更加嚣张!

    “区区凡人也敢对上仙无理!”一个大汉凶神恶煞的打算走向隋羽,但是早就把隋羽当成神来尊敬的胡飞燕哪里会看着对方侮辱到隋羽?于是,当沈灵刚把斩魄刀拿出来还没来得急动手的时候,胡飞燕已经使出身法身化残影冲向了那个大汉,在那个大汉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将一柄匕首插入了大汉的咽喉。

    “呃~”大汉双手徒劳的抱着脖子似乎想堵住奔涌而出的鲜血,但是没有隋羽的灵药,这种伤势几乎等于必死无疑!很快,那个大汉在他的朋友们惊恐的目光颓然倒地,抽搐了几下后就一动不动了!

    “你们!竟然杀人!”大汉的朋友极为惊讶,虽然修真界弱肉强食,但是修士之间也有一条共识,就是在城镇等修士聚集的地方禁止动武,如果有人违反规定必将遭到所有修士的共同追杀。

    不过,这种规定对大门派是无效的,所以隋羽根本就不知道这条规定,而胡飞燕她们在投奔了隋羽之后也把自己当成了仙霞派的人自然也无视了这条规则。于是,那个大汉在没有想到对方会突下杀手,结果连反抗都没有就被杀掉了。

    那几个大汉的朋友在发出惊呼后立刻对在座的修士大声说:“各位同道!你们都看见了,这个家伙竟然违反约定,不但在这里动手,而且出手就杀人,各位,根据预定,大家是不是要联合在一起惩罚这些违背约定的人?”

    听到这几个家伙竟然还想鼓动别人群殴他们,隋羽皱眉对沈灵说道:“这些垃圾,想杀就杀掉吧!”

    得到隋羽的许可,早就受不了这些家伙那淫邪的目光的沈灵立刻一跺脚,双手将斩魄刀高举扑向了一个叫得最凶的家伙。那些家伙虽然在鼓动其他修士,但是也没有放松警惕,看到沈灵扑来,被沈灵攻击的家伙立刻将后背背着的一柄大刀抽出同时双手高举进行招架!

    看到这个家伙如此勇敢,隋羽用手一捂眼睛,实在不忍目睹接下来的惨剧。咔嚓!噗!两声响动后,隋羽再看,那个举刀招架的家伙现在连刀带人直接被沈灵一分为二!

    而沈灵此时已经杀向剩下的几人,看到沈灵如此凶猛,剩下的几个筑基中期“高手”直接四散奔逃希望能够得到酒楼里的其他修士相助,但是,那些修士看到隋羽这边仅仅出动一个“筑基初期”的小女孩就把这几个筑基中期的“高手”杀的鸡飞狗跳后,哪里还敢趟这趟浑水?

    此时酒楼里的修士纷纷避开这几个家伙希望不要惹火烧身,于是在众修士事不关己中,那几个家伙除了两个比较机灵的家伙成功逃跑外,其他胆敢找隋羽麻烦的家伙全都被沈灵追上并一一杀死!

    杀完人之后,女贼们不用隋羽吩咐,在众修士恐惧的目光下非常熟练的开始清理尸体,甚至还跟躲在柜台下面的掌柜的借了一些工具将被血弄脏的地板清理干净,而隋羽则拿出炼妖壶2号,在众修士惊怒的眼神中非常淡定的将酒楼中的灵魂吸收一空。

    “修魔者?!”一名金丹初期的修士在看到隋羽的动作后充满惊恐的大叫一声,让酒楼里的修士同时站起身摆出戒备的样子盯着隋羽。

    过去隋羽使用炼妖壶的时候都是在凡人面前,所以没有什么人感到奇怪,但是现在隋羽在修士面前使用炼妖壶立刻被这些修士当成了修魔者。隋羽看了看手里拿的炼妖壶,再想了想修魔者的传说,这么一想隋羽突然感觉自己的做派还真像修魔者。不过,隋羽却不打算解释,因为现在明显是解释不清的。

    于是,隋羽缓缓的站起身,就在众修士认为隋羽要解释他不是修魔者时,众人突然感觉眼前一花,隋羽竟然以堪比瞬移的速度冲到了那个最先大叫的金丹初期修士面前。

    早在之前的比武论道时,隋羽已经证明了,在他的面前,金丹初期的修士根本不是他隋羽的对手!于是,那个金丹期修士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隋羽给掐住了,而且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隋羽掐着他脖子的手!

    “我想杀你,轻而易举!对不对?”隋羽的声音非常冷漠,被他掐住的金丹期修士毫不怀疑对方会杀掉自己,而且,对方既然有着秒杀金丹期的实力,那么在这个小镇估计也没有谁会帮他报仇,那么他就白死了!于是,这个金丹期修士连连点头,同时费劲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求求你,不要杀我!”

    手松开了,隋羽低头看着蹲在地上不断咳嗽的这个金丹期修士轻声问他:“现在,我问你,我是不是修魔者重要吗?”

    连连摆手,这个金丹期修士已经知道,不管对方是不是修魔者,有这份实力根本不会在乎酒楼里的众人,现在还纠结对方的身份很明显是极为不智的!

    “很好!”隋羽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在那帮女人崇拜的目光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胡飞燕此时非常有眼色的拿出一个水盆并且注满水端到隋羽面前,于是,隋羽非常自然的开始洗手。

    看到这一幕,那名金丹期修士本来因为充血就有些红的脸更加的红了。很明显,人家隋羽把他当成脏东西对待,但是他却不敢发火,只好一脸郁闷的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隋羽这边没有在意别人的目光,在隋羽洗手的时候,苏丽在另一张桌子上摆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法器,然后把一大堆带有强烈灵力波动的食材倒入其中开始了烹调。

    之前因为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的缘故,众人还没有吃午饭,于是,苏丽不想隋羽饿到,连厨房都不找直接就在这里开始做起饭来。结果,这下可苦了聚集在这里的修士。

    要知道,稍微大一点的门派因为比较有见识都没有派弟子过来为明显是假消息浪费时间,现在聚集过来的修士大多是散修和一些小门派的修士。所以,他们在见到这种充满灵力的食材后差点忍不住出手抢夺了,不过,正在擦拭斩魄刀的沈灵却让这些有些冲动的家伙迅速冷静下来,只能狂吞口水眼睁睁的看着苏丽将这些灵材倒入那些奇怪的法器。

    不过,这还不是最摧残这些修士的,当苏丽将饭菜做好,闻着那诱人的香味,感受着饭菜里那浓厚的灵力波动,在场的修士立刻抬屁股就走,他们害怕,担心再留下去会因为做出不理智的事情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随着众修士走了一个干净,隋羽他们正好趁着现在修士走光了吃一顿清净的饭。不过,就在他们饭刚吃了一半时,一名修士突然跑进来同时大叫:“孕婴草出现了!呃~?”

    很明显,这个修士应该是来通知酒楼中的那群修士的,但是当他喊完发现整个酒楼竟然只有隋羽一行人后立刻一脸奇怪的停下了要说的话。

    “还真有孕婴草?!”隋羽有些感兴趣的起身对苏丽说:“饭菜先收入空间法器,等下再吃!走!去看看!”说完,隋羽带着众女走向那个报信的修士一脸和蔼的表情对他说:“可以麻烦你给我们带下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