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 系统附身之随欲修仙 > 《系统附身之随欲修仙》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徐冬梅来访

《系统附身之随欲修仙》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徐冬梅来访

    对于整个温泉山,徐冬梅的情谊门对整座山的一草一木都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徐冬梅很容易的就找到了隋羽的暂居地。

    第一眼看到隋羽居所外面的阵法,徐冬梅就惊讶了。因为隋羽用的是游戏中的法阵,它不像这个世界的阵法那样融入自然非常隐秘,隋羽的阵法就好像唯恐别人不知道这里布置阵法一样,在外围竟然有一大堆由大量符文组成的光环围着整座大阵缓缓转动。

    也因为隋羽这种法阵太过惊异,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法阵的徐冬梅立刻对隋羽的身份展开了联想,甚至怀疑隋羽是一个比天龙门更加强大宗门的长老之子或是掌门之子。再加上之前见到苏丽她们时虽然感知苏丽她们只有筑基初期,但是偶尔表露的实力却是达到了金丹期,试想,有着如此仆从跟随,那么隋羽的身份能简单的了吗?

    当然,徐冬梅不知道那个因为要被赶走而耍小孩子脾气,拿着黑刀砍了一刀不小心展露金丹期战斗力的沈灵大多是依靠斩魄刀才能达到如此破坏力,但是也不影响徐冬梅展开联想,越联想徐冬梅越害怕。此时,徐冬梅非常的担心,自己的宗门会不会因此而得罪一个超级大宗门从而因为赶走偷窥狂这一可笑的理由被人灭门。

    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作为蝼蚁的弱者是没有强者会去跟他讲道理的!既然随手可灭,而对方又得罪了自己,那就灭掉吧!这也是多数修士的行事方式,作为一派之主的徐冬梅对此更加清楚也更加的担心。

    壮着胆子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些华丽的符文,想象中自己会被符文攻击的事情没有发生,只是感觉手像是碰到棉花一样,软软的,但是却无法深入。不敢太过用力以免的引起误会的徐冬梅有些发愁该怎么样通知里面的人,还好,就在徐冬梅纠结的时候,围绕在法阵周围的符文突然微微抬起露出了一个像窗口一样的空间,一个美女正在通过这个空间向外张望。

    看到似乎是凌空开辟的窗口,徐冬梅没有太多惊讶,无非就是幻阵将这周围的景物固定住而已,她只是对这种阵法竟然还可以做出如此细微的控制的吃惊。一般阵法要么直接开门,要么就是闭门不开只能通过声音交流,像这种开出一个小窗口供人交流的阵法徐冬梅还是第一次见到。

    因为被连番惊讶搞的对隋羽一行充满畏惧,此时徐冬梅此时的表现根本不像情谊门门主,只见徐冬梅弯腰行礼用非常谦卑的语调对那个美女也就是苏丽说:“我来此是为了向你们表示歉意的,请原谅我们之前的迫不得已。”

    “啊?那个啊!你不用在意,责任全都在我们这边,反倒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应该道歉的是我们!”苏丽的话让徐冬梅非常惊讶,她没有想到这些有着大背景的人竟然如此好说话。

    “是谁啊?”就在徐冬梅听到苏丽如此善解人意的话语而不断对苏丽恭维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然后那个窗口中出现了一个长相虽然普通但是却有着一种莫名气质的男人的脸,不用说,这是隋羽听说有客人来访所以来查看了。

    看到徐冬梅的第一眼,隋羽就眼前一亮。因为徐冬梅不同于其她炮友,她充满了温文尔雅的知性美,一举一动都给人一种稳重内敛的感觉,这种感觉让隋羽感觉非常的舒服就好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当然,隋羽也知道这可能是由于对方的亲和力比较强的缘故,不过,隋羽确实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哎呀,站在外面干什么?进来坐吧,正好我们马上要吃午饭了,这位美……丽的小姐也一起来吧?”隋羽的热情让徐冬梅心一沉,因为她知道隋羽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作为一个不断周旋在许多门派为自己的旅馆求得发展空间的女掌门,她早就见过不少这种眼光。之前,她还可以通过各种手段一次次逃脱那些人的魔掌,但是现在面对这个神秘莫测的人时,徐冬梅突然感觉心里非常没底。

    虽然心里没底,但是为了门派发展,徐冬梅不得不硬着头皮对隋羽微笑着说:“能得到你的邀请我非常荣幸!”

    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经将自己心里的欲望出卖,隋羽非常开心的打开法阵的门将徐冬梅领进来。刚一进入阵法,徐冬梅就被阵法里面的环境给惊到了!之前她只是感觉隋羽的法阵比较特殊,现在,当她感受到这里浓厚的灵气时,对隋羽的惊讶和恐惧更甚!

    徐冬梅当然知道过去这里是什么样子,当初建设旅馆的时候,她为了查看还有没有其它温泉也含有灵力可是走遍了整座温泉山,这里原来是什么环境她可是非常了解的。可是,仅仅十几天,这里竟然就产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想到这些变化代表的意义,徐冬梅咬了咬牙在心里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有了某些决定的徐冬梅变的比刚进来时热情了不少,虽然还是那么充满了知性美,一举一动都非常端庄,但是每当隋羽主动搭话的时候,徐冬梅都尽量的配合隋羽说话,让隋羽聊非常的舒心。

    作为修士,在短时间弄出几栋建筑绝对是小意思。看到那些错落有致的木屋时徐冬梅倒是没有太过惊讶,不过吗,当她看到那些种在木屋旁边菜地里的作物时却差点惊呼出声!因为徐冬梅可以清楚的在那些作物身上感受到强烈的灵力波动而且这些灵力波动极为厚重,很明显,这些作物的灵力含量极高!

    要是她知道这些作物只不过是隋羽依靠灵植术在这几天里催生出来的用来练灵植师等级的副产品,而且因为催生造成生长时间不足导致其内部的灵力并没有饱和,想必徐冬梅绝对会因为太过惊讶而在隋羽面前失态吧!

    看到徐冬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些作物,隋羽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她说:“让你见笑了,这些作物如果能够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灵力含量如此低了!”

    “这还低?!”徐冬梅在心里暗惊,经常跟人打交道的她自然看出隋羽不是在吹嘘他的能力,而是的确在为这些作物灵力含量低而感到不好意思,这让徐冬梅对隋羽的猜测再次拔高。

    隋羽虽然明显是在对徐冬梅炫耀,但是却没哟说谎,这些催生的作物其中灵力含量确实没有正常生长的高,要不是通过灌溉这里可以吸收灵力的奇特温泉水,这些作物的灵力含量能有现在一半就不错了。

    对于经常拿顶级食材当普通饭吃的隋羽自然觉得这些催生作物非常差劲,但是对于第一次见到如此灵力含量的徐冬梅而言,这些作物简直就是神物!要是她知道隋羽之所以种这些作物不过是为了提升自己灵植师等级而种着玩的话,不知道徐冬梅会用什么表情来表达她的心情。

    从进入阵法就连连被惊讶的徐冬梅当做到饭桌上品尝着苏丽精益求精不断改善而做出的美味佳肴时心情反而彻底平静了,见识了那么多让她惊讶的事,只不过做饭好吃又有什么好惊讶的?

    不过,徐冬梅平静的心很快就再起波澜,因为沈灵和蜘蛛精的吃相实在是太吓人了!尤其那两只写着两个人名字的碗明显是空间容器,为了吃饭而改良空间法器,这种玩法哪里是小门小派能够做到的?

    差点被沈灵和蜘蛛精惊讶的忘记吃饭,在隋羽的提醒下,徐冬梅将食物放入口中,惊讶之情再也无法抑制终于表现在了脸上。看到徐冬梅终于因为太过吃惊而失态,隋羽像是炫耀成功的小孩子一样对众女露出了一副骄傲的笑容。

    不怪徐冬梅如此惊讶,这些食物被徐冬梅吃下后,食物中的灵力竟然很容易的就被身体吸收,作为一门之主的徐冬梅修为也有金丹中期,而现在,徐冬梅仅仅吃了一口菜就感觉到自己的灵力有了微弱的提升!能够感受到提升,这足以说明这些食物效果有多么恐怖!

    感受到实力的提升,虽然徐冬梅还在努力保持着雍容的仪态,但是吃饭的速度明显渐渐加快。虽然不可能有沈灵和蜘蛛精吃饭时的那么恶形恶状,但是也比其她几女吃饭的样子略有夸张。

    因为这几天众女招待了不少新近投靠隋羽的姐妹,所以对徐冬梅的吃相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实在是看的麻木了。基本上所有第一次吃这些食物的人都是这个样子,而且徐冬梅在这些人中无疑表现还算不错的呢!

    午饭完毕,虽然每吃一口饭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实力的提升,而且随着食物的灵力不断融入身体,徐冬梅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灵力变的更加凝炼,但是,为了不至于让自己太过失态,徐冬梅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没有像某个叫水舞的家伙一样将自己的肚子吃成圆形。

    极为不舍的放下筷子,喝着苏丽弄出来的香茶,徐冬梅有些不好意思的从自己的戒指中拿出一大堆植物类的天材地宝对隋羽说:“本来我是想拿这些东西做为之前无奈将各位请出旅馆的赔礼,不过,现在看来我的这些赔礼似乎有些不入各位的法眼吧。”

    “不啊!这些植物类的灵宝正是我缺少的!”隋羽这话还真不是在恭维,虽然他之前通过搜刮那些被他控制的金丹期修士弄了不少天材地宝,但是一般修士在获得植物类的天材地宝时,大多不是当场服下就是抓紧时间炼丹转换成实力,所以植物类的天材地宝隋羽还真没获得多少。

    隋羽在灵植术提升的时候,早就想人工培养天材地宝了,但是天材地宝的种子却不是那么好获得的,这也让隋羽的灵田到现在还只是种植那些只能当食物的农作物,虽然这些农作物的效果已经比一般天材地宝要强了,但是先天因素让这些农作物只能当粮食而无法用来炼制更好的灵丹,这也间接的限制了隋羽炼丹师这个副职业的提升。

    现在,徐冬梅竟然送给他不少植物类天材地宝,这对隋羽来说帮助是巨大的!不止可以通过种植这些天材地宝快速提升灵植师等级,更可以通过使用这些天材地宝炼丹从而将他的炼药师等级提升到新的高度。借助这些天材地宝,隋羽绝对可以炼制出一大堆效果逆天的强大灵丹,到时有了这些灵丹相助,隋羽相信,无论是修炼还是战斗,这些灵丹都可以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徐冬梅仔细观察隋羽的表情发现对方不像是在说假话,虽然奇怪隋羽为什么会对这种等级的天材地宝如此看重,但是徐冬梅却不敢多问,见到隋羽似乎非常开心,于是壮着胆子问隋羽:“那么,之前的误会是不是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当然!”刚刚收了徐冬梅这么多好处,本来就没有在意的隋羽当即就表态说之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之后,隋羽笑容满面的对徐冬梅说:“不止不会计较之前的事情,我还打算跟徐大门主合作呢!”

    “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