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三千七百五十章:3件大事
    两个小时后,茫茫原始森林一处山岗上,一支庞大的武装队伍正快速行军,几名精锐的战士抬着担架,旁边站着人随时接应,生怕有个万一,山雕也在旁边紧张的看护着,不断提醒抬担架的人小心,虎目中满是忧色,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担架上的人还没有醒来。

    部队急行军两小时体力透支非常大,蛮牛小心的提醒道:“山雕,兄弟们累的不轻,是不是歇口气恢复一下体力,这么下去不仅不能快速离开这片森林,还会将兄弟们全部搭进去。”

    山雕何尝不知道长时间急行军的危害,但一想到担架上的人失忆,一想到延迟治疗的后果,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想了想,正要拒绝蛮牛的提议,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不由一怔,扭头看起,发现担架上的人醒来,山雕大喜,赶紧喊道:“兄弟们,停下,水,块给我水。”

    蛮牛赶紧将水壶递上去,山雕接过去凑到担架旁,关切的说道:“兄弟,你怎样?来,喝点水吧。”

    担架上躺着的人惊疑的看着山雕,又看看四周,见自己被抬着走路时脸色微变,一骨碌爬起来,落在地面,警惕的看着山雕和周围其他人,如临大敌一般,吓的山雕赶紧解释道:“兄弟,别紧张,千万别误会,我们是自己人。”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男子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继续盯着大家,或许没有感觉到敌意,绷紧的肌肉渐渐放松下来,蹙眉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里?”

    “我是山雕啊,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这是蛮牛,反恐联盟的人,诡案局,还记得吗?”山雕急切的赶紧说道,见对方还是摇头,脸色大变,这可不是简单的失忆啊,担忧起来,忽然灵机一动,问道:“蓝雪,还记得吗?”

    “蓝雪?”男子对这个名字有着莫名的亲切感和熟悉感,脑海中闪过一道靓丽的倩影,不由点了点头,说道:“有点印象,她是谁?和我们什么关系?”

    “记得就好,就得就好。”山雕着急的都快要哭了,见男子还记得蓝雪,顿时放下心来,如果连蓝雪都忘记了,山雕不知道蓝雪得多伤心,赶紧解释道:“兄弟,我是你的生死战友山雕,蓝雪是你的妻子,你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等着你回去给孩子取名字呢。”

    “妻子?孩子?”罗铮惊疑的沉思起来,脑海中拿到倩影更加清晰起来,放佛在深情的召唤,在垂泪等待,在哀伤的思念,头一阵刺痛起来,不由大惊,再一次抱住脑袋蹲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直喘粗气。

    山雕已经有经验了,

    知道对方一想起过去就会头疼,赶紧喊道:“兄弟,别,别想了,跟我回去,咱们回家,回家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以咱们的医疗水平和条件,你的问题很快就能得到解决。”

    “快,快上担架吧,咱们抬着你走。”蛮牛也赶紧提议道。

    然后,男子再一次疼的晕死过去,看的山雕心疼不已,赶紧让兄弟们将人放在担架上,一边着急的看看四周,旁边蛮牛凑过来低声提醒道:“兄弟,这样下去不行,我刚才留意看了一下,他的头受了重创,应该是脑部有淤血,淤血挤压了大脑记忆区,导致记忆无法恢复,具体怎样无法得知,必须尽快送回去治疗。”

    “从这里到村落需要五天,村落出去需要五天以上,找到飞机起码需要十天,运回国估计得二十多天啊,得想个办法。”山雕着急的说道,目光不断看向周围地形,恨不能长出翅膀来,背着人快速离开这片茫茫森林。

    “和总部取得联系吧。”蛮牛提醒道。

    “也只能这样了。”山雕答应道,快步来到担架旁,仔细查看了一下男子的头部,发现头部果然有一个撞击的伤口,也不知道豹部落的人用了什么药,伤口愈合了,但伤势并没有得到缓解,山雕赶紧打开信号器连接卫星。

    信号很快接通,两个多月后的蓝雪已经从生育中缓解过来,坐镇指挥相关工作,蓝星在旁边协助,见有信号过来,蓝星迅速接通,并问道:“山雕哥,是我,有什么事吗?”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蓝星对能否找到人也失去了信心。

    “总部,我找到他了。”山雕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带着莫名的兴奋。

    “他?”蓝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旁边同样戴着耳麦的蓝雪对山雕最是了解,多年的默契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惊喜的追问道:“真的是他吗?他在哪儿?怎么样了?”

    “队长,他和我在一起,身体没事,可是┅┅”山雕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失忆可是大事啊,一旦传出去,影响很坏。

    蓝雪马上反应过来,对蓝星打了个手势,蓝雪迅速将信号切到了绝密频道,除了两人没人能够听到,然后给蓝雪打了个手势,U看书(ww..o)蓝雪会意的点头,激动的说道:“人活着就好,你们在哪儿?发生什么事了?快说,可是什么?”

    “他失忆了,完全忘记哦了以前的事,连我都不记得了。”山雕赶紧说道,猛然想到这么说对蓝雪很残酷,赶紧补充道:“还好他记得你,要不是我说出了你的名字,他差点发飙,你想想,他要是发飙谁制服的了?他心里装着你呢。”

    蓝雪听到这,一行清泪滑落下来,多日来的委屈、担忧和害怕等等负面情绪涌了上来,再也忍不住丢下耳麦,冲进自己办公室,关好门放声痛哭起来,一边嘿嘿傻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冤家还记得我呢,还记得我啊!

    无数次的生死相依,无数次的血与火厮杀,无数次的深情思念,一幕幕涌了上来,蓝雪的坚强这一刻完全挖掘,抱头痛哭起来,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两个多月失去消息让蓝雪几乎绝望,要不是某种信念支撑着,蓝雪已经崩溃。

    爱的越深沉,信的越坚决,再多风雨和无奈又如何?这一刻,蓝雪感觉到了上天的眷顾,感觉到了幸福的来临,只要人活着,失忆算得了什么?蓝雪抹了把眼泪,笑了,笑的灿烂,笑的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