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995章:钻地打击
    “咻咻咻——”一狙击弹呼啸出膛,朝天坑下面的土匪扑杀过去,转眼间放倒了好几名目标,天坑里面的土匪倒也凶悍,迅找地方隐蔽起来,很快,一挺重机枪咆哮着,将洞穴出口彻底封锁,火力凶悍,子弹打在页岩上火星四溅。

    敌人的火力非常凶猛,负责狙杀的兄弟不得不后退了些,避开锋芒,朝山雕无奈的苦笑起来,狂风暴雨一般火力没人能够淡定,山雕无所谓的笑道:“等他们消停了再说,天坑是绝地,没有出路,只要我们守住这唯一的绳梯,这帮土匪翻腾不起什么浪花,让他们打,子弹总有耗空的时候。”

    大家眼前一亮,都笑了,土匪不是正规军,没多少弹药可以消耗,等了不到一分钟,猛烈攻击上来的火力果然小了很多,那名负责狙击的兄弟再次上前,找了个角度藏好,瞄准下方果断出击,上来又是几个急促点射。

    但很快敌人的火力再次疯狂的扫射上来,这名兄弟不得不再次后退,但没人担忧,一脸轻松的冷笑起来,瓮中之鳖而已,不足为虑,大家都有些提不起战意,这样的对手实力太弱,不是一个等级啊。

    这次敌人攻击的火力长了些,等消停下来后马上有兄弟上去打机枪,等敌人再次反击时迅后退,如此反复,不断和敌人纠缠,渐渐消弱敌人士气和兵力,山雕在旁边默默的观察着,沉声不语。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山雕见身边几名兄弟一共开了近百枪,随身携带的子弹都基本耗光,以大家的狙击实力,三十多米深度命中率绝对过七成,就算按五成算也得干掉近五十名土匪,下面土匪一百多,损失近半,相信士气已经彻底挖掘,马上示意大家停止射击了。

    等了一会儿,下面的土匪也停止了射击,山雕便杀气腾腾的大喊道:“下面的人听着,把你们领交出来,饶你们不死,否则全部杀光,给你们十分钟考虑,十分钟后没有答复,杀无赦。”

    山雕用的是国际通用语,下面人能不能听懂不确定,但土匪领肯定能听懂,这是店老板告诉山雕的,周围兄弟们领会了山雕的意思,都笑了,这么一来,不用杀下天坑都能达到目的,除非下面的人都听不懂喊话内容,但这可能性不大,一个偏远小镇的店老板都听得懂国际通用语,下面土匪总有人听得懂一些吧?

    大家耐心的等待着,并不像在这些土匪身上浪费子弹了,天坑下面的土匪也不开枪,一名兄弟小心的探头往下张望了一会儿,对山雕喊道:“他们好像都躲到房间里去了,如果听不懂喊话,又都不出来,这一战还是麻烦。”

    “不着急,还不行就火攻,反正不能下去。”山雕无所谓的笑道。

    “火攻?”大家眼前一亮,笑了,火攻很容易,直接动用狙击燃烧弹即可,很快就能放一把大火,将整个天坑化为火海都易如反掌,天坑下面太多植物了,一旦烧起来绝对非常恐怖,非不得已山雕不想这么干,因为早先的观察现天坑下面有妇女孩童,应该是家属或者被绑架过来的人,不能下死手。

    山雕无所谓的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候,过了一会儿,负责观察的兄弟忽然惊喜的喊道:“有动静了,有人从石头房间出来,举着一块白布。”

    “哦?”山雕惊喜的快步上去,探头一看,果然看到一人用棍子绑着块白布朝开阔处走去,不由笑了,说道:“成了。”

    大家不傻,都反应过来,嘿嘿直笑,胜利来的太轻松,和土匪打果然容易,这要是黑暗教会,绝对不死不休,很快,天坑下面传来一个声音:“上面的人听着,我们叫领交给你们,别打了。”

    “把人带上来。”山雕沉声喊道,暗自松了口气,和这些土匪打没意思,浪费时间和弹药,而这两样对大家来说都是珍贵的,浪费不起。

    接下来的事变得简单了,一名中年人独自从石头房间出来,爬上了绳梯,山雕居高临下,见对方模样和店老板描述的差不多,估摸着是目标没错,笑了,等了一会儿,中年人爬上了绳梯,上了洞穴,满眼不甘的看着大家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并不认识,无冤无仇,为什么攻打我们?”

    “你为什么甘心上来?”山雕冷冷的反问道。

    “因为家人。”对方愤怒的说道。

    山雕没有同情对方,这样的土匪不知道毁掉了多少家庭,杀害了多少人,生死不值得同情,当即冷冷的问道:“我们在找一个东方人,可有看到?”

    “什么东方人,没见过。”对方不耐烦的说道。

    “想清楚再回答。”山雕冷冷的提醒道,眼神变得不善起来,一副要动手的样子,见对方根本不想,直接摇头,当即大怒,上前一步,狠狠一拳砸在对方小腹,打的对方弓着身体倒在地上,痛的直抽抽。

    “再给你一次机会,想好了再回答,否则我不介意将下面人全部杀光。”山雕冷冷的威胁到,关系到罗铮的生死,山雕不会有丝毫手软。

    对方痛苦的大骂起来,用的是土话,大家听不懂,一名兄弟上前就是几脚,每一脚都踢在对方软肋上,这能让痛苦加倍,很快,对方痛的满头大汗,满地打滚,求饶起来,一脸惶恐之色。

    山雕看得出来,对方应该是真的不知情,只是这么一来,罗铮的消息就断了,这支土匪可是方圆百公里内唯一的一支,他们不知道还能有谁知道?想到这山雕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亲自动手,将对方一顿胖揍,打的对方脸色惨白,恐惧不已,彻底崩溃,都有些说胡话了,但还是没有线索。

    唯一的希望中断,这让山雕脸色非常难看,见打下去恐怕会出人命,便一遍遍的询问起来,不断抛出不同问题,然后又重复之前的问题,反复几次,见对方回答的基本一致,确实没有撒谎,心渐渐沉下去,变得冰冷起来。

    其他人也意识到线索中断,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好一会儿,山雕无力的起身来,扶着洞壁有些无助的低声说道:“带上他撤吧,回旅馆从长计议。”声音低落,透着无奈,整个人放佛一下子老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