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946章:胜利消息
    机会往往隐藏在不经意的细节之中,同样是观察暗堡,铁雕看到了敌人的能力,也看到了危险,但战略思维能力比罗铮差一点,没有看到机会,就连老谋胜算的石井空也没有看到机会,然而,罗铮面对两人的质疑只是笑笑,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继续观察着周围情况蹙眉思索着什么。』』

    铁雕和石井空知道罗铮的性格和习惯,一旦确定了某件事并不会马上说出来,而是先自己推演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问题等,一旦说出来,往往都是无可挑剔,并具有极高胜算的计划,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耐心等待起来。

    过了片刻,罗铮忽然虎目中闪过一抹精光,沉声说道:“徐刚、时迁,马上过来暗堡商议事情。”说着丢给铁雕和石井空一个眼神,大踏步朝外面走去。

    三人一起来到暗堡外围,借着微弱的月光察看四周地形,一边耐心等待着,铁雕知道罗铮已经有了腹案,但在徐刚和时迁未到之前不会说,心中好奇更盛,看了眼石井空,惊讶的看向四周深邃夜空,寻思着罗铮到底有什么计划?

    过了一会儿,两道人影从峡谷下冲上来,健步如飞,陡峭的山崖仿若如履平地,在夜色中放佛两只摸上来的猎豹,唯一不足的是因为山岭沙漠化教严重,土质疏松,用力踩上去会生细微声响,正是徐刚和时迁两人,好在暗堡已经拿下,冲上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两人冲的很快。

    没多久,两人冲了上来,见罗铮等人正在暗堡出入口的平台上站立不动,观察着四周不语,两人好奇的上到平台,来到罗铮身边,罗铮回头看向两人,点点头说道:“以你们的度爬上来都用了十七分钟,敌人想要攻上来,最快也需要十七分钟,有重机枪把手,十七分钟多少人都不够杀,这里果然易守难攻。”

    “头儿,你的意思是?”徐刚惊疑的追问道。

    “头儿,暗堡里面啥情况。”时迁也追上来问道。

    “铁雕兄弟,你带两位进去看看,将我们的现和猜测说一下,然后出来,我有个想法和大家交流一下。”罗铮沉声叮嘱道,一边看向铁雕。

    “是。”铁雕知道罗铮这是想让两人先了解情况,回头说计划的时候容易理解,满口答应下来,带着两人急匆匆进去。

    没多久,铁雕三人从里面出来,快步走到罗铮跟前,满脸好奇,徐刚更是追问道:“头儿,这里已经被我们摧毁,这些人肯定有联络上面报平安的方法,会在规定的时间内上报一次,一旦不上报,上面肯定会警惕,到时候大兵压境不说,我们的行踪也暴露了,形势对我们并不利,你有什么扭转的办法?”

    “你说的没错,这也是我叫你们来的目的。”罗铮沉声说道,指着周围地形,目光锐利的继续补充道:“你们看这里的地形,周围全是茫茫山岭,山峰陡峭,错综复杂,到处都有可能存在暗堡,唯一可供同行的就是峡谷,否则就只能翻阅山岭,但山岭陡峭,攀爬不已,而且更容易暴露,我说的可对?”

    “没错,高耸的山岭有暗堡存在,峡谷要道有探头,无论哪里都不安全,想要不动声色渗透进去恐怕很难,头儿,你的意思是?”时迁赞同的追问道。

    “既然怎么走都会暴露,而且什么时候暴露了都有可能不知道,风险太大,何不利用这次机会算计一下敌人?迟早都要打,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给敌人一击狠的,将敌人的情况打出来也好。”罗铮沉声说道。

    “打出敌人情况好过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有把握?”时迁追问道。

    其他人也好奇的紧紧看着罗铮,竖起了耳朵,眼睛里却跳动着战火,罗铮看了大家一眼,笑道:“简单,敌人还不知道我们来了,更不知道我们已经拿下暗堡,我们可以唱一出戏,吸引敌人过来。”

    “什么戏?怎么唱?”徐刚惊讶的追问道,其他人也打起精神认真听着,深怕错过一个字,隐隐中,大家感觉罗铮要玩一把大的,这符合大家性格,都兴奋起来,就连石井空也目光明亮了几分,放佛寒夜星辰闪烁。

    “简单,暗堡没有通讯社设备,所以不用担心敌人来询问情况而暴露了身份,但只要枪声一响,敌人肯定知道这里出事了,会派人过来,而我们可以安排人潜伏在要道,张网以待,来多少杀多少,先干掉敌人通讯兵或者设备,不给其他敌人了解真相的机会,只要枪声不停,敌人就会不断增兵上来,这是添油战术,反而对我们有利。”罗铮沉声说道。

    “有道理,不过,如果敌人一次性来太多怎么办?”徐刚追问道。

    “你们看到这里的地形没?”罗铮指着周围地形分析道:“我们脚下的山峰是独峰,虽然山腰和其他山岭连接,但地形陡峭,爬上来容易暴露,敌人援军或许会从其他山岭过来,但想要赶到暗堡位置可不容易,到山顶更难,我们可以安排人半路设伏,来多少杀多少,居高临下,占据优势,不怕敌人大部队。”

    “问题我们也没有遮挡,恐怕挡不住太多敌人猛攻。”铁雕担忧的说道。

    “这个简单,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先挖掘战壕,有战壕,加上地势陡峭,以兄弟们的战斗力,十个人挡住一百人进攻都没问题,我们有四个组,五十人,而需要防御的地方只有两侧连接周围山脉的斜坡,后面更陡峭,上来不易,只需要安排两个人盯防就够了,前面有暗堡,安排三个人守住三挺重机枪足以,剩下的做预备队,随时根据敌情调动。”罗铮沉声说道。

    “有道理,就怕敌人集中兵力攻打一处,而且,如果敌人不从我们选定的方向进攻怎么办?还有,敌人有飞行器,如果调派飞行器直接过来轰炸,到时候怎么办?”石井空担忧的提醒道,其他人也眉头紧锁的看着罗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