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924章:再踏征途
    深邃的天空中,一轮明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灰色云层中钻出来,静静的注视着茫茫大地,月光清冷,无声无色的洒落下来,落在海面,海水微波荡漾,波光粼粼,放佛无数的银片在闪闪光,长长的月光倒映更是随着微波舞动,静谧、美好、平和中透着一股和谐气息,令人安定。

    海面上,冲锋舟里,罗铮的心却安定不下来,也没心情留意这美好的景致,目光锐利的锁定了越来越近的竹筏,竹筏上站立的忍者浑身散着冰寒气息让罗铮脸色凝重无比,来的个个都不简单啊,应该都是战斗人员。

    让罗铮好奇的是这些人都没有开枪,是自恃实力?还是见自己没开枪打算冲上来抓活的?罗铮寻思着,缓缓拔出了倭刀,玄黑的刀身在月光下射出一抹骇人的杀意,罗铮长刀指向前方,出了挑战。

    竹筏上的忍者们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纷纷拔出了倭刀,长刀指向天空,一动不动了,整齐划一,庄严肃穆,仿佛在举行某种战斗前的仪式,一个森寒的杀意朝罗铮笼罩过去,带着滚滚战意。

    罗铮不屑的冷哼一声,挽了个刀花,扑面而来的杀意仿佛被打碎了一般,顿时消散在茫茫大海夜空中,眼看着冲锋舟就要和竹筏撞上,罗铮长身而起,一个箭步冲上去,脚下用力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在夜空中翻转一圈,大鸟一般扑向竹筏上的忍者们,杀气如虹。

    竹筏是忍者们花费了半个小时左右扎成的,看上去很牢固,也够宽大,站着十几名忍者都没事一般,很是平稳,罗铮选择了到木筏上和敌人战斗,只要绞杀在一起,敌人的枪就挥不出作用,自己就还有一丝胜算。

    既然避无可避,那就战吧。罗铮抢先起了攻击,忍者们仿佛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并没有一拥而上,而是散开了些,在木筏中间形成一个小空间,大家围着木筏四周站立,任凭罗铮降落下来,没有人动手。

    罗铮惊疑的看着这些忍者,刚才人在空中,无从借力,如果忍者们奋力反击,自己恐怕就九死无生了,难道忍者们想决斗不成?还是别有所图?罗铮握紧了倭刀冷冷的注视着周围忍者,现大家都没有携带枪械,不有暗自松了口气,真是一群传统的忍者啊,对倭刀有着骨子里的钟爱,不喜用枪,现代忍者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什么现代化、高科技武器都用到了极致。

    这时,一名忍者越众而出,冷冷的注视着罗铮,看不到模样,罗铮也恢复了忍者打扮,冷冷的盯着对方不语,这名忍者上前一步,倭刀斜指地面,冷冷的看着罗铮沉声问道:“忍者?”

    罗铮一听对方用的是倭语,也不想暴露自己,正准备承认,没想到对方继续说道:“既然是忍者,为何和我们作对?为何救别国人?说。”

    “你算什么东西?”罗铮不屑的用倭语说道。

    “你是国内来的吧?根据忍者协议,国内的忍者不得干涉我们的一切事务,我们也不回国进行任何活动,你触犯了协议,说,哪个家族派你来的?”对方冷冷的看着罗铮喝问道,一股庞大的杀气爆出来。

    罗铮听得出来,对方年轻应该在五十岁左右,应该是这里所有人的头目,不由打定主意,一会儿先抓住他再说,听到对方的质问不由惊疑起来,难怪对方刚才不抢先动手,原来是想摸底,不由灵机一动,沉声说道:“石井家族。”

    对方听到石井家族不由愣了一下,惊疑的打量着罗铮,一边沉声说道:“石井家族已经灭族,并驱逐出了倭国和忍者协会,难怪你会来这里,是为钱吧?看在都是忍者的份上,看在石井家族被驱逐的份上,只要你把人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马,你应该知道,国内的忍者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也应该知道我们也是放逐家族,你我都一样被遗弃,没必要战斗。”

    罗铮听到这已经可以肯定这些人是三大被放逐的忍者家族之一,之前只是猜测,这个现让罗铮心动起来,冷冷的看着对方快思索着,忽然灵机一动,沉声说道:“就这么回去可无法交差,我需要个理由,你为什么抓他们?”

    “我是刺客,拿钱办事,你呢?杀手,雇佣?”对方冷冷的反问道。

    刺客和杀手没什么区别,不同时代的不同称呼罢了,是人类历史上一种特殊的职业,常由于政治、私怨等原因,负责对某个目标实施谋杀或暗杀,或受人指使,或处于私恨,或为钱财名声,或为国家人民,等等,不一而足。

    “拿钱办事?”罗铮惊疑的暗道,死死盯着对方,希望从对方眼睛里看出些什么,然而,对方目光冷峻,看不出其他表情,也不知道这番话有几分真伪,如果真是拿钱办事,那这些人就不是黑暗教会的人,只是雇佣而已,如果对方撒谎,则说明这些人已经陷进区很深,不愿意被外界知道另一个身份。

    “你有一分钟时间考虑。”对方冷冷的催问道。

    “如果我不呢?”罗铮沉声反问道,并不像错过继续试探的好机会。

    和黑暗教会打交道不是一两天了,但每次都没有什么线索,这次机会难得,罗铮想刺探出更多的消息,然而,对方口风很紧,冷冷的盯着罗铮不语,放佛在等待时间过去,手上的倭刀却紧了几分,罗铮冷哼一声,也握紧了倭刀,摆出一副誓不罢休的架势沉声说道:“我说过,不能空手而回,这是我的信条,想要我放弃,就必须给够理由。”

    “你可以选择战,或者走。”对方冷冷的说道,也不退让。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听说三大放逐家族继承了忍者的真正绝学,比国内的强太多,一直没机会领教,不如让我领教领教吧。”罗铮见谈不拢,干脆开打,时间拖的越久对自己越有利。

    “你激怒了我,这里所有人随便你挑,只要你能赢一场,我依然饶你不死,冰冷的水牢适合你,谁让咱们都是被放逐的家族。”对方冷冷的说道,眼睛里闪烁着凶光,全身更是爆出一股冰寒的杀气,放佛受到了莫大的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