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919章:雪原狼退
    战场上,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不动声色潜入小镇,收买了大批冒险者随行,如果不是山坳一战打的够狠,拿到了黑色东西,根本不可能成功渗透到冰山,早被雪原狼现并报告给了冰山上的人,那么一来,冰山上不可能不设防,不可能不警戒,而这一切都是罗铮凭借自己的实力打出来的。天籁小说

    用实力打出了运气,所以说,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这话很有道理,当然,罗铮的运气确实不错,临行前带了一把非金属陶刀,并成功混过海关来到这里,也多亏了这把特制的陶刀,才顺利挖开冰层破坏了通道线路,才冒名顶替渗透进来,虽然沿途碰到很多人,大家也现了罗铮的存在,但没有人想到有人能成功渗透雪原狼驻守的区域,也没想到有人找到了冰山并进来。

    这一路过来多艰辛,但也算运气不错,罗铮欣喜的看看四周,迅朝一个有声音的房间快步走去,时间紧迫,敌人随时都会现尸体进来,特别是那两个上去吃宵夜的人,一会儿肯定会下来,是最大的隐患,耽搁不起。

    罗铮脚步轻盈的来到房间门口,用手指头沾了点口水戳破窗户纸,窗户纸被口水沾湿后没有出一点声响就破了,罗铮透过小孔一看,里面是忍者,正在打牌赌钱,压抑着声音,放佛害怕被人现一般。

    房间很大,看上去像修理车间,架子上摆放着许多工具,罗铮估摸着是游艇之类的修理车间,开阔处还停着一架直升机,已经被拆卸了一部分,显然已经坏了,在这里报修,罗铮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直升机,想起之前在海岸上还看到过运输直升机接人离开的情景不有释然。

    修理车间没有要找的人,罗铮垫着脚快离开,一口气查开了五间房屋,两间杂物室,三间居室,罗铮不泄气的继续寻找,刚经过一间黑着灯的房间窗口,忽然听到里面有痛苦的咳嗽声,不有一惊。

    这里是忍者的基地,如果生病,应该去看医生,躺病房,而不是在这种不开灯的昏暗房间里,这不符合常理,罗铮猛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激动起来,迅来到门口,轻轻一推,门被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房子中间一个碳炉,铁皮盒子做成的,非常简陋,里面的炭火快要熄灭,上面摆放着各种烙铁刑具,借着炭火微弱的亮光,罗铮看到房子里有一些竖起的钢架,钢架上绑着一些人,房梁上也用绳索掉着一些人,罗铮一惊,旋即狂喜,一个闪身进入里屋,快来到一个人跟前。

    房间里光线太暗了,根本看不清,罗铮看到旁边有一块油腻的毛巾,不知道干嘛用的,果断的将毛巾丢进碳炉内,在炭火高温作用下,毛巾很快燃烧起来,房间里一下子亮堂了许多,借着亮光,罗铮看到绑着的人正是智囊他们,顿时大喜,快步上前问道:“智囊,杰克森,唐恬恬,刘青青,快醒来?”

    房间里关押的正是智囊等人,一个个受伤不轻,正处于昏迷之中,隐隐听到喊声,大家慢慢睁开了眼睛,待看到来人完全不认识后,又闭上了眼睛,罗铮一怔,看着大家快说道:“兄弟们,是我啊,来救你们了。”

    说着,罗铮冲到智囊跟前,用陶刀唰唰记下,割断了捆绑在智囊身上的绳索,扶着智囊坐下,又冲到了杰克森跟前,大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睁开眼却看不到面孔,脸被包裹住了,都疑惑起来,惊讶不已。

    智囊最先反应过来,不确定的说道:“头儿,是你?”

    “除了我还能有谁能够找到你?”罗铮有些得意的说道。

    “太好了,头儿来救我们了,都打起精神来。”智囊这次听的分明,人的相貌可以变,但声音不可能变,智囊大喜,强打着精神起来,去个其他人松绑,忍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喜欢冷兵器,喜欢古老的方式,如果用手铐之类的捆绑住大家,那就麻烦了。

    大家都反应过来,欣喜不已,罗铮趁着这一会儿工夫已经解开了杰克森、唐恬恬和刘青青,刘青青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罗铮,不知道罗铮是怎么进来的,但看到罗铮忍者打扮,也猜到了个大概,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快,相互帮忙,时间不多了。”罗铮见刘青青身体还算完好,没有受伤的样子,只是有些虚弱,估摸着是智囊他们特别保护了,讲陶刀塞到刘青青手里,一边叮嘱道,顺手拔出了倭刀。

    唰唰唰——几刀,几条垂下来的绳索被砍断,捆绑着的人得到自由,马上有人上去帮忙解开绑在手脚上的绳索,罗铮做完这一切后冲到了门口,警惕的看着外面,没多久,大家相互搀扶着出来。

    此地不宜久留,更不是攀谈的时候,所有人不吭气,紧紧盯着罗铮,满脸惊喜之色,寻思着以罗铮的精明和谨慎,肯定有完美的后撤计划,否则不会到这里来,然后,罗铮哪有什么撤退计划?

    “大家跟我来,不要出声音。”罗铮压低声音说道,迅走出房间,顺着过道朝前走去,目光锐利的盯着前方,做好了战斗准备。

    其他人都一身本领,虽然重伤未愈,但走路不出声音还是能做到,而且也清楚这个时候该做什么,怎么做,不用罗铮多交代,一个个顺手拿起一件看到东西当武器,比如铁棍之类,紧跟着罗铮往前走去。

    大家走的很小心,蹑手蹑脚,动作不快,但轻盈无声,贴着墙壁走,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那个车间,在前面带路的罗铮弯下腰去,从窗户口穿过,其他人也纷纷弯腰蹲身,从窗户下走过去,免得被你们的人现。

    纸糊的窗户并不严实,有人经过看得见,大家小心的走着,为了避免出声响更是连呼吸都屏住了,有人想咳嗽,马上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死死憋住,脸涨的通红,但硬是没一人出声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