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913章:奋力杀狼
    战场上瞬息万变,存在太多不可控因为和变化,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生什么,就像罗铮制定的营救计划,在小镇时一切都很顺利,用钻石聚集了一大帮人帮忙,最后也因为钻石引来黑吃黑,功亏一篑,计划失败。』罗铮想了好一会儿不得要领,困意渐渐上来,马上改用家传呼吸之法,渐渐入定,进入一种空灵的睡眠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既能很好的休息,又能现危险后第一时间醒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当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时,罗铮就醒来了,丢了两只凝冻的雪原狼给大狗当早餐,自己也吃了些干冷的肉干,喝了几口冷冽的水,感觉整个内脏都要被冻住了一般,罗铮看看周围散着寒气的冰山,无奈的苦笑一声,随便吃了些食物保持体力后继续赶路。

    一路上,罗铮遇到了三五成群的雪原狼,这些雪原狼一开始还凶狠的扑杀上来,但冲到一定距离后停下来,疑惑的看着罗铮,或许觉得不认识吧,但还是纷纷掉头离开,这一幕让罗铮暗自送了口气,在援军没有赶到之前罗铮不想节外生枝,催促大狗不断赶路,直到半夜时分才找了个避风处休息。

    第二天中午时分,正在峡谷里赶路的罗铮忽然感觉视野一空,前面出现了平地,地面是皑皑冰雪,后后一层,更远处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出,周围也是白茫茫一片,冰雪反射着日光,天地放佛都只剩下白色。

    “平地到了?!”罗铮吐了口浊气,马上让大狗们加,并慢慢停下来,左右看看,现一条小山坳适合藏身,马上驱赶出雪橇车过去,山坳并不大,在两条山坡中间,倒也适合避风,罗铮停下了雪橇车,拿起武器警惕的观察起四周来。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寒风猛烈刮过,呼呼风声穿过各种奇形怪状冰山,形成诡异的啸音,放佛无数鬼哭狼嚎,令人头皮麻,但这两天罗铮已经听的麻木,跳下雪橇车来,继续打量着周围山地形貌。

    两侧斜坡和地面构成大约三十度角,并不算陡峭,但斜坡上全是没有融化的寒冰,冰层看上去很厚,也很坚硬,罗铮尝试着用力蹬了一脚,冰层纹丝不动,罗铮顺着斜坡上去,来到一个冰山上。

    冰山高出地面大约一百米左右,居高望远,周围全是皑皑冰山,来时那长长的峡谷看不到尽头,除了冰雪,目之所及看不到任何有生命的其他颜色,这是一个冰雪的世界,也是一个不利于人类生存的残酷世界。

    罗铮感慨了一句,藏在一块凸起的冰锥后面打开了信号器,前面就是平地,再徒步走一天就到目的地了,不能乱来,不一会儿,信号器连接卫星,蓝雪关切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是我,你怎样?”

    “我很好,援军怎样?”罗铮赶紧说道。

    “援军还需要两天才能到达。”蓝雪有些无奈的说道。

    罗铮知道两天已经算快的了,这里毕竟荒芜一片,交通工具非常不利,走空中需要协调好些国家,否则禁止通行,协调需要时间,反恐联盟成员国还好办,建交的友邦也好办,遇到敌对国就不得不绕行,这都需要时间,罗铮听出了蓝雪的歉意,安慰道:“已经算快了,两天时间等得起,山雕他们怎样?”

    “雪豹带队今晚空降过去,一切安排就绪,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段时间山雕以防御为主,偶尔反击一下,局面在可控范围内。”蓝雪赶紧说道。

    “那就好。”罗铮松了口气,等雪豹一到,兵强马壮,山雕肯定会主动反击,到时候战斗就会升级,就会扩大,就能完全吸引黑暗教会的注意力,就会抽调更多人马赶去帮忙,自己的机会就来了,想到这罗铮笑道:“但愿这次能顺利救出智囊,家里一切可好。”

    “家里都好着呢,你放心吧,有我。”蓝雪笑道。

    “嗯,有你在,我很放心,就是辛苦你了。”罗铮深情的说道。

    “辛苦点无所谓,比你冒险轻松多了,你自己小心点。”蓝雪关切的叮嘱道。

    两人聊了一会儿贴心话才结束通话,罗铮温柔的眼神渐渐变得锐利起来,死死盯着四周观察着,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周围没有任何异常,罗铮才相信自己应该还没暴露,没有敌人尾随跟踪,匆匆下了山坳,从雪橇车上拿起了倭刀绑在后背,将子弹链跨在肩膀上,又拿起一件白色皮肤绑在身上。

    白色披风不知道是谁留下的,山坳和雪原狼一战,罗铮见野牛等人打扫战场时找到了这件披风,就留下来备用了,周围都是白色冰雪,披着白色皮肤便于伪装,罗铮端起了轻机枪,检查了一下弹夹,再把机枪拆卸下来维护一下。

    援军还有两天才到,罗铮不愿意在这里干等,决定先摸上去侦查一下,保养好武器,罗铮又将装着干粮的包裹和水壶绑在身上,只留下雪橇车在山坳,独自一人朝外面走去,步伐坚定,目光锐利。

    救人如救火,耽误不起。一旦智囊等人被忍者转移走,到时候再救就无从寻找了,这会儿大家打仗正忙,大批忍者也被山雕拖在战场,应该还顾不上转移,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哪怕机会率很低。

    罗铮大步走出峡谷,来到了平地,平地满是厚厚的冰层,看不出下面是大6还是海水,周围白茫茫一片,冰层射着阳光,出刺目的色彩,这样的环境下呆久了很容易得雪盲症,眼睛坏掉,罗铮戴着护目镜好一些,警惕的边走边观察。

    冰层上浅浅的一层冰沫子被踩的碎裂,留下了微小的印记,但风一吹就什么都不见了,罗铮且行且远,地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起风了,寒风呼呼而过,吹的人都有些站不稳,罗铮抬头一看,天空变得阴沉起来,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来了。

    “要下雪吗?”罗铮惊疑的看着浅灰色天空沉思起来,目含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