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903章:接机脱身
    背叛无疑是毁灭性的,不知道什么缘故,背叛者从后面突然偷袭,不仅残害了野牛的大部分兄弟,更是让好不容易掰过来的形势瞬间逆转,被罗铮吸引上来的雪原狼恢复了些理智,四散躲避,眼看就要到手的胜利全没了,罗铮冒着九死一生和雪原狼近战的成果全没了。

    形势变得愈危机起来,躲在冰堆上的罗铮竖而听着出口处激烈的枪声,看一眼周围虎视眈眈的雪原狼,脸色铁青,全身更是散着冰寒的杀气,旁边野牛焦急的催促起来,愤怒的嚷着要报仇,但罗铮依然没动。

    隐隐中,罗铮感觉这件事很不简单,那些忽然反对,从背后偷袭的人身份绝对可疑,自己暴露了吗?还是他们受人指使?罗铮犹豫起来,看向野牛沉声说道:“那些背叛者你熟悉吗?”

    “熟悉,怎么不熟悉,他们就是化成灰也认得出来。”野牛怒火冲天的吼道,见罗铮蹙眉沉思着什么,忽然内心一动,恢复了些理智,恨恨的解释道:“他们野狗狩猎队,只要谁给骨头就听谁的,没有原则和底线,什么活都敢接,只要给得起钱,我寻思着他们为钱而活,跟着你出来一趟肯定也能赚不少,不会乱来,没想到他们还是疯了,一定是有人背后出高价指使。”

    “背后指使吗?”罗铮沉思起来,会是谁呢?酒吧?还是那些忍者知道自己来了?亦或者还有第三方势力?

    “老板,怎么办?不能再等了。”野牛沉声说道。

    “你们确定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罗铮沉声反问道。

    “知道,了不起一死,兄弟们早就预着了,这个仇必须报。”野牛沉声说道。

    罗铮看看其他人,一个个杀气腾腾,怒目圆瞪,罗铮知道无法劝解,也理解大家的心情,换成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报仇雪恨,人活着总有自己坚守的东西,当即不在犹豫,沉声说道:“三角攻击阵型,我冲杀在前,你们一分为二,开火的在外面,不开火的在阵型中间,外面的人弹夹打空后里面的人上去顶替,如此反复,紧随我往前冲,无论生什么事都不许停下或者散开。”

    “没问题。”野牛想了想,觉得可行,满口答应下来。

    罗铮将枪还给了野牛,握着倭刀起身来,冷冷的看了眼隐身周围的雪原狼,喝道:“那就随我战吧,了不起一死,杀!”大踏步朝前冲去。

    “杀——”所有人怒吼着冲下冰堆,紧随罗铮身后,来到冰堆下面后迅结成三角阵型,五人在外面,呈三角形分布,另外五人在三角形里面迅给空弹夹压制单,做着战斗前的准备,一起跟着罗铮朝前移动过去。

    “嗷——”也不知道哪只雪原狼怒吼一声,周围潜伏的雪原狼再次躁动起来,出了低沉的嘶吼,很快,一道道白色影子从周围灰蒙蒙的夜空中冲杀上来,张开了血盆大口,尖锐的獠牙在月光下散着寒光。

    “来吧——”罗铮怒吼着,死死盯着扑上来的一道道白影,全身绷紧,单手握着倭刀,另一手握紧了那把陶刀,陶刀的锋利程度并不比倭刀差,近战时用来开膛剖独正合适,对于罗铮而言,任何武器都能挥出致命的威胁。

    “嗖嗖——”两道白影在前面闪动,转眼又消失,鬼魅一般,但破空声清晰可辨,罗铮再次用家传呼吸之法调整好状态,进入一种空灵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周围一切仿佛安静下来,一切声响清晰可辨,很是奇妙。

    “唰——”罗铮手上的倭刀动了,朝一边的虚空闪电般劈砍过去,仿佛一道黑色闪电,这道闪电往下砍的时候,正好一道白色影子冲过来,挡在了黑色闪电前面,黑色闪电狠狠的劈砍下去,将白色影子砍成两段,鲜血和内脏狂洒出来。

    “嗷——”一只雪原狼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声音瞬间传出去很远,引来更多雪原狼的嗷嗷怪叫声。

    野牛等人见罗铮居然能够提前判断雪原狼的攻击方向和位置,并以更快的度砍死雪原狼,顿时大喜,兴奋的怒吼起来,泄着心中的仇恨,目光如炬,死死盯着四周,周围夜色朦胧,哪里有雪原狼的影子,远处却满是雪原狼狂躁的嗷叫声,隐隐有一些白色影子闪动,可惜无法锁定。

    “该死的,这些畜生度太快了,看都看不清。”野牛愤怒的吼道:“老板,有什么办法?”

    “啊——”忽然,一声惨叫声响起,大家纷纷回头一看,三角队形后面的一名兄弟被野狼压住了大腿,并被拖着快离开,地上满是血迹。

    罗铮也看到了这一幕,眉头紧蹙,这些雪原狼对自己来说不算太快,能捕捉到路线,但对于野牛等人来说快的难以想象,根本无法反击,这么下去所有人都会被雪原狼冲上来咬死。

    “哒哒哒——”那名被雪原狼咬住了大腿的人倒也凶悍,没有呼救,而是迅调转枪口,对着雪原狼猛烈开火扫射起来,直接将对方达成了筛子,但鲜血让周围更多雪原狼疯狂、暴躁,嗷嗷叫着扑上来。

    救已经来不及了,大家只看到一道道白色影子闪烁,根本看不清狼的具体位置和身体,脸色大变,野牛更是怒吼着冲上去,试图营救,枪口更是瞄准前方猛烈开火,可惜雪原狼度太快,根本打不中。

    “兄弟们,报仇——”一个不甘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战意怒吼起来。

    “轰——”的一声,手雷炸了,无数扑上去的雪原狼被炸的倒飞出去,鲜血狂洒,这人知道自己活不成了,果断的引爆了身上仅剩的一枚手雷,选择了和雪原狼同归于尽,死的壮烈。

    “兄弟——啊!哒哒哒!”野牛怒吼着,扫射着,眼睛里放佛在流血,恨不能替自己兄弟去死,愧疚、悔恨、愤怒和不甘涌上来,脸部肌肉挤成一团,变得狰狞、可怕,滚烫的泪水滑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