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89章:边陲小镇
    光线昏暗的放家里,彼得睁开眼来,迷迷糊糊中,忽然感觉到了身上的异常,大惊,看到旁边站着一个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头皮一炸,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张开嘴就喊,可惜嘴被臭袜子堵死,只能出呜呜声响,彼得马上意识到出事了,待看清楚来人模样后更是脸色惨白,但停止了挣扎,死死盯着罗铮不语。

    “有意思,看来你认识我?”罗铮冷冷的低声问道。

    彼得沉默不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罗铮,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罗铮不疾不徐的低声说道:“咱们谈谈?当然,你可以拒绝,拒绝的后果很严重,还是谈谈吧,说不定我心软,饶你一命,你说呢?想谈就眨两下眼睛。”说着,陶刀放在了对方劲动脉上,刃口冰冷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然后,彼得并没有动,而是继续圆瞪着眼睛锁定罗铮,眼眸中满是紧张和愤怒,罗铮遗憾的说道:“既然你不想谈,那就不谈了,你安心上路吧。”说着就要动手,非常时期,又是险要之地,来不得半点仁慈。

    这时,彼得感觉到了罗铮没有任何犹豫的杀意,大惊,拼命眨眼,正准备动手的罗铮赶紧收住手,不确定的看着对方问道:“想谈?”见对方拼命眨眼,便冷声继续说道:“那就谈谈,规矩不用我说吧?你只有一次机会,不要尝试呼救,因为那样救不了你,懂吗?”

    对方赶紧拼命眨眼,一脸紧张之色,但罗铮没有放松警惕,这些人都不简单,很善于伪装自己,压在对方劲动脉的陶刀紧了几分,这才用另一只手扯掉了臭袜子,虎目如炬,死死盯着对方,只要对方有呼救的嫌疑马上动手,非常时期,只能用非常手段,大意不得。

    彼得大口喘着粗气,脸色很难看,眼睛死死锁定罗铮,充满了愤怒和不甘,罗铮不屑的冷哼一声,转动对方脑袋看了一下后脖颈,果然有一个忍者标志,当即冷冷的说道:“忍者?”

    “你怎么知道?”对方冷冷的说道。

    “这个答应我很不满意,接下来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即可。”罗铮冷冷的说道:“第一个问题,被炸死的服务员和女人为什么攻击我?”

    “不知道。”彼得毫不迟疑的回答道,见罗铮眉头一挑,按在劲动脉的刀紧了几分,大惊,赶紧解释道:“真不知道,不是我安排的,他们是一对情人,或许觉得你身上有许多钻石,所以想谋财害命,这事跟我无关。”

    “谋财害命?”罗铮眉头紧蹙,对这个理由并不认可,但仔细一想也有几分道理,如果这里的忍者真的认出自己身份,绝对会铺天盖地的追杀,而不是现在好久好住招待,私人行为也算一个解释,但罗铮并不完全相信这个解释,冷冷的继续问道:“刚才为什么安排人监视我的住所?”

    “担心有人对你不利啊,我们可承受不起再一次爆炸,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不得不安排人在院子里蹲守。”彼得赶紧解释道。

    “保护?”罗铮不屑的冷笑起来,这个理由很冠冕堂皇,但罗铮不会相信,冷冷的盯着对方继续问道:“你们是忍者,隶属于圣山吧?”

    “你到底是谁?”对方脸色大变,沉声反问道。

    罗铮一听,笑了,对方的反问足以证明自己的猜测没错,当即继续说道:“我是谁不重要,前些天你们在圣山附近的冰原上绑架了一批人,一共十四人,那些人关押在哪里?你们是怎么现他们的?”

    “来人啊——”忽然,彼得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就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野兽在呐喊,脸色涨的通红,眼睛里更是透着一股视死如归的绝然。

    忽然变故让罗铮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家伙宁死不招,大怒,手上陶刀用力一划,将对方大半脖子割开,凄厉的呼喊声戛然而止,就像被掐断了脖子的打鸣公鸡,房间里恢复寂静,只有鲜血顺着伤口汩汩外冒。

    杀了彼得后罗铮拿起两个箱子转身就跑,冲到了二楼阳台,直接跳了下去,落地后一个翻滚隐入黑暗处,顺着暗影继续狂奔,黑暗中的幽灵一般,一口气冲出去好几十米,就听到无数人朝二楼方向冲去,回头一看,现很多人提着灯笼,脚步冲冲,身体微蹲,半侧,正是标准的忍者虚步。

    罗铮来不及细看,快朝自己住的房间冲去,沿途没碰到任何人,罗铮顺利的来到房间,从洞口钻进去,将两个箱子丢在地上,拿起碎裂的泥土往洞口堆,虽然无法恢复原样,但洞口小了很多,不到跟前难以现。

    泥土已经松垮,洞口只堵塞一半,罗铮抽出床单来,将泥土全部放到床单上包裹起来,床单被泥土弄脏,看不出原来的白色,罗铮将包裹着泥土的床单塞进了剩下的洞口内,虽然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但这么一来,更不容易被现了。

    做好这一切,罗铮听到外面人声鼎沸起来,没有在意,一屁股坐在床上思考起刚才的事情来,从彼得的回答来看,被炸死的服务员和女刺客真是个人所为,意图谋财害命,男的担心打不过,又想就女的,所以绑着炸弹进来,但仔细一想,罗铮又觉得这事充满了蹊跷。

    想了好一会儿,不得要领,罗铮干脆将事情放下,今晚的行动起码有一件事可以证明,那就是自己并没有暴露,否则不可能还能如此安生,只是,彼得宁死也不肯招认智囊他们的事情,只有一种解释,他在害怕。

    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的?是忍者内部的惩罚制度?还是别的?罗铮想不明白,但从对方反抗来看,起码知道智囊这件事,换言之,智囊的暴露恐怕和这家酒吧有关,还有太多的谜未解,罗铮无奈的叹息一声,来到窗前。

    这时,大批工作人员提着灯笼急匆匆跑来,手里拿着枪,罗铮大惊,难道是自己暴露了,酒吧来赶尽杀绝?还是说只是怀疑,过来查看的?还有,什么人能如此快组织人手过来?难道这酒吧还有级别比经理更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