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77章 :游轮沉没
    三天后的黄昏时分,北冰洋外围一个偏僻小镇上。

    小镇看似破败,房屋简陋,建筑都是泥土为墙,屋顶用粘土和杂草混合修建而成,平顶,都只有一层高,但居住着一千多户,因为毗邻冰原的缘故,这里成为无数冒险家休息,补寄的集中地,许多冒险家来到这里修正一下,第二天才进入冰原狩猎,冰原上海豹,海狮等动物,异常珍贵。

    小镇中心是一排排饭馆和酒吧,一些打扮妖艳的人在门口吆喝着生意,一派繁荣景象,这个小镇距离其他城镇有上千公里,可谓千里荒芜,原本只有几户渔民,靠打渔为生,随着冒险家的不断涌入,渐渐展成了今天的规模,倒也难得。

    饭馆和酒吧坐满了客人,正放肆的喝酒聊天,说着一些暧昧的话题,时不时引起一番大笑,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这里的人穿戴臃肿,带着防风帽子,一个个带着枪,却没人慌乱,就好像本该如此一般,就连服务员都见怪不怪了。

    因为小镇是所有冒险家的休憩地,在抢夺猎物的时候难免会闹出纠纷,这些纠纷慢慢积累下来肯定不浅,就有了一个不成为的规矩,谁也不许在这里闹事,否则就是所有人的公敌,毕竟将这个小镇毁了对大家都不好,再大的仇怨都留到冰原上解决,看谁不顺眼都得忍着。

    喧闹的吆喝声,骂咧声传出去很远,但秩序井然,没人闹事,哪怕喝醉了酒也会被同伴扶着离开,生怕被商家组成的维持队伍盯上,得不偿失。街道上听着许多雪橇车,雪橇车旁趴着许多拉车的大狗,正眼神不善的盯着四周,放佛怕有人动雪橇车一般。

    忽然,许多大狗站起来,嘴里出低沉的呜咽声,冰冷的眼眸锁定了前方缓缓走来的一个人,这个人戴着皮毛,高耸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穿着厚厚的大风衣,大风衣笔挺,一看就是高档货色,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商人的精明和儒雅。

    这样看上去很斯文的人和周围粗鄙的汉子格格不入,大狗们呲着牙低吼着,全身绷劲,身体微蹲,一副要进攻的架势,但来人走进了些后瞪了这些人大狗一眼,一股无形的杀气爆出来,有如实质一般朝大狗笼罩过去。

    一个看上去很儒雅的商人身上居然有那么浓烈的杀气?能将这些凶残的大狗吓住,这股杀气得多犀利?需要多少人的生命才能养成?大狗们对危险异常敏感,惊恐的连连后退几步,趴在地上低声呜咽起来,就连头都趴在地上不敢抬起,眼神中流露出对来人的忌惮。

    来人身上的杀气一闪而没,不再看这些大狗,而是信步朝前继续走去,经过这些大狗身边时,所有大狗都不敢吭气,摇着尾巴一副讨好的样子,直到来人过去,所有大狗才转头身子看着来人离开的背影,低声呜咽起来,放佛在交流着什么,但没有一条狗敢再呲牙咆哮。

    这一切生的太快,周围没人留意到这一幕,来人走到小镇最大的酒吧门口,抬头看了眼门牌,正好有人出来迎接,便跟着对方大踏步进去,酒吧大厅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冒险者,三五成群的喝酒聊天,看到来人都愣了一下,不做声了。

    敢来这里冒险的个个都是胆大包天的主,手上沾着不少人的血,抢夺猎物留下的,好些个心狠手辣,但无一例外,都是粗鄙打扮,和土匪差不多,像来人这样打扮的人很少见,但只要一出现,就会成为许多人讨好的对象,无他,每次出现的都是收购猎物或者下订单的老板。

    酒吧里的所有人都讲来人当成了来这里下单的老板,普通订单不会亲自过来,随便找个熟人走就好了,只有大订单,而且要的急,才会亲自来小镇,这些都成了大家熟知的不成文经验。

    服务员熟练的张罗来人坐下,来人却直奔靠窗的一个小桌坐下,熟练的要了杯啤酒,一副常客模样,看得周围冒险者一怔,都收起了轻视之心,以往不凡外行来这里亲自收购猎物,但都被当成冤大头给宰了,冒险者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低声交流起什么来。

    来人对周围冒险者视而不见,品了一口服务员端来的啤酒,见服务员没有走,熟练的摸出一张钞票递上去当小费,服务员一看面额不小,顶的上自己一个月薪水,知道遇上了大老板,热情的笑道:“老板,我是本地人后代,从出生就在这里了,没人比我更熟悉这个小镇,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

    “哟,老板,一看您就是有主见,有智慧的人,何必要一个服务员效劳。”一位打扮妖艳的女子凑上来,一脸笑意的说道,笑的脸上的粉底都在抖动,红红的嘴唇看上去就像一朵玫瑰花,黑黑的眼圈,蓝色眼睛,穿着厚厚的棉袄,却戴着一双洁白的手套。

    来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女子,不动声色的端起了啤酒继续喝起来,女子也不气馁,放佛本该如此才对一般,笑吟吟的在对面坐下,摸出一张现钞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识趣的接过钱迅后退,女子这才看着来人笑呵呵的说道:“老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是‘逆天’狩猎队的副队长,你可以叫我血玫瑰,我喜欢玫瑰,特别是沾满了鲜血的玫瑰,妖艳,冷傲,你说呢?”

    “没听过。”来人丝毫不给面子的淡淡说道。

    “哟,老板真是有个性,我们‘逆天’狩猎队可是有着上百人的队伍,这次正好全来了,可以说,这个小镇上的狩猎队不少,规模比我们大的也不少,但上百人全部来到小镇的恐怕只有我们了,而且,我们队员全部都是军人出身,怎么样?有没有合作的可能?”叫血玫瑰的人笑呵呵的说道,并不介意来人的冷傲。

    “就凭你们恐怕不行。”来人淡淡的轻声说道,一脸不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