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51章:临机决断
    烈日当空,山风呼呼,山岗上埋伏着一支队伍,正好奇的看着下方山谷厮杀的两伙人,队伍中,一名身穿迷彩作战服的男子忽然放下望远镜,满脸惊喜的愣住了,一行虎泪滚落下来,喃喃的说道:“无回刀法,是无回刀法,是他,一定是他,两个多月了,终于找到你了,哈哈哈!”忽然,这名男子自肺腑的大笑起来,朝下面山谷狂冲过去,拔出了一把长刀,猛虎一般。

    周围埋伏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大惊,也纷纷跟着冲杀下去,足有两百人左右,一个个都端着枪,队伍中好些人装备很精良,作战服、防弹盔,作战靴,手上拿着主武器,腰上陪着一把手枪当副武器,更奇怪的是这些人都背着一把长刀。

    山谷里,男子正和强盗们沙成一团,开山刀上下翻飞,出手无回,角度更是刁钻很辣,每一刀都能放倒一名强盗,身边躺满了尸体,但更多强盗杀红了眼,嗷嗷怪叫着冲杀上来,一副亡命的打法,将男子团团围住不放。

    山腰上忽然响起的喊杀声让山谷厮杀成一团的人大吃一惊,双方战斗放缓了些,纷纷抬头望去,现山腰密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许多武装部队,更要命的是这些人全部装备了自动火器,而不是大家熟悉的冷兵器,强盗们不知道来者是敌是友,脸色大变,士气低落起来,萌生了退意。

    正在厮杀的男子也不清楚来者是敌是友,但没有退却,而是继续厮杀着眼前的强盗们,出手依然凶悍,那些正用弓箭对射的人也搞不清情况,慌乱起来,也不知道谁呐喊了一句,所有强盗一窝蜂后撤起来,动作很快,没人去管地上受伤同伴的呼救,哦哦怪叫着,放佛受惊的兔子

    然而,从山腰上冲下来的人并没有放过这伙强盗的意思,对着四散逃窜的强盗猛烈开火,追杀上去,看得叫“落”的男子惊疑不已,站在原地没有动,冷静的观察着,直到现一名身穿作战服的男子哈哈大笑走来,眉头微蹙,紧紧盯着对方,有些熟悉的感觉,仔细一想,却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兄弟,是你吗?”这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兴奋的跑上来,上下打量着“落”,惊讶的喊道,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急切,更多的是渴望,整个人都激动的抖动起来,目光紧紧看着对方。

    叫“落”的男子惊讶的现自己能听懂对方的语言,不由一怔,也谨慎的打量着对方,熟悉的感觉更清晰了几分,这时,健壮中年男子带着同伴急匆匆跑来,张弓搭箭瞄准了“迷彩服”男子,满脸警惕的围在“落”身边。

    “迷彩服”男子没有在意这些部落勇士,目光紧紧看着满头长,满脸胡须的“落”,那熟悉的气息不会错,那熟悉的身影更不会错,只是,为什么会有迷茫的表情,内心一沉,赶紧问道:“是我,山雕啊,你怎么啦?认不出我来了吗?”

    来的正是山雕,鹰愁崖一战后,山雕将追击敌人的任务交给了徐刚,自己带着蛮牛等人回到了村落,并动当地土著大肆寻找罗铮的下落,然而,两个月过后依然没有下落,直到有一支强盗进攻了村落。

    这支强盗人多势众,但装备太简陋,被打退后隐藏起来,山雕找不到罗铮正憋着一肚子火,一怒之下带队循着痕迹追杀出来,这支土匪太滑,每次都牺牲小部分力量,主力到处乱窜,追了一个星期后来到这片山谷。

    “山雕?”那个叫“落”的男子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仔细一想又什么都不记得了,头疼起来,不由抱紧了脑袋蹲下来,大口喘着粗气,忽然大叫一声,丢下开山刀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生什么事了?”山雕看到这一幕惊慌的喊道,就要冲上去,但健壮中年男子等人用弓箭瞄准了山雕,满脸杀气,不准山雕靠近。

    山雕惊讶的看着这些人,见这些人并没有恶意,纯粹是出于保护,这时,村落老者冲了上来,山雕大喜,一把拉住老者说道:“快,帮我翻译,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和他在一起?”说着指了指地上抱头的男子。

    老者看了前面的人一眼,赶紧说道:“他们是豹部落,很原始的部落,平时都不和外界往来,这个人就是你要找的?”见山雕满脸急切的点头,赶紧上前起。大声问道:“各位豹部落的兄弟,请问你们谁是领队?”

    “我是豹部落的酋长,你是?”健壮中年男子出列后惊讶的看着老者问道。

    “我是四水河下游村落的族长,这个人怎么和你们在一起?”老者追问道。

    “这是我们的事,你们想干什么?”健壮中年男子反问道,带着几分警惕。

    “这个人和他是兄弟,他们已经在这里找了两个多月,并打败了恶魔部落,为我们大山赢得了和平,是整个大山部落的恩人,想必你们听说过这事吧?”老者沉声解释道,脸上带着几分不满。

    “这事听说过,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中年男子反问道。

    老者不满的指着山雕说道:“和你们确实无关,但刚才那伙强盗是恶魔部落的残余,现在我们帮你们打败了他们,按照大山的规矩,我们是你们的贵客,另外,他们是兄弟,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你说有没有关系?”

    “如何证明?”健壮中年男子沉声追问道。

    “没看到他们说着一样的语言吗?还有,他到底怎么了?”老者追问道。

    健壮中年男子或许感受到了老者的不满和善意,还有浓浓的着急,想了想,解释道:“我们现他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还剩最后一口气,救回部落后,祭师给他疗伤,外伤好了,但身体被邪崇附体,失去了自我,忘记了过去。”

    “邪崇附体?那就是失忆了?”老者惊讶的看着中年健壮男子反问道,见对方有些疑惑,反应过来,对方不知道失忆这个词,赶紧对身边满脸着急的山雕说道:“老弟,你的朋友是他们救的,但失忆了。”

    “失忆?”山雕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