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45章:形势危急
    两个月后的某天,黄昏时分,茫茫森林放佛披上了一道道金色的霞光,五彩斑斓的树影倒映在一条蜿蜒盘旋的河流中,河面落叶徐徐逐流,缓缓向前,水面时不时冒出几个气泡来,有鱼儿上来拖走了鲜嫩的树叶,打着旋钻进水深处,倏忽见,一只鸟雀从河岸灌木丛钻出来,扑进水中,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在一处河道拐弯处的山坡上,开阔的地面修建了许多房屋,座基是木头,高于地面大约一尺左右,上面是泥土夯实的墙壁,屋顶用茅草和着泥浆而成,看上去还算结实,整座房屋并不高,一道小门进出,门口只挂着一道帘子,用橡胶做成的像布料一样的帘子,看上去很厚重。

    开阔从,一些光着身体的少年在嬉闹,一个个皮肤黝黑,光着头,欢笑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甜美的危险带着与世无争的大自然气息,淳朴、自然、真诚,几个稍微大一点的在练习射箭,也光着膀子,下身围一条橡胶皮当裤子。

    河岸有一棵光秃秃的大树,树上分叉很多,张牙舞爪的伸向天空,倒影在河水中,很快,有小孩爬上了这棵大树,欢笑着爬到树梢后跳下去,落在河水中,溅起一道道水花,小孩们嬉闹着,又迅爬上了河岸,继续爬树跳水,不亦乐乎。

    在大树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静坐着一名身穿迷彩作战服、脚穿作战靴的男子,头长到披肩,留着满脸的络腮胡,邋遢、不修边幅,打扮和周围孩子们格格不入,眼神迷离的看着远方,一眨不眨,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孩走过来,女孩约莫二十岁左右,光着头,身上围着一块橡胶皮当裙子,将胸口和下身重要部位完全遮住,光着脚丫,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手里拿着一串香蕉,笑吟吟在来到男子身边,将香蕉递上去轻声说道:“落,给!”

    男子明显听不懂对方说的话,但能猜到意思,感激的点点头,接过香蕉撕开一个吃起来,三两下吞下一整根,朝女孩点点头,苦笑道:“你听不懂我的话,我听不懂你的话,你说这算什么事啊?”

    女孩浅笑不已,没有接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不动,看向远处美丽的景色,这一刻时间静止了一般,黄昏落日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和周围美丽景色融为一体,静谧,祥和,与世无争。

    好一会儿,一名健壮的中年人急匆匆过来,一身黝黑的皮肤,光着脑袋,健壮的胳膊肌肉隆起,放佛蕴含着恐怖的爆力,更令人恐怖的是对方鼻子两侧分别插着三根细长的竹签,下嘴唇也插着一根稍微粗一点的竹签,看上去像是一支美洲豹的胡须,给人一种强大的威慑感。

    健壮的中年男子快步上来,对女孩喊道:“布塔,他怎样了?”

    女孩摇摇头,无奈的说道:“阿爸,他看上去好像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奇怪了,祭师已经给他做个招魂的法事,驱走了邪魔,怎么还没有恢复记忆,先不管这些了,去做点吃的,你阿爸刚狩猎回来,今天狩猎队猎到几只野羊,咱们家分到一条腿,足够吃几顿了,快去吧。”

    “好的,阿爸。”女孩答应着起身来,依依不舍的看了男子一眼,旋即转身急匆匆去了,蹦蹦跳跳,全身散着无穷的青春活力。

    健壮中年男子坐到男子身边,将弓箭放到一边,看着前方美丽的景色沉声说道:“年轻人,看得出来你心有牵挂,可惜无法交流,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无法帮到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的心不属于这片自然,也不属于我们豹部落。”

    男子尴尬的摇摇头表示听不懂,满脸苦涩的低声自语起来:“我是谁?我来自哪里?为什么会失去以往的所有记忆?”

    “算了,反正你听不懂我的话,我也听不懂你的话,交流纯粹是浪费时间。”健壮中年男子无奈的苦笑一声,拍拍男子肩膀起身来,拿起弓箭朝房屋走去,刚走两步,忽然大声喊叫起来,周围人听到喊叫纷纷冲出了房屋,小孩也停止了跳水、射箭游戏,纷纷冲向房屋内,一副惊慌表情。

    静坐在石头上的男子惊讶的回头看去,现许多男子冲出了木屋,手里拿着弓箭,如临大敌一般,小孩被妇女们大喊着拉进了房屋,健壮的中年男子则大喊着,指挥其他男子朝一个方向冲去,那边树林里惊鸟乱飞,声音嘈杂,显然有人过来,男子惊讶的走上去。

    这时,之前那名叫布塔的女孩冲了上来,大喊着什么,见男子听不懂,着急的冲上来,拉走男子就往房屋跑,脸色焦急,眼神更是充满了惶恐和担忧,放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看似瘦弱娇小,但力气却不小,拉着男子踉跄跟随。

    男子忽然身体一蹲,整个人停下来,任凭女孩怎么用力都拉不动,男子却满脸疑惑起来,对自己这个反应充满了好奇,为什么自己这么大力气?为什么体内有一股热血在翻涌?为什么想冲上去帮忙?

    “落,快跑,恶魔来攻打我们了,小心弓箭射中你。”女孩着急的喊道。

    遗憾的是叫“落”的男子什么都听不懂,任凭女孩如何用力都不动,满脸疑惑的看向前方,密林里果然冲出来许多健壮男子,一个个张弓搭箭起了攻击,健壮的中年男子则带着部落成年男子奋起反抗,但偷袭的人太多,有些挡不住,形势危急起来,男子看看战斗一方,又看看女孩,头刺痛起来,放佛被人用针在扎,痛苦的大叫一声,抱着头蹲下来使劲拍打。

    女孩放佛见多了这种场面,并没有慌,反而满是同情的说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以往的事情?痛苦就先别想了,慢慢来,跟我走吧,有阿爸他们在,恶魔杀不进部落的,但弓箭乱飞,射中了怎么办?”说着用力去拉男子,一边看向战斗的一方,满脸着急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