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30章 :惊人情报
    这段时间来,石井空立功不少,战斗力更是深得大家认可,石井空的忽然消失也让周围其他人一惊,纷纷看向山雕,竖起了耳朵听着耳麦里的动静,一边相互打探起来,好在耳麦里很快传来石井空的回应:“山雕,我留下潜伏,观察敌情,不用担心,最多中午就赶回去汇合。”

    石井空不是纪律部队出身,对纪律的认识并不够,做事有些随心,听到山雕的撤退命令并没有太在意,而是留下来观察,山雕知道石井空也是出于好心,无奈的叮嘱道:“那你小心点,一旦暴露迅撤退。”

    “放心吧。”石井空沉声说道。

    “石井空,你这家伙居然留下了,没点纪律性。”铁雕不满的说道。

    “铁雕大哥,石井空也是好心。”山雕无奈的劝道,免得内部冲突。

    “好心是好心,但军令如山,不能不从。”徐刚也不满的沉声说道:“没出事还好,这要是出事了怎么办,我们是救还是不救?救的话有可能将部队陷入险地,不救岂不是我们猪狗不如?”

    “呃?我┅┅”石井空愣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集体意识还是不够,纪律性不强,有些个人英雄主义了,尴尬的解释道:“两位,我没多想,就是想摸清楚敌人底细,仅此而已,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徐刚和铁雕听石井空说的真诚,而且态度积极,交换了个眼神,徐刚关心的叮嘱道:“我的态度有些过了,别介意,你在什么位置,我让铁雕去帮你,他度快,侦查经验丰富,多个人有个照应。”

    “对,刚才我的态度也不好,你在什么位置,我马上赶去。”铁雕沉声说道。

    山雕见徐刚和铁雕并没有真的生气,堂堂神级兵王,眼高于顶,居然放下架子道歉,难能可贵,感激的看了两人一眼,就听石井空压低声音说道:“我在山坡上的树林里,周围到处都是敌人,别过来了。”

    “什么,你小子跑那里去了?行,有种,小心点。”铁雕有些敬佩的说道,过去山坡树林必须经过训练场,而训练场有三道战壕,强敌把手,想要渗透进去可不容易,就算铁雕自己都没有十足把握。

    山雕听到这也吓了一跳,赶紧叮嘱道:“你小心点,见机行事,我们先撤。”说着看向徐刚、铁雕等人,大家纷纷点头,打着手势带部队冲向山顶去了。

    没多久,大家来到山顶,部队散开休息,山雕安排了部队警戒后来到一片开阔处,叫来了小队长以上军官,大家围坐在一起,里外两圈,交流起刚才的战斗来,过了一会儿,耳麦忽然响起石井空压抑的声音:“山雕,援军恐怕得有上千人,一半留下驻守训练场,另一半布防在训练场后面的山坡工事里,山坡上除了普通战壕等防御工事外,还修建了暗堡,数量不详。”

    “什么,暗堡?”大家通过耳麦听到这个情报都大吃一惊,山雕更是急切的说道:“岂不是山坡地下也被掏空了?”

    上次大家抓到了一名俘虏,对方说了不少关于鹰愁崖的情报,唯独没有提到暗堡,是不知道还是故意隐瞒?大家不由深思起来,看向山雕,脸色凝重无比,山雕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战壕不可怕,因为看得见,而暗堡则不同,根本不知道在哪儿,防不胜防,忽然冒出来用机枪一扫,多少都不够杀。

    “看来,这里的防御工事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石井空,靠你了,这次能活着回去,我请你喝酒。”徐刚沉声说道。

    “对,还有我。”铁雕也沉声说道。

    两人这是变相为刚才的话道歉,不知道什么原因,石井空没有马上回复,大家知道前线侦查非同小可,随时都可能暴露,等了一会儿不见回复,估摸着石井空遇到麻烦了,都保持沉默,不敢开口,免得说话影响了石井空。

    山雕也给周围兄弟们做了噤声的手势,其他人都佩戴了同样的耳麦,彼此说话都能听到,也会影响石井空,时间在等待着慢慢流逝,大家心急如焚,却谁也不敢吭气,甚至连咳嗽都不敢,耐心等待着。

    山风呼呼的吹过,树木哗哗作响,阳光透过树叶空袭洒落下来,落在地上,倒映着树叶影子随风摇晃,斑驳点点,放佛一只只蝴蝶在飞舞,周围寂静一片,有人忍不住咳嗽,赶紧捂紧了嘴跑到远处去了,生怕声音惊扰了身处险境的石井空,这种等待是煎熬。

    过了好一会儿,石井空的声音忽然在耳麦里响起,带着几分压抑:“山雕,现一处地下通道,刚才有近百人从通道里面出来,有当官的,检查了一下周围布防后消失在通道内,但留下了好几十名看上去像圣战士的人。”

    “地下通道?看来,地下通道可以通往山崖内部,然后上到山崖洞穴,这点和上次那名俘虏交代的一样,山坡上的防御火力怎样?”山雕沉声说道。

    “粗略看了一下,有三十挺重机枪,rpg不知道多少,看到了两座防空导弹射架。”石井空压抑的声音再次响起。

    “嘶?”所有人脸色大变,三十挺重机枪是什么概念?集中在山坡上,几乎可以封锁整个峡谷了,加上rpg和防空导弹,这样的战斗力谁人能敌?大家脸色变得愈沉重起来,山雕想到了刚才敌人用rpg阻挡进攻,当时火箭弹好几十枚同时攻击上来,这说明敌人rpg射器也得有好几十具,火力太强大了。

    大家沉声不语,时不时看一眼山雕,山雕也沉默不语,看着前方虚无思索着,假设着如果罗铮在会怎么应对?再努力回忆以往经历过的战斗,现没有同类型的,面对恐怖的火力,数千敌人,还有训练有素的圣战士,这仗怎么打?

    这一刻,山雕感觉肩膀上的压力愈沉重起来,压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但内心的不屈和热血也反弹上来,和这股压力对抗,虎目中闪烁着不甘和战意,看向周围兄弟们沉声说道:“兄弟们,局面不利,形势危急,但必须战斗下去,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责任,都说说吧,接下来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