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15章 :大战开启
    昏暗的树林里,一场精妙的偷袭战结束,吓的周围无数蝉虫噤声,就连枝叶都吓得停止了摇摆一般,周围一片寂静,空气中充满了杀意,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去,吴杰走到一人跟前蹲下,检查一番,拿出绳索将对方捆了个结实。

    这时,徐刚也铁雕也检查了一下各自目标死活,搜身一番,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快步上来,徐刚更是通过耳麦低声说道:“兄弟们,散开了些警戒,以防万一,看来,还有不少残余圣战士没有被杀死。”

    “战果怎样?”不远处急匆匆走来一道人影,老远就喊道,正是周刚。

    “三条杂鱼,干掉了两条,剩下这条也半死不活了,试试看能不能撬出点东西,这些混蛋倒也强硬,不容易开口。”徐刚低声回答道,大家沿途追杀,已经不是第一次抓到圣战士了,但无一例外,全都死硬不开口。

    受伤的圣战士被吴杰三两下弄醒,徐刚上前来,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可惜光线太暗,看不太清,烧火容易暴露,好在大家都戴着战术目镜,徐刚冷冷的打量着目标说道:“好像是个头目吧?啧啧,不容易啊,总算抓到一条大鱼。”

    对方冷漠不语,闭上了眼看都不看徐刚一眼,一副视死如归样子,铁雕笑呵呵的上前来,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笑道:“估计又是一个宁死不招的主,得,咱们也别费时间,直接杀了算,反正也问不出什么东西,再说,咱们也用不着问什么,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徐刚知道铁雕这是在配合唱黑脸,笑道:“也是,不过,这些混蛋害的我很不爽,这样吧,把他吊起来,给他放血,我要看着他慢慢死去,也让他尝尝濒临死亡的滋味,既然是硬汉,承受的时间肯定能长些,可以多看一会儿。”

    淡淡的话语中透着一股冷冽的杀意,令人心寒,被人放血而死是最痛苦的,有虐待之嫌,为人所不齿,却是审讯的最佳手段,当人体血液流逝的差不多时,人的意识就会涣散,甚至失去基本的思考,问什么都会本能的答什么,而自己根本不知道,也控制不了,为了得到情报,避免兄弟们冒险,徐刚不介意做任何事。

    战场是残酷的,无情的,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人残暴,为了让自己兄弟活命,为了完成任务,无论多残暴的事情都必须硬着心肠去做,违着良心去做,只要能活着,周围兄弟们都是老兵,见多了战场的残酷性,没人说什么。

    周刚走上前来,上下打量了目标一眼,低声笑道:“放血审讯倒是个不错的办法,我觉得没有被蚂蚁撕咬更具观赏性,不如先这么绑着,天亮了找个蚂蚁堆丢过去,看看他能坚持多久,反正他也不会招供,给我们提供点乐子也好。”

    “哈哈哈,这个办法不错。”徐刚知道周刚是故意这么说,目的在于恐吓对方,赞同的笑了,想了想,提议道:“不如到时候一边放血,一边丢给蚂蚁,看他能坚持多久,难得的实验品啊,以前没这么干过,可以试试,积累点经验嘛。”

    大家谈笑间说的却是恐怖、残酷的话题,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哪怕心里面不忍,不愿,但为了得到情报,有些话必须说,有些事必须做,铁雕笑呵呵的唱起了白脸,打量着目标说道:“算了,别折腾了,都是军人,何苦呢,反正我们已经知道了想要的情报,没必要再折磨他。”

    俘虏睁开眼看了眼铁雕,忽然冷冷的说道:“别演了,有本事就来吧,什么样的手段我都接着,你们不可能知道什么。”

    “是吗?”徐刚精于审讯,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松动意味,冷冷的笑道:“也好,大家都是军人,看着军人的份上给你个痛快,动手之前让你死个明白,第一,你们是恐怖分子,不是军人,所以,我可以不用军人的方式对待你。”

    “哼!”对方冷哼一声,却没有了下文。

    “等一下。”周刚敏锐的现了对方有些暗淡的表情,知道这里面有古怪,赶紧出言制止道,见徐刚惊疑的看过来,拍拍徐刚的肩膀,没有解释,而是冷冷的盯着俘虏问道:“你曾经是军人,我猜的可对?”

    “是有怎样,不是有怎样?”对方冷冷的说道。

    周刚一听有门,惊讶的和铁雕交换了个眼神,旋即看向周刚,没想到周刚居然现了这个细节,不由好奇的竖起了耳朵,周刚没有多解释,而是继续盯着对方沉声说道:“看得出来,你身上有军人的气息,这点可以肯定,可惜这股气息淡了很多,多了几分阴冷、凶狠的兽性,这是你们圣战士特有的气息,也瞒不过我们,我说的可对?”

    对方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周刚心中有了底,继续说道:“你曾经当过兵,看你的样貌和肤色是白人,西方某个国家的兵吧?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战场负伤,原本你应该被送回后方治疗并退役,但却被某些人卖给了黑暗教会,并成为试验品,你扛过了生物药液的后遗症,伤势完全恢复过来,实力还得到了提升,但也被洗脑成为一名圣战士,而且是比较早的那批,后来成为一名头目,对吧?”

    话音刚落,对方满脸惊讶的看向周刚,放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脸上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的内心,周刚笑了,继续说道:“或许是因为时间长了的缘故,或许你的意志力比较强,洗脑的不够彻底,你有些清醒过来,并恢复了一些过往的记忆,我说的可对?”

    “你想说什么?”对方再次动容,沉声问道。

    “很简单,我们做笔交易,你告诉我知道的一切,我放你走,你只是一枚棋子,以往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所为,相信你还有家人吧?他们一定在等着你回去吧?你良知未泯,有必要替一个恐怖组织去死吗?更何况你今天的不人不鬼都是他们造成的。”周刚平和的笑道,透着几分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