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802章:顺藤摸瓜
    半路伏击敌人运输队的真正目的是占领整个基地,而要想达到战术目的,就必须吸引更多敌人出来救援,然后消灭掉,如果敌人不出来,那就意味着强攻或者放弃,放弃太可惜,强攻太冒险,山雕不敢让兄弟们承受太大损失,这才制定了伏击引敌战术,能不能成功取决于敌人会不会出来,问完话后紧张起来。

    战场上,高明的指挥官遇到什么问题都不会紧张,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山雕很明白这个道理,但就是做不到完全淡定,以前有罗铮在,凡是依令行事即可,现在罗铮不在,所有压力都在山雕身上,而山雕以往指挥的都是自己部队作战,每次人数不会过一百,这次不同,是多部队联合作战,人数二百多,这不仅仅是人数规模的递增,更是指挥难得的题赠,山雕紧张的竖起了耳朵。

    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回答,山雕惊疑起来,战场上任何一个意外都有可能导致失败,很是考验指挥官的临机应变能力,山雕担忧的追问道:“徐刚兄弟,听到回答,生什么事了?”

    “没有,好像要出来了,但又没有具体行动,很奇怪。”徐刚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带着几分不确定和惊讶。

    “这算什么?”山雕也惊疑起来,沉声说道:“他们这是唱的哪出?难道不要这批物资了?不可能,这样的损失他们承受不起,或许在做更充分的准备吧,我这边加把火,你那边盯紧点,原计划不变。”

    “行,听你的。”徐刚答应道。

    山雕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但还是果断的命令兄弟们加大攻击力度,给敌人施加压力,这么大一批物资敌人不可能放弃,另外,大家的身份没暴露,敌人并不知道是谁在伏击,有可能会怀疑是周围的武装黑吃黑,岂能干休?基于这两点,山雕决定赌一把。

    一声令下,五十名顶级狙击手加快的攻击力度,大家不断更换位置寻找理想射界,一有机会迅出手,出手必杀,一会儿功夫,躲在人质中间的敌人躺下去几十个,敌人开始骚乱起来。

    很快,大家看到敌人命令人质推动车辆,驱赶驮马准备返回,而敌人躲在人群中,队伍动起来后不好下手,否则容易伤及无辜,山雕一看,大怒,喝道:“第一队,第二队,迂回到前面堵截,其他的继续开火,拖住他们的度,绝不能让他们跑了,给我杀——”

    “咻咻咻——”一狙击弹呼啸而去,精准的没入人群中的敌人,吓得周围村民惊慌大喊,但碍于敌人威胁,都不敢跑远,只能老老实实推着行李车,赶着驮马准备掉头。

    道路并不大,掉头可不容易,需要一些时间,山雕灵机一动,马上对旁边干着急的老者说道:“快,让他们尽量聚集在一起,让开位置,别挡住敌人了。”

    “明白。”老者眼前一亮,大喊起来。

    相聚不过两百米,老者的喊话很快就传到了对面路上的人耳朵里,这些人听得真切,马上有意识避开旁边的武装分子,但这些武装分子也听懂了喊话内容,马上用枪威逼原住民挡在旁边,否则就开火,面对威胁,原住民没有办法,只好服从,气的远处山雕愤怒不已。

    好在运输队掉头花费了不少时间,等完全掉头回撤时,两支小队已经冲到了前面,选择有利地形隐蔽好后迅开火,当头就是一记狠的,二十名狙击手占据有利射界,一下子干掉三四十人,吓的敌人纷纷躲起来,但有暴露了侧面。

    留在原地的兄弟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纷纷开火,一下子又干掉了二三十人,总共就只有一百人左右,几轮射杀,剩下不过三十人,威逼着人质挡在周围,大家没有了下手的机会,这让山雕郁闷不已。

    这时,一个兴奋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哈哈哈,敌人出来。”

    “太好了,兄弟们,停止射击,给敌人以希望,别一下子全干完了吓跑了敌人,咱们慢慢来。”山雕大喜,兴奋的说道,彻底放下心来,这些恶魔部落武装的战斗力很一般,对付村民、毒贩、游击队之类的或许能行,但在大家面前还不够看,彻底放下心来。

    等了一会儿,山雕听到远处传来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知道徐刚那边的战斗也打响了,敌人没有跑掉,大喜,兴奋的喊道:“哈哈,兄弟们,别留手了,第一、第二小队摸上去,其他人给我火力压制,战决。”

    “明白。”所有人精神大振,沉声喝道,纷纷更换更有利位置继续瞄准敌人开火,这时,被敌人压制的人质忽然往前狂冲几步,纷纷卧倒在地,这么一来,敌人全部暴露在枪口下。

    “呃?”山雕一惊,没想到这些原住民还挺精明,关键时刻居然来这一手,顿时大喜,喝道:“哈哈哈,兄弟们,给我杀——”

    “咻咻咻——”几十枚狙击弹呼啸而去,带着兄弟们满腔战意撕裂空间,瞬息间远去,忽然暴露的武装分子也没想到周围人质会来这一手,都愣了,但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却足以要了这些人的命。

    “噗噗噗——”一声声轻微的中弹声响起,大家隔着老远放佛都听到了一般,剩余不到三十人纷纷中弹倒地,根本没有反击余地。

    山雕见敌人基本被肃清,大喜,喝道:“第一、二小队上去查看,小心点,其他人给我盯着,现可疑目标马上补枪,不能大意。”

    “是。”所有人沉声应道。

    然后,前面山路上再一次生变故,那些扑倒在地的原住民忽然全部爬起来,捡起周围死者身边的武器,对着躲在小车、驮马边的敌人猛烈扫射起来,一边出歇斯底里的怒吼,放佛在泄心中的滔天怒火和不屈。

    “嘶?怎么回事?”山雕惊讶的喊道,虎目圆瞪,死死盯着这反常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