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734章:以命换命
    自古以来,江湖上都将自己的独门绝技看的很紧,甚至搞出传男不传女的古训来,毕竟是立身之本,立家之本,甚至立族之本,没人愿意将这个根本交给别人,罗铮却没有敝帚自珍,为了胜利,为了兄弟们在战场上多一门活命的技能,得到虎王同意后,诡案局人人必学无回刀法。

    石井空来自于倭国,倭国社会等级森严,根本不会将立身之本传给外人,对罗铮的气度一时有些不敢置信,罗铮看向石井空沉声说道:“当然,我说过,特勤队成立第四组,这组交给你统领,你必须尽快完善刀法,并传给第四组所有人,当然,特勤队其他人也会学,以后和那些忍者一战能不能胜利就看你的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石井空感动莫名,肃然应道。

    接下来罗铮毫不保留的给石井空讲解起无回刀法来,从功法到技巧,一招一式的演练着,讲解着其中的妙用,石井空原本就是刀法高手,在倭国也算是排得上号的人,对刀法理解非常深刻,一点就透,一看就懂,学起来非常快。

    半个小时不到,罗铮将一整套刀法全部掰开了,揉碎了摆在石井空面前,讲解的非常细致,非常透彻,甚至加了一些自己的理解便于石井空掌握,石井空听一遍就基本掌握了全套刀法要旨和精髓所在。

    这时,徐刚、张旸和山雕急匆匆过来,罗铮让石井空一边自己慢慢消化刀法去了,自己回到石台旁坐下,对过来的三人做了个请式,大家见石井空一个人在不远处愣,一边比划着什么,都好奇起来。

    “检查的怎样,可有什么别的现?”罗铮沉声问道。

    “我让兄弟们将每一具尸体都检查过一边,没有遗漏,没有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甚至身份牌都没有,但每一具尸体的后勃颈上有一个刺青,是两把交叉的刀,形式和倭刀一般,其他没什么了。”徐刚赶紧回答道。

    “两把交叉的刀?应该是他们的身份符号了。”罗铮沉声起来。

    “还有,所有忍者的尸体都试过了,和普通人死后一样,而那些神秘高手的身体强度都非同寻常,每一个都一样。”徐刚继续说道。

    “看来东方灵说的没错,黑暗教会原本就掌握制造圣战士的生物技术,大家知道圣战士都是注射了生物药液后用特殊温泉浸泡而成,黑暗教会用来培养圣战士的海岛秘密基地被我们捣毁,没有了特殊温泉,他们制造不了圣战士,但生物技术升级后,他们不需要特殊温泉都能制造出恐怖的高手了,这些神秘高手是升级版圣战士,更可怕的是可以量产,以前圣战士的成功率非常低,现在我怀疑黑暗教会这项生物技术生机成功后,新的圣战士制造成功率大大提高。”罗铮沉声说道,眼神慢慢眯成了一条缝,满是忧色。

    “有道理,否则这里不会一下子出现那么多。”徐刚沉声说道,赞同了罗铮的分析,眼角余光看到石井空正在挥刀比划着,好像在琢磨什么,不由看向罗铮。

    罗铮看到了大家好奇的神色,便将情况简单说明,最后补充道:“石井空精通忍者刀术,等完全掌握了无回刀法,应该能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并具有针对性的刀法,到时候对上那些忍者就好办法很多了。”

    “太好了,我问过兄弟们,他们都说忍者的实力稍逊一筹,但刀法精妙,一打一没问题,一打二很勉强,一打三必败,如果能够有办法克制他们的刀法,一人对上两三人就不是问题了。”徐刚大喜,笑道。

    无回刀法是虎王的,每一名诡案局的人都可以学,大家已经将石井空当成了诡案局的一份子,罗铮将无回刀法传给石井空也没什么奇怪的,山雕好奇的看了石井空一眼,沉声说道:“刀法不是一两天能够创造出来的,眼下怎么办?”

    “昨晚一战,来了一百人,五十名忍者,五十名新圣战士,还有五名狙击手,但还是逃出去三十人,其中忍者二十一人,圣战士九人,这三十人逃离后和我们预想的一样直奔峡谷基地,被埋伏的卫队挡住,我详细问过了负责伏击的部队,他们说这三十人非常犀利,而且度很快,几乎难以瞄准,集中火力从一点突围,最后只干掉了二十三人,剩下七人成功逃脱。”徐刚在旁边补充道。

    “上千人的伏击部队居然还让他们逃掉七人?”罗铮惊讶出声来,眉头一挑,这些人的战斗力也太恐怖了吧?

    “可不是,卫队战斗意志没话说,都不是怕死的人,但战斗力还是不够,我问过了,那些逃掉的人很狡猾,集中一点突破,杀进人群中近身肉搏,卫队投鼠忌器,没办法用枪,近战哪是这些人的对手,要不是人多,用自爆拼命,恐怕跑出去的还能再多些,不得不说逃掉的人战斗力确实厉害。”徐刚说着,一脸遗憾表情,恨没能和这样的高手交手。

    作为一名武者,谁都渴望和实力高绝的人一战,但徐刚的任务是守护副总统安全,昨晚一战,徐刚几乎没有动手,这让徐刚很遗憾,罗铮理解的笑笑,说道:“副总统已经调集投靠过来的政府军把守了各大要道,峡谷基地方圆两百公里外所有要道都有部队驻守,敌人跑不掉的。”

    “那太好了,这个距离不容易被敌人现,太近敌人警觉了会跑掉,不过,那些投诚过来的政府军可信?”山雕担忧的提醒道。

    “黑暗教会连连吃败仗,只要那些人不傻,就懂得怎么战队。”罗铮说道。

    “也是,如果副总统打了败仗,那些人肯定会摇摆,打了胜仗则不同了,不过,黑暗教会还不知道被包围,所以动了昨晚偷袭,否则以他们的德行肯定不会打,昨晚就直接跑了,但经过昨晚一战后,哪怕他们还不知道已经被包围,敌人都可能调整原地计划,甚至逃窜都有可能,逃窜可是黑暗教会的拿手好戏,好不容易网到了大鱼可不能让他们跑了,咱们怎么办?”徐刚沉声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