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694章 :相互试探
    和煦的阳光静静的笼罩在饱受苦难的总统府,总统府内警报声已经接触,没有刺耳的声音,静悄悄一片,看不到一个人,透着诡异,大门口方向,一支长长的车队停下来,无数武装人员躲在车后面戒严,森冷的枪口瞄准总统府方向,黑洞洞的枪口在阳光下散着死亡气息。

    车队也静悄悄的,躲在车队后面的大批武装人员都屏住呼吸,谁也不敢高声喧哗,只有一个人在举着高音喇叭喊着话,更远处,所有民居建筑都大门紧闭,就连在外面玩耍的小孩都被大人抱到了屋里,窗户也关的死死的,窗帘都拉上,身旁受到牵连一般。

    一些车辆开过来,看到长长的车队迅急刹,掉头,生怕晚了会遭到毁灭性打击一般,不一会儿功夫,周围看不到任何闲杂人等,也没人敢来这个区域,长长的车队散着冰冷的战意,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放佛一点火星就会炸开。

    忽然,总统府朝大门口方向的建筑内射出几十枚火箭弹来,咻咻咻——火箭弹带着炙热的尾焰撕裂空间,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恐怖的气流,直扑车队而去,躲在车队后面的武装人员大吃一惊,纷纷找地方躲避。

    “轰轰轰——”爆炸声此起彼伏响起,无数车辆被炸翻,在空中打了几个滚后重重的掉下来,车身瞬间腾起了大火,完整的车队瞬间一片狼藉,不等武装人员反应过来,又是一轮火箭弹呼啸而去,狠狠的撞在其他车辆上,轰——的一下炸开,将整辆车都吞没,炸飞。

    两轮攻击过后,火箭队迅撤离现场,外面的自由军被炸的彻底愤怒了,等了一会儿,不见再有火箭弹攻击,纷纷爬出掩体,枪口锁定了总统府位置,目光赤红,嗷嗷怪叫,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但没有命令谁也不敢开火。

    那名喊话的幕僚并没有受到攻击,但看到被毁的车辆后愤怒的大喊起来,躲在钟楼的徐刚好奇的问道:“翻译,他喊什么?”

    “他说带着诚意而来,是总统府卫队要挑起战争,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了。”翻译恼怒的解释道。

    “看来,他们被打疼了,我要的就是激怒他们,接下来该他们起攻击了,通知各部队按照原定计划行动,谁也不许乱来。”徐刚兴奋的叮嘱道,丝毫没有被外面大批自由军吓住。

    翻译见自己猜测没错,徐刚这么做果然是为了激怒自由军,会意的赶紧传令,很快,翻译看到自由军也用火箭弹开始回应了,一火箭弹呼啸而来,命中外屋建筑,一栋栋建筑的墙体被炸塌,火箭弹落在房间内,整栋楼很快坍塌下来。

    徐刚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幕,不为所动,外屋的建筑都是空的,里面的人已经被请走,根本不用担心,用来消耗对手弹药正合适,至于房子坍塌以后怎么办,那是副总统的问题,徐刚根本不考虑,只要打赢就好。

    “轰轰轰——”一火箭弹呼啸而来,不断摧毁着一栋栋建筑,外屋更多建筑坍塌成为废墟,但自由军还不罢休,一副狂的样子,重机枪也对着建筑猛烈扫射起来,子弹穿透墙壁,再被火箭弹一炸,整面墙壁都坍塌下来。

    火箭弹的爆炸声、子弹扫射声,加上建筑墙壁的坍塌声汇合在一起,响彻天空,传出去很远,钟楼上的徐刚冷静的注视着这一幕,不为所动,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以这个攻击度,自由军的重火力很快就会消耗干净。

    翻译也看出了这么做的好处,兴奋的说道:“将军已经被你刚才的抢先轰炸彻底激怒了,难怪你刚才问我将军的性格,原来是故意激怒他,让他们疯狂反应,消耗他们的子弹,好办法。”

    “被炸了这么多房间,副总统不会怪我吧?”徐刚笑道。

    “应该不会吧?房子坍塌了可以再建,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旦被自由军抢班夺权成功,整个国家的人都会继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区区房间算得了什么?”翻译沉声说道,倒也深明大义,难怪被助理派来做翻译。

    罗铮见敌人开始出动,冷哼一声,说道:“前面房子被炸塌,他们没办法从房间里渗透上来,只有中间这一条路,咱们的计划更能够成功了。”

    翻译也知道后面房间埋伏着大量部队,会意的笑了,竖起了大拇指由衷的说道:“激怒将军不仅能让他们疯般攻击上来,还堵死了他们从其他地方渗透的可能,一举两得,您的临机决断能力很强。”

    “自由军疯狂进攻的时候没有遭到任何阻击,他们会更加狂妄,更加失去理智,一旦进入伏击圈,我们的机会就来了,通知下去,让部队做好准备,必须按原定计划展开攻击,打完必须马上撤离,谁也不许恋战。”徐刚叮嘱道。

    “明白。”翻译答应着赶紧将命令传达出去。

    徐刚举起了望远镜继续观察前方敌情,钟楼建造在总统府顶层,直接对着中间街道,视野开阔,敌情一目了然,因为距离有些远,敌人的子弹还不会朝钟楼扫射,眼看着大批敌人冲进了被炸塌的废墟中,嗷嗷怪叫着往前冲,徐刚不屑的冷哼一声,继续观察着。

    忽然,徐刚看到冲上来的近百名武装人员拉开了距离,并不在一拥而上,有一道身影很眼熟,不由定睛一看,居然是刀疤,和照片一模一样,徐刚确认自己不会认错,不由一惊,旋即愤怒起来,这个混蛋差点攻破使馆,罪大恶极,正愁找不到他,居然送上门来了。

    “兄弟们,现刀疤,谁有条件第一时间干掉他。”徐刚冷冷的说道。

    “明白!”有人沉声应道。

    徐刚不知道对方刀疤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既然来了就绝对不能放过,否则天理难容,愧疚一辈子,忽然,徐刚一惊,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刀疤不算将军的嫡系部队,怎么会第一个冲上来?难道将军不想战决?这背后有什么阴谋?那将军的主攻方向是哪里?想到这徐刚大吃一惊,后背惊出一身冷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