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679章:刀疤布局
    前面三章更新成以往内容了,已经替换全新内容,不会重复收费,请大家回看,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昏暗的使馆大厅内,坍塌下来的厚重楼板压毁了一切,看上去放佛死神在嘲笑,大火熄灭,无数人被压在下面根本看不到,外围不少人被压住了大半身体,挣扎不出来,痛苦的大喊着同伴帮忙,哀嚎声,惨叫声,呻吟声响成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悲愤的气息。

    楼板太厚,太大,就算砸下来碎裂了,每一块依然不小,死死压住下面的人,冲上来救人的武装人员根本搬不动,不得不几个人联手,刀疤心如刀绞,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就算打赢了这一仗又如何?没兵没枪,就算将军宽宏,也将面临被整编的局面,到时候自己只能是一名小头目,做不了独当一面的大将。

    想到这里刀疤急火攻心,又是一口血涌上来,但感觉心口呼吸顺畅了些,思维也冷静了些,马上安排一名头目带着人盯死楼梯口和窗外,以防对手趁机反攻,其他人全部投入抢救之中,并通知外面待命的一支部队想办法冲进支援。

    不得不说刀疤的安全很正确,楼上的罗铮确实想趁机发起反攻,一举将敌人击溃,但面对密集的火力封锁,根本下不去楼,只好放弃,四楼虽然并不是特别高,以大家的能力还是可以安全跳下去,但存在风险,罗铮想了想,放弃了。

    没有工具的情况下救人是困难的,厚重的楼板全都是水泥钢筋解构,需要好些人才能抬动一块,被压在下面的人就算救出来也得不到及时治疗,同样面临死亡威胁,到处都是哀嚎声,到处都是惨叫声。

    刀疤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怀疑起自己的指挥来,火攻并没有错,为什么会这样?对手到底什么人,怎么会想到这样的破解战术?再打下去真的会赢吗?刀疤坚定的信心动摇起来,仔细回忆了正常战斗,豁然发现每一个环节都在敌人算计之中,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而自己居然配合的跳进来。

    想到大门口的壕沟,想到对手密集的手雷攻击,想到大厅门口的重机枪,再想到对手果断放弃一楼,一切的一切不都是算计好了的陷阱吗?每一次自己不都是损失惨重吗?想到这刀疤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将军为什么派自己这些杂牌军来攻打这里?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身份便利吗?

    刀疤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失败的苦果难以下咽,刀疤不甘心,但看到满地的尸体,到处响起的哀嚎声,部队士气已经低落,再打下去能赢吗?刀疤不知道,也不敢再去想了,不由自主的抬头,四楼的楼板历历在目,如果敌人再来一次轰炸,再将楼板炸塌下来,自己还能剩多少人?

    “首领,首领在哪儿?”一个急切的声音怒吼道。

    “还没死呢,嚎什么?”刀疤恼怒的吼道。

    “首领,您的亲弟弟死了。”对方急切的喊道。

    “什么,你说什么?”刀疤大吃一惊,蹭蹭几步冲上去,一把抓住对方衣领喝问道,见对方满脸痛苦的说不出话来,顿时大怒,将对方丢在一旁,查看起来,很快发现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人,血肉模糊,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

    刀疤一个箭步冲上去,蹲下来查看,果然是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顿时大怒,哀嚎起来,啊!哀嚎声放佛悲伤的饿狼,一股冰冷的杀意弥漫开去,所有人闻之变色,纷纷后退,生怕受到牵连。

    “兄弟,你在天之灵看着我给你报仇吧。”刀疤不愧是枭雄,很快稳定好情绪,将尸体放在地上,示意身边两个人抬走,站起来,冰冷的眼眸扫了眼全场所有人,喝道:“各队头目过来一下。”

    各部队头目不敢这个时候忤逆刀疤的意志,纷纷围拢上来,刀疤指着满地的尸体沉声说道:“这一仗我们损失惨重,已经彻底没有退路了,为今之计,只有死战到底,好在我们还有部队在外面待命,你们几个什么意见?”

    “听你的。”大家纷纷表态,仗打到这个份上,撤也是死,还不如一搏,富贵险中求,再说,死了弟弟的刀疤正在气头上,如果抗命,指不定会被刀疤正法肃军纪,没必要触霉头。

    “很好,这里的人负责救人,大家通知自己在外面待命的精锐部队吧,从外面发起攻击,咱们来个里外合击,告诉他们,把所有火箭弹给我全部打进楼上,所有手雷也扔进去,更不能留下一颗子弹,弹药没了可以补充,如果失败,我们谁也逃不过被整编的命令,整编意味着什么大家知道。”刀疤冷冷的说道。

    “是。”所有人沉声应道,都经历过整编,也整编过别人,很清楚整编的时候谁都可以留下,唯独部队头目不能留,这是控制一支新部队最好的办法,也是惯用办法,大家不想死,只能拼命了。

    “首领在哪儿?”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

    大家一看来人是刀疤的幕僚,纷纷让道,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好奇来,这位幕僚在外面控制部队,怎么忽然到这里来了?比如是出什么事了,而且是大事,刀疤看着来人也惊讶的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首领,政府军来了,好多好多,并派人下通牒,要我们马上撤离使馆,否则格杀勿论。”幕僚赶紧说道,脸色急切起来。

    “什么?这不可能。”所有头目几乎异口同声的喝道,大家都清楚政府军和自由军一丘之貉,这个时候怎么会上来帮对手?刀疤也沉声喝道:“怎么会事?”

    “是副总统的卫队。”幕僚赶紧解释道。

    “他不是亲山姆国吗?为什么帮里面的人?”刀疤惊讶的喝问道。

    “我也不知道,给我们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发起攻击。”幕僚赶紧说道。

    “混蛋,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刀疤怒吼起来,放佛一头受伤的雄狮,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仗打到这一步刀疤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退,其他头目也不愿意退,但面对政府军的威胁,所有人不得不考虑后果了。

    “怎么办?”头目们纷纷看向刀疤。

    刀疤哪里知道怎么办?但这话不能说出来,冷冷的扫了眼众人,神情恍惚起来,放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好一会儿,无奈的叹息一声,不甘的说道:“撤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