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615章:顺利撤离
    一天后的晚上,诡案局一号会议室。

    诡案局所有中层以上军官但凡在总部的都到会,从山谷赶回来的罗铮亲自主持会议,议题只有一个,反恐联盟总部基地修建问题,几天的实地考察,罗铮已经决定将那个山谷作为基地,但基地怎么建设是个问题,需要集思广益。

    会议开始后曹喜介绍考察的情况,重点介绍山谷,配上大量图片再结合卫星航拍区域图讲解,大家听的很明白,等曹喜介绍完毕,罗铮接过话题沉声说道:“各位兄弟,联盟总部基地暂定这个山谷,有三大原因,第一,这个山谷位于几个国家之间,支援各国非常方便,很容易得到各国的支持。”

    大家一听,深以为然的点头,反恐联盟并不是一家,而是三十六个国家,从各国分布情况来看,山谷几乎在各国几何中心,去哪个国家都非常方便,这样的选址自然能够得到各国支持。

    罗铮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说道:“第二大原因是,这里还是三不管地带,毒贩、走私犯、窜犯等等在这一带活动,几乎成了他们的天堂,还有针对我国的恐怖组织也在这区域活动,将基地定在这里,那他们练兵,一来提高战斗力,二来确保国家安全,一举两得。”

    大家眼前一亮,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反恐联盟成立后肯定会有一支部队,这支部队由各国提供,彼此默契不够,而且战斗力也有限,需要训练,而训练最好的办法就是实战,那该区域的恐怖分子、毒贩和走私犯等战斗力一般的罪犯练兵最合适,还能肃清不稳定因素,确保国家安全,何乐而不为?

    罗铮见大家没有反对,便继续说道:“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里远离人烟,就算黑暗教会打上门来也不会累及无辜,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山谷的地理优势放开手脚反击,大家没有反对意见,下面就讨论一下怎么利用山谷地理优势,也就是说怎么规划和布防这个山谷,打造成固若金汤的基地。”

    大家沉思起来,事关重大,谁也不敢信口开河,罗铮理解大家的心思,耐心等待着,过了一会儿,鬼手轻咳一声,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沉声说道:“诸位,我先抛砖引玉,说的不好大家斧正。”

    大家善意的笑笑,鬼手看了罗铮一眼,继续说道:“这个山谷就是天然的险地,刚才曹喜提到了一风二水三地的论断,可以派出从峡谷放毒烟,水里偷渡和用导弹攻击山崖等常规攻击战术,如果我是敌人,会从空中投放生化武器或者燃烧弹,还可以围困山顶,封锁周围,不给基地任何活动机会,至于援军,有飞行器在,不用担心任何援军。”

    大家一听,脸色微变,纷纷低声议论起来,曹喜从地理角度看到了可行的条件,但那只是基础,两军交战除了利用风水土等因素外,还有太多办法可用,比如大量燃烧弹,虽然不能将整个山谷融化,但高温足以将躲在山体里面的人烤死,比如生化炸弹,毒气在山谷中乱窜,顺着山体缝隙倒灌,绝对会进入内部。

    罗铮也清楚鬼手说的很有道理,黑暗教会不是普通的恐怖组织,不能以常理论,和这样的敌人交战,就得当成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来评估,以黑暗教会的能量和实力,投放一些生化炸弹和燃烧弹算不了什么。

    就算不投放这些炸弹,只需要派更多人包围山顶和出口,就能干扰正常的工作,至于援军,黑暗教会有飞行器,来去无踪,多少援军都不够炸,基地是固定的,一旦固定就意味着被动挨打,敌人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没有足够强的防御力根本不行。

    “诸位,鬼手兄弟的担忧很对,山地土质坚固不假,几千米高山不用担心敌人用钻地导弹攻击,但不得不放生化炸弹,生化毒气一旦扩散,就会不规则乱窜,顺着缝隙进入内部很容易,还有一点提醒大家一起考虑,那就是敌人渗透。”智囊沉声说道,目光熠熠的看着大家。

    讨论会自然是要将各种担心都提出来,然后找到解决的办法,智囊提出的渗透让大家再次陷入沉思之中,一个基地的安全牵涉太广,任何环节都有可能存在致命漏洞,想要做到绝对安全谈何容易,大家继续沉思着。

    “渗透是个大问题,敌人有神秘小队,那些人的度和力量非常不亚于在坐各位,战斗力也不俗,如果派这样的人渗透下来,从山顶往下并不难,渗透进入内部并不是没有可能,到时候一通乱炸,损失的还是我们。”时迁沉声说道。

    “更重要的是我们躲进山里面,就像缩进壳里的乌龟一般,一旦敌人上来,怎么反击?从哪里起反击?如何保证反击的快和力度?”雪豹沉声说道。

    一连串问题摆在大家面前,一时之间都想不到更好的办法,虽然山谷选址不错,但建成基地后安全隐患太多,平时大家打完了就跑,没有基地概念,不用担心日防夜防,也没有后顾之忧,一旦建成基地,基地就像个无法移动的固定靶子,怎么确保安全?大家沉思起来,会议室陷入寂静之中。

    曹喜看着大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旁边时迁察觉到自己爱人有话想说,但又好像在顾虑什么,不由低声问道:“你有办法解决安全隐患问题?”

    “有一个办法,但不知道行不行的通。”曹喜低声说道。

    “是什么?”时迁惊讶的压低声音追问道。

    “大家担心的不外乎两个问题,一个是敌人秘密渗透进来了怎么办?另一个是敌人远程高科技武器攻击怎么办?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那就是防御,就像古代陵墓怎么防御盗墓贼一般,无论盗墓贼有多么高端工具?从哪里进来?防御得当,都不是问题,只是,我对军事不熟,不确定这个理论行不行的通,说错就笑话了。”曹喜认真的低声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