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582章:异常发现
    黄昏时分,夕阳如血,将整个西边天空都染成了红色,晚霞道道,绚丽无双,阵阵山风徐徐吹过树林,吹起了无数鸟雀在空中飞舞,嬉闹,安静的原始森林变得热闹起来,多了几分生机,在一片高高的山岗上,一支队伍正慢慢行走着。

    这支队伍沉默无声的走了一会儿,在一个视野相对开阔一点的树林里停下来,马上有人散开了警戒,更多人则原地坐下休息起来,敲打着有些酸胀的肌肉,有的打开了水壶喝起来,谁也不多言,只是有意无意的看一眼沉默不语的罗铮。

    天色即将放黑,继续行军非常危险,罗铮见这里地势不错,适合防御,便让大家停下来休息,打算在这里休息一晚再说,自从打退黑暗教会救出图巴斯等人后,罗铮带着大家一路急行军,体力消耗很大,继续赶路对大家不利。

    这一路过来罗铮搞清楚了图巴斯等人被伏击的经过,很简单,也和凶险,几乎都是敌人在险要地埋伏,等赛队进入包围圈后忽然开火,上来就干掉了近半兵力,剩余赛队因为没有武器,不得不后撤,身边的这些赛队都没有作弊准备武器,后来在和敌人交手中想办法抢夺了一些,但弹药有限。

    休息了一会儿,时迁过来,一屁股坐在旁边低声说道:“头儿,既然我们收罗了这么多赛队成员,就不在乎多收一些,咱们的力量越大越好,我提议一路朝比赛终点急行军,一来引起敌人注意,派人过来追堵,二来可以和更多赛队汇合,看能不能拉拢更多人过来咱们阵营。”

    “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今晚在这里休息,好好恢复一下体力,明天一早朝比赛终点赶去。”罗铮沉声说道。

    时迁见罗铮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就不再多言,看了看其他人,目光落在桑吉身上,笑道:“咱们有龙牙盾,放哨的问题就简单多了,安排人轮流盯着龙牙盾,四周再分别安排两道暗哨,营地内再安排两个明哨就够了,大家轮流休息。”

    “好主意,就按你说的办,你去安排一下。”罗铮沉声说道。

    “只安排咱们自己人?”时迁低声追问道,目光落在其他赛队身上。

    “你去找蛮牛和图巴斯聊聊,看得出来,这些赛队很佩服图巴斯,这和图巴斯救过大家,并带着大家成功躲过敌人几次追杀有关,图巴斯对我们很准在,也知道我们的战斗力,就说我要求的,让他们安排人放哨,我们的人全部休息,明天如果有战斗任务,咱们的人打头阵。”罗铮沉声说道。

    敌人是黑暗教会,身穿避弹铠甲,普通子弹根本奈何不了,杀敌只能靠大家,所以晚上必须养足精神,时迁会意的点头应道:“明白,想必他们能够理解的。”见罗铮没有别的要交代,便急匆匆部署去了。

    罗铮则示意桑吉过来,结果龙牙盾查看起来,方圆二十公里半径范围内有零零碎碎的队伍正在朝比赛终点方向移动,人数不一,应该是赛队,也有一些规模较大的队伍在移动,距离大家十公里开外,也在朝比赛终点移动。

    原始森林郁郁葱葱,树木茂密,视野有限,根本不可能发现十公里距离外的情况,罗铮从敌人移动的路线和方向可以肯定不会来大家藏身之所,安心的将龙牙盾递给了桑吉,叮嘱几句,桑吉答应一声去了。

    时间渐渐流逝,夜色更浓了,为了不暴露,罗铮命令大家不准点火,都躲在大树下面休息,营地静悄悄一片,就连平时喜欢呱噪的小虫子都停止了鸣叫,山风匆匆掠过,将树冠上的枝叶摇的哗啦啦作响,一些月光透过树叶空隙洒落下来,轻柔而美丽,放佛光精灵的舞蹈。

    深夜时分,罗铮正睡的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轻轻推自己,不由惊疑的睁开眼一看,发现是山雕,不由一愣,寻思着可能是轮到山雕充当明哨值守了,见山雕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便会意的点点头,接过山雕递上来的龙牙盾查看起来。

    龙牙盾屏幕上,两支队伍正在驳火,彼此人数相当,打的异常激烈,无数道细小的白光一闪而没,人形光源更是不断移动着位置,罗铮惊讶不已,看向山雕,山雕低声说道:“战斗三分钟前打响的,从人数来看不像是黑暗教会在偷袭,更像是赛队之间在交火。”

    “证据?”罗铮惊疑的低声问道。

    “直觉。”山雕沉声说道。

    直觉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没有任何根据,但往往非常精准,作为一名老兵,罗铮相信直觉多过证据,证据有时候反而是假的,而且随时都会变化,但直觉反应的是当时的情况,反而更精准。

    一句直觉让罗铮愈发警惕起来,恼怒的低声说道:“这些混蛋,这个时候内斗?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最后便宜的还是恐怖组织,但愿不是,但遭敌袭也不利。”

    “或许他们觉得自己能够干掉黑暗教会,其他赛队是绊脚石,扫掉绊脚石再来对方黑暗教会吧?但愿不是内斗。”山雕也恼怒的低声说道。

    “如果你的直觉对,如果真是自己人在内斗,反倒给黑暗教会看笑话了,这里距离战场大约半个小时路程,咱们过去看看。”罗铮沉声说道。

    “明白,我马上通知大家。”山雕沉声应道,匆匆去了。

    很快,徐刚、铁雕和时迁急匆匆过来,徐刚老远就喊道:“发生什么事了,天黑行军太危险,容易发生非战斗伤亡,这是无法接受的,军人死在沙场是兴奋,死在行军路上就憋屈了。”

    “有两支武装打起来了,身份难以判断,各国赛队个个都是打仗的好手,损失一名将来反恐力量就少了一分,无论内讧还是敌袭,我们都必须得阻止,不能再有伤亡了。”罗铮沉声说道,眼睛里闪过一抹怨怒和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