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538.第3538章 :各国算计
    克格勃内部派系林立,彼此之间倾轧的事在国际上已经不新鲜了,在没有证实情况真假之前罗铮自然不会相信玛莉亚的话,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在撒谎?特工撒谎可是基本技能之一,就连测谎仪都能骗过,罗铮淡淡的方沉声说道:“你有两种选择,一是跑路流浪,二是寻求政治避难,这不用我来教吧?”

    “我要求在贵国得到保护。”玛莉亚赶紧说道。

    “想寻求我国的政治避难?”罗铮惊讶的方沉声说道,话说道这个份上就不同了,很容易证实真伪,只需要到外交部走一趟,发表一个公开申明即可,到时候玛莉亚就算不是背叛克格勃也说不清,会被当成叛徒处理,罗铮上心起来。

    “我怀疑杀我的人就在外面,我需要保护。”玛莉亚赶紧说道。

    好在饭馆里面没有其他客人,大家坐在角落,说话的声音又小,不用担心被偷听,罗铮正色的莉亚,感觉事态有些严重了,蓝雪猜到了罗铮的心思和担忧,摸出手机来,打开录音莉亚说道:“证明一下吧。”

    “好。”玛莉亚会意的拿起电话放到嘴边,低声说道:“我是玛莉亚,来自北极熊的克格勃,是一名特工,我怀疑组织在追杀我,原因不明,上级失联,怀疑被杀,所以,我现在正式恳请华夏国保护,给予政治避难。”

    录完音玛莉亚将手机交给了蓝雪,有了这段录音情况就不同了,足以证明玛莉亚不是开玩笑,这种事也没人敢开玩笑,一旦公布出去,玛莉亚就是叛国罪,会被追杀至死,哪怕奉命假投靠都不敢,每个行业都有他的规矩。

    罗铮已经基本可以确定玛莉亚是真寻求避难了,不由惊讶的小声追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上级发现了内部有黑暗教会的人,所以派你来和我商谈合作事宜,今天上午你的上级被杀,你也遭到追杀?”

    “没错,肯定是内鬼察觉到了什么,想要杀人灭口。”玛莉亚赶紧说道。

    “为什么不和你上级的上级联络?”罗铮惊疑的追问道。

    “不可能的,我们无法越级汇报,而且,以我的地位和权限,也找不到越级汇报的渠道,再说,内鬼肯定给我按了罪名,上面又怎么相信一个有罪在身的人?除了逃我没有别的办法。”玛莉亚赶紧解释道。

    罗铮对克格勃内部的运营管理制度不是很了解,但也听说过一些,知道克格勃内部等级森严,想要越级汇报确实不容易,想了想,低声追问道:“你的上级有没有说怎么合作?上次问你不说,这次可以说了吧?”

    “上级没有告诉我,只让我先来和你接洽,如果有合作意向,他会亲自和你对话,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玛莉亚无奈的低声解释道。

    这时,服务员端着饭菜上来,罗铮让服务员多加了两个菜邀请玛莉亚一起吃,玛莉亚正饿着肚子,也不客气,等服务员一走,罗铮马上给鬼手发了个信息,叮嘱鬼手安排一支车队过来饭店待命。

    发完信息后罗铮混不在意的吃起来,这里是京城,没人敢公开动武,蓝雪更是没讲这点事放在心上,更多风雨都经历过,还会怕这点事?玛莉亚见罗铮和蓝雪一脸风轻云淡,混不在意表情,焦虑的心被感染了,也放开了吃起来。

    等吃饱喝足,外面来了一支车队,好几辆车就停在门口,老板上去交涉,毕竟挡住门口不方便做生意,车上下来一个人,正是鬼手,鬼手拍拍老板的肩膀说了几句什么,老板顿时不敢吭气了,老老实实让开。

    鬼手急匆匆走进饭店,正在慢慢喝茶的罗铮,赶紧上前去,罗铮对鬼手点点头,指了指玛莉亚说道:“送去外交那边吧,交给他们处理,路上小心点。”

    鬼手会意的点头答应一声,玛莉亚也会意的起身来,跟着鬼手走出了饭店,上了车,车队很快离开,罗铮也起身付账,搀扶着蓝雪上车离开,路上,蓝雪忽然沉声说道:“黑暗教会居然在克格勃只手遮天,这件事会不会和比赛有关?”

    “什么?”罗铮正专注的想心事,没留心听,不由追问道。

    “我担心这件事和比赛有关联。”蓝雪重新说道。

    “这里面有关联?”罗铮惊讶的寻思起来,隐隐把握住了什么,但仔细一想又什么都抓不住,想了想,沉声说道:“算了,不想这事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反正我们也布置了后手,了不起放手一战就是。”

    “也是,在绝对的力量和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直接摧毁就是。”蓝雪笑道,对罗铮充满了信心。

    “你倒是比我还有信心。”罗铮笑道。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聊着贴心话,不知不觉回到了家里,罗铮送蓝雪进房午睡,自己则在手机上翻阅起蓝星发来的关于西伯利亚的相关资料来,资料非常详细,气候,动植物和过往的种种奇怪现象都有详细介绍。

    没多久,罗铮收到了蓝星发来的一条短信,山雕带着部队和装备已经秘密离开,去往比赛区域附近隐蔽待命了,罗铮将玛莉亚的事情编了条短信回复,让蓝星协同红梅花尽快追查玛莉亚的上级,查明背后真相。

    距离比赛还剩下一天,罗铮关资料也准备去休息一下,养足精神备战,见父母从外面回来,手上拎着好多新鲜菜,估计是去菜市场了,罗铮想了想,打消了休息的念头,拉着自己父亲下棋闲聊起来,罗母则进厨房准备吃的去了。

    这一走就是一个月,会怎样还不知道,罗铮打算多陪陪家人,罗虎也是个当兵出身的人,哪里端倪,见没有其他人,便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要出远门?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和你妈,没问题的。”

    “嗯,这趟可能需要点时间,孩子出生都未必赶得回来。”罗铮歉意的说道。

    “我们还好,雪儿没事就好,放心去吧,别忘了你是军人,军人就应该顶天立地,就应该担当一切。”罗虎低声说道。

    自古忠孝难以两全,罗铮深刻体会到了其中的辛酸和痛苦,无声的点点头,心情沉重起来,亲罗虎的眼睛里充满了愧疚和自责。

    本书来自/book/html/20/2019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