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510章 :默契父子
    灰蒙蒙的树林中死寂一片,就连平时最喜欢喧闹的各种虫子都不见了踪迹,只剩下海风呼呼的掠过山岭,摇晃着树木出沙沙声响,树木拼命的扭动身体,放佛在抗争着什么,但最后抵不过海风的肆掠,在一处暗影下,时迁不动声色的慢慢前行,蹑手蹑脚,落地无声,就像黑暗中潜行的死神,无声无息的靠近目标。

    没多久,时迁在一棵大树背后停下来,仔细看着前方,目光落在那道单瘦弱的人影上,从正面现对方和石井空提供的照片一模一样,顿时大喜,知道目标找到了,没有着急,在原地潜伏起来。

    周围到处都是敌人,贸然出去就是送死,哪怕身上有隐身服,另外,时迁必须考虑怎么取信于目标,毕竟两人从来没有见过面,便在原地思索起来,耐心的等待了一会儿,忽然看到前面娃娃兵都起身来。

    很快,一名军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冷酷的看着一众娃娃兵沉声喝道:“一小队跟我来,其他人原地待命。”

    “是。”娃娃兵整齐划一的应带,冷漠的操起武器紧随对方而去。

    时迁现目标也在队伍之中,顿时大喜,知道机会来了,迅迂回上去,很快追上了这支队伍,掉在后面几米处观察起来,现这支队伍大约三十来人,都只有十二三岁,但看上去个个冷漠无情一般,目光张扬、狂霸不可一世。

    年轻时容易冲动,目空一切,自认天下第一,受过特训的娃娃兵更加容易热血冲顶,时迁知道这些娃娃兵来这个海岛前都不简单,黑暗教会不可能培养一般的人,石井空的儿子从小练习忍术,底子扎实,实力不错,所以黑暗教会绑架了石井空的儿子,并且毁约带到了这个海岛,如果没点本事,黑暗教会没必要这么做,可见能被选上的都不简单。

    从小就实力不简单的娃娃兵一旦掌握了武器,战斗力变强,更容易盲目、热血冲头,做出冲动之举,时迁都不敢轻易遭惹这样的人,跟着队伍走了一段距离,见队伍往营地方向而去,彼此之间拉来了一些距离,因为树木阻挡的缘故,队形已经难以保持,时迁有些搞不懂情况了,难道去营地善后不成?

    忽然,前面队伍最后一人拔出了一把军刀,一个箭步上前,一手捂住了前面之人的嘴巴,另一手军刀闪电般掠过,将对方脖子割断,时迁大吃一惊,紧走几步上前一看,现这个行凶的人正是目标,石井空的儿子石井男。

    “有点意思。”时迁惊疑起来,见石井男将尸体轻轻放到地上,并不去管他,只是顺掉了对方身上的弹夹收好,继续跟了上去,很快追上前面一人,这个人前面有一蓬灌木丛,更前面的人都绕行而去,视野被遮挡,石井男忽然加,一个箭步上去,捂住对方嘴又是一刀割喉。

    时迁没想到这个家伙时机把握的这么好,不愧是从小就接受过忍术训练的人,胆大,心细,敢干,时迁有些喜欢上这个人了,便加快了几步,打算看看石井男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这家伙意识到有人回来营救,今晚是个不错的机会?

    又跟了几米,时迁见石井空又放倒了一人,而前面急于行军的队伍并没有任何察觉,不是前面的人不够警惕,而是谁也没想到队伍中出现了叛徒,有人感觉到了异常,曾经回头看过,现是石井男后没有多问,继续赶路。

    无声的杀戮在队伍中继续,时迁见石井男这么凶悍,便吊在后面看情况,打算看看石井男能够做到哪一步,但做好了随时接应的准备,走了一段路,石井男又悄悄干掉了两人,前面出了树林,变得开阔起来,无遮无挡。

    “哒哒哒——”忽然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正在赶路的时迁吓了一跳,赶紧冲上去一看,现是石井男对着走出树林的同伴在开火,最远的距离不过十来米,最近的就两三米,加上没有遮挡,剩下二十几人根本来不及躲避和反抗,就倒下去一半,剩下一半纷纷卧倒准备反击。

    时迁没想到石井男这么快就下死手,还是心急了些,战斗经验不足,如果跟在队伍后面慢慢找机会,干掉这支队伍完全有可能,但事情已经生,时迁不敢袖手旁观,也是一梭子扫射过去,打的另一半卧倒在地的幸存者满地翻滚起来。

    “哒哒哒——”两个人,两杆枪对着幸存者一通急促扫射,很快,所有人都没有了动静,时迁不敢大意,冲上去给每一个人补枪,而石井男则满脸震惊的看着虚无的夜空愣,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时迁身上有隐身服,身体看不见,但枪支和战术目镜无法隐身,被石井男现,虚空中,一把枪,一副眼镜在不断移动,枪口里不断喷射出子弹,这一切太诡异,太不符合科学了,让石井男疑惑不解。

    到底是忍者家族出身,马上猜到了什么,顿时大喜,激动的喊道:“父亲,是您吗?真的是您吗?”话语中充满了激动和忐忑,有着见到父亲的兴奋,又担心对方不是父亲的紧张。

    时迁将剩余敌人全部枪杀,快收捡了一个弹夹备用,一边用不太熟练的倭语沉声说道:“我是你父亲的朋友,来救你的,你没事吧?”

    “我没事,请问您是谁?”石井男惊讶的追问道,也快收捡起弹夹来,不愧是在海岛上受过训练的人,知道战场上什么东西最重要,但暗地里却时刻留意着时迁以防万一,这份警惕性倒也难得。

    时迁自然看出了石井男的小心思,暗赞一声反应不错,居然还能保持清醒和冷静,是个难得的人才,当即说道:“我是谁不重要,你可以叫我叔。”说着走过去,将耳朵里的耳麦掏出来递给时迁,赞许的继续道:“你小子可以,够冷静,来,听听,证明一下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