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509章 :混入营地
    广袤的夜空灰蒙蒙一片,月亮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只剩下依稀几颗寒星在闪烁着,海风徐徐,涛声依旧,山谷营地内却火光冲天而起,偌大的营地变成一片废墟,好些泥土石块直接被汽化粉碎,就连不少建造房屋的巨大木头都变成碎木,燃烧起来,浓烟滚滚,亮光将整个营地照的亮如白昼。

    水井口,时迁满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不由打了个激灵,如果不是有这口水井,自己根本没办法活命,敌人在营地入口处埋设的炸弹明显比营地里面的多很多,这是有预谋的爆炸,如果有大部队进攻到这个营地,看到营地里面爆炸肯定会原来撤离,还没冲出去,营地入口更多炸弹响起,所有人都无法幸免。

    时迁满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一个翻身爬了出来,警惕的趴在地上观察四周,虽然营地已经被敌人自己炸了,难保外面没有狙击手埋伏,不能大意,时迁警惕的看着四周,一边通过耳麦将看到的一切汇报上去。

    没多久,耳麦里响起了罗铮震惊的声音:“没想到敌人这么狠,壁虎断尾求自保,这是想跑还是另谋战场?时迁兄弟,营地被炸,什么都不会留下,不需要再查看了,你的当务之急是找到石井空的儿子,顺便侦查一下敌情,看敌人是不是有其他阴谋,自己小心点。”

    “明白。”时迁答应一声。

    “老弟,拜托了。”耳麦里响起石井空急切的声音。

    “放心吧,一定救出你的儿子。”时迁肯定的说道,观察了一会儿四周,不见有什么动静,迅冲向乱石堆,并依托乱石堆掩护冲向山林,没有任何人开枪,时迁暗自松了口气,脚下度不减。

    冲进山林后时迁朝敌人撤离方向追求,还黑暗的树林里跳跃奔跑,觅食的猎豹一般迅猛、有力而又自信,几个兔起鹘落就去了好远,几分钟后,前面出现一支队伍,正在一个山坡上观望着什么,时迁迅减缓度,慢慢靠近。

    很快,时迁来到敌人外围,现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不见娃娃兵,不有急切起来,黑灯瞎火的山林里找人可是件大麻烦,时迁不敢久留,但娃娃兵去向不明,只能赌了,便估摸了一个方向继续追去。

    追了几分钟,前面出现一支正在行军的队伍,时迁追上去查看,是少年兵,正沉默赶路,队伍中弥漫着一股阴冷的杀气,显然这支少年兵不简单,时迁不敢大意,慢慢靠近了些,现还是不见少年兵,不有着急起来,想了想,一咬牙,掉头回去,在经过刚才现的那支队伍后朝另一边追求。

    这一追就是十来分钟,前面再次出现一支队伍,在一个山岭上,山岭上兵力不少,时迁小心的摸了上去,待近了些一看,几名领头模样的人在低声交谈着什么,不远处是一个萨姆导弹射架,导弹已经装填完毕,处于激状态,有专人看守着,周围布满了军队。

    山岭阵地修建的还算晚上,半月形战壕朝大海方向,三条纵深,有交通壕,战壕挖的很大,很深,里面埋设着大型榴弹炮,大约十架,时迁大吃一惊,总部并不知道大炮的情况,这里有大炮阵地,想必其他地方也会有,如果渔船冒险登岛,多少都不够炸,赶紧通过耳麦将看到的情况汇报给总部。

    总部听到敌人在山岭制高点布防了大炮,也是吃惊不小,等了一会儿,时迁正准备摸上去查看究竟,就听到罗铮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你的位置我们已经掌握,有没有办法毁掉这些大炮,如果能,我们将从这个位置登6上岸,如果不能,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明白,我看看去,如果不能,我另外实地找一个登6点。”时迁会意的满口答应道,继续往上摸去,走的很消息,前面不远处就是敌人阵地了,一旦暴露,自己将无处藏身。

    好在是晚上,又有隐身服隐蔽,时迁一路往上,并没有被敌人现,知道山顶时,时迁找了个地方隐蔽好,仔细观察起来,这一看大吃一惊,山顶不仅有大炮,在靠海的山腰上还布防了十挺重机枪,周围大约三百多人,面对如此犀利的火力,多少人上来都不够杀。

    “好厉害的布防。”时迁暗自吃惊不已,一边讲看到的情况小声通报给总部,眼角余光忽然现山腰一处密林中隐蔽着一支部队,不有一惊,寻思着难道是敌人的预备队?为保险起见,时迁决定上去看看。

    两三分钟左右,时迁迂回靠前,躲在一棵大树背后定睛一看,林子里一支部队正席地而坐,静默不语的检查着自己的装备,一个无形的杀气在林子上空弥漫,冷漠的表情仿若严霜,让时迁大吃一惊,那是多么的无情和蔑视一切啊?

    但很快时迁又狂喜起来,这是娃娃兵,总算找到了,赶紧将情况汇报上去,等了一会儿,耳麦里传来罗铮谨慎的提醒声:“小心点,娃娃兵最不怕死,热血最旺盛,容易冲动,还有,我担心他们被一定程度的洗脑,不能硬来。”

    “啊?明白。”时迁惊讶的赶紧答应下来,年纪越小越不怕死,越容易冲动,往往老兵反而怕死,时迁明白这个道理,不敢轻易招惹这支娃娃兵,而是慢慢的靠近上去,警惕的观察着。

    林子里灰蒙蒙一片,肉眼能见度很低,好在戴着战术目镜,时迁有些庆幸自己的装备,警惕的观察了一会儿,忽然被一道身影迷住了,这道身影看上去有些单瘦,在灰暗的树林里却透着一股执着、坚定地气势,就像一把刚刚磨砺出来的利剑,随时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这道身影背对着时迁,无法确定身份,时迁不确定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虽然来的时候看过石井空提供的近照,但毕竟不熟悉,不可能从背影判断出身份,警惕的看看四周,慢慢绕了过去,打算看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