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475章:敌人紧逼
    意外获得的情报让罗铮警惕起来,至于艾肯说的情报真假与否并不用担心,到了这个时刻艾肯也不敢乱说,太容易证实了,所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作为一名国际知名的情报贩子,艾肯自然有自己独有的情报来源和渠道,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情报不足为奇,罗铮惊疑的梅花。

    红梅花会意的暗自点点头,将纸笔递给了艾肯,艾肯会意的写下一个地址,红梅花拿过去眼,递给了罗铮,旋即追问道:“还有三条线索。”

    “据说山姆国大使馆多了一些不明人士出入,个个都像军人出身,这条线索我没有亲自去证实过,一次无意中听到的,但肯定对你们有用。”艾肯继续说道,目光紧紧盯着罗铮,生怕这条简单的线索没有价值不作数,那就亏大了。

    罗铮内心一凛,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还有两条。”

    艾肯松了口气,只要这条线索有价值就好,每一条都是钱啊,作为一名靠出售情报为生的人,情报就是一切,少一条就少一份收入,没钱怎么维系自己的情报网络?没有了网络怎么获取更多的情报?赶紧说道:“我想想,我想想。”

    “别拿没用的糊弄我们,刚才那条根本没什么价值,已经算是对你客气了,要懂得知足。”红梅花太熟悉这些情报贩子的精明了,当即冷冷的提醒道。

    “是,是,是,一定有价值就,我还想活着回去找那个假冒我妹妹的人算账呢。”艾肯赶紧回答道,遇到懂行的红梅花只能认倒霉了,想了想,认真的说道:“能不能给个方向?”

    作为一名情报贩子,艾肯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不好确定哪条对罗铮有用,胡乱说的不算,还白白浪费了一条线索,那可都是钱啊,红梅花冷冷的喝斥道:“少打小算盘,你应该知道说什么,别逼问用刑将你知道的东西都掏出来,这对我来说并不难,你懂的。”

    “是是是——”艾肯赶紧陪笑着说道,作为一名情报贩子,艾肯当然知道很多种刑讯逼供的手段,甚至不用动粗都可以拿到想要的情报,没人能够承受的住那些手段,为了避免皮肉之苦,艾肯豁出去了,赶紧说道:“你们最大的敌人是黑暗教会对吧,我这里有点关于他们的线索。”

    “废话真多,快点。”红梅花不耐烦的喝道。

    “前段时间不是有很多毒贩组织和你们做对吗?听说你们也剿灭了很多,当时那么大动静,全世界的情报贩子都知道这事,安静了几个月后,侥幸活下来的毒贩组织听说搞了个联盟,五天后在越国最大的寺庙会谈。”艾肯认真的说道。

    “这条和黑暗教会无关,说他们的。”红梅花冷冷的说道,内心却大吃一惊,不动声色的和罗铮交换了哥眼神,旋即盯着艾肯继续说道:“这条勉强算有价值的线索吧,只要你再说一条和黑暗教会有关的,你的命就算是保住了。”

    艾肯并不知道毒贩组织背后有黑暗教会在指使,苦着脸沉思起来,好一会儿无奈的说道:“真不知道和他们相关的情报了,要不放我走,这条先欠着,我在一周内给你们找一条过来,我保证。”

    “放你走?只要出境你就能彻底消失,到时候哪里找你去?只需要最后一条情报就够了,但这条必须和黑暗教会有关,别以为我不知道,鼎鼎大名的艾肯神通广大,没有艾肯不知道的情报,这可是江湖上公认的。”红梅花冷冷的说道。

    “虚名而已,不作数。”艾肯赶紧陪笑着说道,同行之间有人这么夸赞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但这会儿艾肯觉得这个评价是那么的刺耳和郁闷,仔细盘算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确实找不到一条和黑暗教会有关的线索,苦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眼神铮讨饶起来:“真不知道了,我不能乱说吧?”

    “你想想,听说过前段时间洗劫银行的那些人吗?他们骑着速度非常的摩托,摩托具备很强的攻击力。”罗铮有意识的引导道。

    “你是想问那些摩托的事?还有隐形船和飞行器对吧?”艾肯不傻,马上明白了罗铮的意思,但还是苦着脸继续解释道:“这些东西情报界的人都知道,但没人知道在哪儿,也不知道谁生产的,完全是个迷,我也不瞒你,一些国家暗地里开出了天价,只为收集这些武器的线索,北面的那头北极熊放言,飞行器图纸十亿米金,隐形船图纸五亿米金,摩托图纸两亿米金,我要是知道就发财了。”

    “哦?”罗铮一惊,没想到世界各国已经在暗中收集相关资料,高价收购图纸的恐怕还不止北极熊国这一家吧?都不是傻子啊,想到这罗铮有些郁闷起来,自己和黑暗教会打生打死,其他各国却躲在暗处闷声发财,这都什么事?

    “真的,你们随便找个情报界的人问问就知道了,我要是撒谎,不得好死。”艾肯以为罗铮有些松动,赌咒发誓的保证起来。

    罗铮梅花,红梅花暗自点头表示确有其事,作为特工界的精英,红梅花自然知道这事,但并没有放过艾肯的意思,冷冷的说道:“别扯虚的,说吧,你还有最后一条,只要和黑暗教会有关的线索,其他不要,否则后果你知道。”

    “求你了,别逼我,真不知道啊,有我就说了,都说了这么多条情报,难道我还会差这最后一条?”艾肯赌咒发誓的继续说道,见红梅花冷着脸不耐烦的样子,再,也是一言不语的不耐烦起来,苦着脸沉思起来。

    忽然,艾肯眼前一亮,惊喜的说道:“有一条线索不知道算不算。”

    “说,算不算我会评估。”红梅花冷冷的说道。

    “我记得你们在反恐总署的时候对外公布过,说柴尔德是黑暗教会的人,三天前我的情报人员说和肖恩在一起,肖恩不是被你们抓住关押在联合国吗?后来不是被人救走了吗?我的人说他俩在一起有说有笑,神情亲密,当时在一个庄园内,现在去了哪儿就不知道了,我真的就知道这些了。”艾肯赶紧说道。

    “在哪儿?”罗铮大吃一惊,追问道。

    本书来自/book/html/20/2019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