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445章:惊人线索
    月色朦胧,笼罩四野,夜风徐徐,熏人沉醉,安全屋大门口,罗铮抬头看了看天空,再看看四周寂静的旷野,心情放松了许多,不管怎样,这次行动不仅粉碎了一次有针对性的阴谋,还活捉了一名负责军事的长老,可谓大胜,虽然差点全军覆没,九死一生,但都值了。

    “兄弟,我对黑暗教会了解不多,接下来怎么办?”武进追出来低声问道。

    “秘密传令下去,做好准备,十分钟后撤离,还是走沙漠,天亮后敌人肯定会大力追捕,所有要道都会设卡,出不去,唯一的活路就是沙漠,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这里能用的都带上,还有,不能让麦隆知道。”罗铮低声叮嘱道。

    “你真打算放了他?”武进惊讶的低声问道。

    罗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目光炯炯的看着前方旷野沉思,好一会儿才叹息着说道:“放了吧,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人了,放了对我们反而有好处。”

    “怎么讲?”武进惊疑的追问道。

    “黑暗教会的管理体系非常简单,但也非常高明,麦隆对上级的了解非常少,不可能供述有价值的情报,等他交代完自己的部下和曾经犯过的错,基本就没什么价值了,杀不杀意义不大。”罗铮解释道。

    “你就不怕他返回去继续和我们做对?”武进好奇的追问道。

    “不会,黑暗教会的规矩,凡事暴露的都会被放弃,我和他们打交道不是一两次了,对这点深有体会,麦隆被捕的消息肯定传开,他已经被放弃,就算我们不杀,黑暗教会的人也会追杀他,聪明的话,麦隆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找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从此后销声匿迹。”罗铮解释道。

    “这么残酷的组织?”武进大吃一惊,说道。

    “嗯,所以杀不杀他都意义不大,而且,他只有交代的越彻底,自己才越安全,因为他很清楚我们会动手清除他的手下,而最了解他的都是他手下,等我们清除干净,没有了知情人告密,黑暗教会的人想要找到他也不容易。”罗铮笑道。

    “原来是这样,黑暗教会的单线联系方式确实很有效,但也有弊端,一个长老暴露,整条线就全毁了,重新培养一批死忠可不容易,没有了长老居中统筹,长老下面的人想要越级汇报也不容易吧?”武进沉思着说道。

    “你说的很对,四大圣王管着十二大长老,长老和圣王单线联系,每个长老手下有一大批人,长老一死,这些人绝对找不到圣王,但黑暗教会有个圣主,最高级别的存在,他知道整个组织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只要他愿意,可以远程控制和指挥下面的人。”罗铮解释道。

    “太狠了,这么一来,如果圣主想要架空某个圣王或者长老,岂不是易如反掌?”武进惊讶的说道,见罗铮点头,不由蹙眉继续说道:“好恐怖的管理方式,难怪所有人都不敢乱来,难怪这个组织延续几千年不倒,果然有一套,兄弟,你们主要和黑暗教会战斗,辛苦了。”武进由衷的说道。

    “传令去吧。”罗铮摆摆手说道,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武进答应一声,急匆匆传令去了,过了一会儿,酒鬼从里屋出来,将手机递给了罗铮说道:“录制完了。”

    “辛苦了。”罗铮接过手机客气了一句,然后给蓝星去电话,让蓝星将录制的内容远程下载,并交给智囊和红梅花安排清除行动,这种事蓝星轻车熟路,兄弟们战斗力不差,罗铮根本不担心执行不到位。

    交代了蓝星几句,罗铮转身来到客厅内,看向脸色灰败的麦隆沉声说道:“问你一个问题,没来这里之前你在干什么?”

    “从恶魔岛监狱提前退休后干上了农场主,白天干农活,晚上去小镇自己的酒吧喝几杯,很清闲。”麦隆苦笑道。

    罗铮一怔,沉声说道:“在来这里前你在过着休闲的生活?是不是其他长老也都像你这样?”

    “那就不知道了,我们彼此都不认识。”麦隆苦笑道。

    “内斯特是不是你们的人?”罗铮追问道。

    “继任我职位那个内斯特?”麦隆惊讶的看着罗铮反问道,见罗铮肯定的点头,不由好奇的反问道:“他不是军部调来的吗?”

    罗铮见麦隆确实不像是知道内情的人,没有再多问,麦隆却脸色变得震惊起来,追问道:“难道他也是黑暗教会的人?这不可能吧?我走的时候还故意整过我,不给我办理提前退休手续,和我做对,怎么会是自己人?”

    “或许是接到上级要求,故意这么办的,或许他也不知道你是自己人,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些长老不过是执行者,相当于公司里面的部门经理,分管不同的工作,负责具体执行,手下也有一大帮人,但对公司的了解非常少,而且要听上级遥控指挥,甚至连董事长是谁都不知道,圣王是各公司的总经理,而圣主才是你们的集团公司董事长。”罗铮没好气的苦笑道。

    “确实如此。”麦隆也苦笑道,旋即紧紧看着罗铮,满是担忧的追问道:“我已经将知道的全部都交代了,就像你说的一样,我只是部门经理,并不知道公司机密,公司随时可以更换我这个经理,已经没有了价值,你还要杀我?”

    “放心吧,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罗铮摆摆手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麦隆见罗铮不像是在敷衍自己,顿时松了口气,感激的笑道:“我是不是现在可以走了。”

    “当然,随时可以。”罗铮随口说道,自己也要走了,哪里还顾得上麦隆。

    麦隆大喜,起身朝外走去,来到门口,见罗铮并没有阻拦,一副真放自己走的架势,彻底松了口气,忽然停下来,转身看向罗铮补充道:“看得出来,你是真打算放过去,这份人情记下了,告诉你一个消息,也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我曾经去一个海岛给一帮少年兵讲过一周战术理论课。”

    “你说什么?”罗铮大吃一惊,紧紧盯着麦隆追问道,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