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400.第3400章 :绝处逢生
    反恐总署易主,而且有可能是敌人派来的,兄弟们留下往好了说成为打手,往坏了说成为炮灰,无论哪种都不能接受,退出是最好的选择,智囊和红梅花没想到罗铮并不像退出,都惊讶起来,满是好奇的看着罗铮,智囊更是追问道:“除了退出,难道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罗铮见两人不像是开玩笑,不由懊悔的说道:“都怪我,没能早点想到回来的办法,可惜了,这么一退,就永远没有回去的可能了,没有了反恐总署这杆大旗,我们很多事不好做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留下?”红梅花惊讶的追问道。

    “应该留一支部队在里面,有什么事也能知道一些,不过,退了就退了吧,黑暗教会是我们的死敌不假,但也不是我们一家的敌人,其他人都不急,我们急什么?说说吧,我不在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事?先说不好的,再说好的。”罗铮无所谓的说道,岔开了话题,换了个姿势靠着,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还是文明都市舒服啊,无人荒岛哪里有这种真皮沙发车椅坐?

    “呃,好的。”红梅花苦笑一声,边开车边说道:“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事,那些绑架我们人质的毒贩组织基本被剿灭,六百多人,无一生还,人质全部安全救出,未来几年内边境恐怕不会再有毒贩出没,但我们担心这次打的太疼,会不会将剩余其他毒贩子彻底推向黑暗教会那边?”

    罗铮哼了一声,不置可否,继续闭目养神,红梅花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想了想,继续说道:“根据可靠消息,这段时间边境没有一名毒贩子出入,缉毒部门的兄弟们说都要下岗,也不知道这是还是还是坏事,我总感觉不对劲,会不会是山雨欲来前的宁静?”

    说到这红梅花停下来,希望能够听到罗铮的回应,等了十几秒钟,后排静悄悄的,红梅花抽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排的罗铮,见罗铮依然双目微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罗铮是否同意自己的判断,只好继续说道:“你失联后我们组织了反击计划,整个计划主要攻击两大目标,一个是世界各地的恐怖组织,另一个是山姆国战略情报处。”

    “这个计划非常好,谁提出来的。”后排的罗铮忽然赞赏的说道。

    “智囊提议的,让智囊说吧。”红梅花笑道。

    “打击世界各地恐怖组织既能展示我们的力量和决心,又能完成联合国交给反恐总署的任务,说不定还能斩断黑暗教会的爪牙,一举多得,打击山姆国的战略情报部门也不错,让黑暗教会成为瞎子,虽然这些都是黑暗教会的外部力量,并不能伤及黑暗教会的根本,但也能起到威慑作用,还能让黑暗教会摸不准我是否还活着,智囊,这个提议非常好,你说说。”罗铮笑呵呵的说道,来了精神。

    “是。”智囊没想到罗铮只是听了个开头就将好处全部想到了,佩服不已,赶紧答应一声说道:“这次行动一共歼灭了五十三支恐怖组织,大小不一,多了几千人,少的几十人,战果颇丰,其中还发现了山姆国战略情报处反恐组控制的二十几支恐怖组织,算是黑暗教会的爪牙,已经全部被我们干掉。”

    “等等,反恐组?什么东西,详细点。”罗铮惊疑的追问道。

    “是,反恐组是山姆国战略情报处下辖的一个部门,这个情报处不仅有反恐组,还有情报组,行动组,后勤组等等,人员庞大,解构复杂,反恐组秘密培训了几十号特工,然后将这些特工安插在各大恐怖组织之中,通过特工秘密控制、收买和收编了这些恐怖组织,成为黑暗教会的外围力量,组长已经被我们策反,相关恐怖组织已经被摧毁,其他特工不是被击毙就是被策反。”智囊解释道。

    “干的漂亮,策反这个思路很不错,把钉子埋在黑暗教会内部对我们有用。”罗铮赞赏的说道。

    “可是?”智囊欲言又止,满脸苦恼之色。

    “怎么了?”罗铮追问道。

    红梅花看了智囊一样,接过话题说道:“我来说吧,可是在两个月前山姆国战略情报处忽然对外宣布该部门解散,所有人员另行安排,被策反的人忽然失去联系,生死不明,初步怀疑秘密集中起来特训去了,后面会怎样谁也说不清,黑暗教会有一套洗脑办法,担心策反失败。”

    “没事,尽人事听天命吧,没想到这个部门忽然撤销了,有意思,毕竟是公开的部门,用的什么理由?”罗铮追问道。

    “说是部门臃肿,长期没有业绩,加上职能和其他执法部门同质化,山姆国两院就提议撤销该部门,提议很快通过,三天后该部门就人走楼空了,说是就地遣散,我们调查过,职位无关紧要的人给了一笔遣散费回家待着,有的另外安排工作,大量人员消失不见。”红梅花解释道。

    “有点意思,继续。”罗铮说着闭上了眼养神起来。

    红梅花看了智囊一眼,继续说道:“根据侦查发现,世界各国情报组织忽然销声匿迹,就想人间蒸发了一般,我们怀疑他们被黑暗教会收编,前期这些恐怖组织被我们打的很惨,难保他们一怒之下投靠黑暗教会,所以说,也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是好事还是坏事。”

    “是好事,我们打不打恐怖组织该投靠的还会投靠,这些人杀一点少一点,不用怀疑计划。”罗铮安慰道。

    “嗯,只能这么想了,另外想说的是黑暗教会再次神秘消失,这几个月来没有犯任何事,我们也找不到任何线索,还有就是反恐总署被新人署长把持,所有部门都安插了他的人,形势对我们并不利。”红梅花苦恼的说道。

    “何止是不利,而是严峻,假设反恐总署新任署长是黑暗教会的人,那么,这把锋利的刀就被黑暗教会掌握,以后再难发挥威力了,看来,黑暗教会这段时间在憋足劲发展武装力量,壮大实力,杰克森和唐恬恬呢?”罗铮忽然话锋一转,提到了另外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