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322章 :巴鲁担忧
    “轰隆——!”

    一声震雷响彻苍穹,紧接着,一道巨大的闪电在天边炸开,将广袤的雨夜照的亮如白昼,好一会儿才被无尽的黑幕吞噬,又是一声巨雷震响,整个天空放佛都在颤抖,暴雨更是铺天盖地的泼下来,天地间放佛进入了雨的世界,加上漆黑的夜幕,茫茫天地伸手难见五指。

    “呼呼——”狂风呼啸着,拼命撕扯着树木,撞击着房屋,放佛暴露的洪荒猛兽,带着摧毁一切的暴烈气势,恐怖的狂风怒吼声就像恶魔的大笑,令人不寒而栗,这是一个恐怖的夜晚,大自然在震怒。

    一条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一辆夜归的旅游大巴正慢慢行驶着,打开了双闪,时隐时灭的红灯在漆黑的暴雨夜就像魔鬼的眼睛,赤红,血腥而冷漠,大巴雨刮拼命晃动着,将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全部推开,但雨水更加拼命的撞击过来,完全遮挡住了司机的视线,不得不在开阔处靠边停下来。

    大巴上坐满了游客,小孩子们好奇的看着外面疯狂的雷暴雨,大人们脸上挂着忧色,时不时看一眼窗外,导游更是心急如焚的和司机低声交谈着什么,出于安全考虑,这么恶劣的天气肯定不能再走了,一旦出事,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很快,导游和司机达成共识,马上将暂停等候的意思告诉了车上所有游客,大家也知道导游是为大家安全着想,并没有生气,极少数人有些不满,在导游的耐心劝解下没有再说什么了。

    半个小时后后,暴雨小了很多,许多人嚷嚷着司机出,已经是深夜时分,大家都渴望早点回去休息,特别是有孩子的父母,恨不得早点回到酒店安顿下来,免得自己还在受苦,司机无奈,和导游交流几句,准备车。

    这时,旁边树林里忽然冲下来十几个人,一个个披着雨衣,抱着自动步枪,这些人迅冲到马路上,枪口瞄准了司机,司机大吃一惊,不敢乱动了,有人上前来,指了指车门,司机犹豫的看向导游。

    面对十几名武装人员的暴力威胁,司机不敢反抗,除非不顾车上游客的安全,导游也现了异常,顿时脸色大变,迅拿起电话准备报警,却现电话已经没有任何信号,这时,匪徒已经不耐烦了,用力砸车门。

    开门意味着被劫持,不开门意味着对方动枪,司机左右为难,导游也被吓蒙了,和平年代谁见过这种阵仗啊?车上许多游客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起身查看,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古怪的声响,大家从来没有停过的声音,紧接着车晃动了一下,都愣了,纷纷好奇的向前走来。

    很快,大家看到了挡在前面的武装人员,都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往后缩去,彻底乱了阵脚,和平的太久,大家不过是普通的手法公民,谁见过这种情况?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好些反应快的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却现没有一点信号。

    面对武装人员的威胁,司机和导游也乱了方寸,司机看到一名武装人员不耐烦的瞄准自己,准备开火,无奈的对导游说道:“这次麻烦了,轮胎刚被打爆,走不了了,这些混蛋用的是真枪,不开门都得死,开门最多被抢劫。”

    “开门吧!”导游慌乱的说道。

    车门很快被打开,三名武装人员6续上来,后面两人举枪瞄准车上的游客,一人负责一边,前面的武装人员枪抱在怀里,这些人个个戴着头套,只露两只眼睛在外面,目光凶狠,吓的大家纷纷坐在位置上不敢动了,小孩更是被吓的哭了起来,父母赶紧捂住小孩的嘴巴低声全解,生怕惹怒了这些暴匪开火。

    “诸位,不好意思,麻烦大家跟我们走一趟了。”领头的暴匪冷冷的说道,说的客气,但声音冰冷,全身更是散着冰寒的杀气,带着不可置疑的气势,没人敢把对方的话当玩笑。

    只是,就这么跟一个陌生的暴匪走大家不甘心,都坐在位置上犹豫不动,领头暴匪也不在意,冷冷的说道:“给你们一分钟时间准备,一分钟后自己下来,最好别耍花样,否则子弹可不长眼睛。”

    大家恐慌的看着这个人,都没有动,彻底吓蒙了,车厢内一片寂静,就连吓哭的小孩也停止了抽泣,都愣愣的看着这些暴匪不知道如何是好,都是守法公民,平时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面对自动步枪,大家脑子一片空白。

    一分钟很快过去,后面开过来三辆中巴,在大巴前面一点停下,打开了车门,为的暴匪不耐烦的对前面几名乘客说道:“走吧,上第一辆车,东西就都别带了,带好自己的孩子。”

    “不,我不走!”一名中年妇女彻底吓蒙了,本能的喊道,慌乱的缩成一团,双手更是紧紧的抱着自己,就像受惊的刺猬。

    “我很遗憾,不走就算了!”为暴匪不疾不徐的说道,放佛在说一件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就在大家侥幸的以为对方会仁慈的放过中年妇女时,恐怖的事情生了,一声枪响,中年妇女直接被爆头,红白之物炸开,恐怖的令人心悸。

    “啊——”车上许多游客吓的尖叫起来,父母更是捂住了自己的孩子双眼,不忍孩子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还有谁不走?”暴匪冷冷的说道。

    “我走,我走——”前面的人赶紧下车,生怕晚了被暴匪一枪爆头,在血的事实面前,大家相信眼前这个恶魔绝不会心慈手软,敢杀第一个就敢杀了全部,在生与死面前,大家选择了顺从。

    很快,大巴上的游客依次下车来,分别上了三辆中巴,每辆中巴上面有几名暴匪,冰冷的枪口指着游客,散着无情而冷漠的杀气,放佛死神一般,大家被吓坏了,谁都不敢乱动,脸色苍白,好几个更是急促气喘起来,显然有心脏病。

    暴匪们没有理睬急促气喘的人,冰冷的眼神满是无情的凶光,中巴启动,很快消失在暴雨夜深处,带走了无数家庭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