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第3314章:街头激战
    大世家暗斗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往死里整,所以,一般不会轻易结仇,更不会帮别人牺牲自己家族利益,青姐的行为无疑表面了自己态度,不惜得罪关家,损害自己利益也要支持蓝博,蓝博感激的苦笑道:“何必呢?”

    “听大丫说你独自一人自由自在?”青姐反问道,一双妙目紧紧看着蓝博,充满了紧张和期待。

    蓝博一怔,看向自己女儿,旋即点点头,青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欢喜的追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有些日子了。”蓝博尴尬的回答道。

    “你可真狠心,当初┅┅唉,算了,当着孩子们的面说这些不好,当初一句承诺,我在这个院子守了二十五年,大门都没出去过一步,希望你也还记得曾经的诺言。”青姐认真的说道,带着某种虔诚和庄重。

    “够了,你俩┅┅”中年人怒吼道,忽然惨叫一声,身体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一个屏风上,屏风被砸到,中年人半天缓不过气来。

    罗铮收了正踢出去的一脚,不屑的骂道:“打扰人谈话,没礼貌的东西,缺管教,不只好我替你关家祖宗教教你们怎么讲礼貌了。”

    “好,踢的好。”青姐大呼痛快的喊道,很解气的样子,一双眼睛欣赏的看着罗铮,旋即又看向蓝博继续说道:“这小伙子我看着不错,有担当,有胆气,不像某些人,配得上大丫。”

    “我?”蓝博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罗铮看到蓝博局促的表情,知道该自己出来圆场了,要不然自己这个脸皮薄的岳父会下不了台,便上前一步,笑道:“爸,您怎么来了?”

    “你外公让我带句话,这事你看着办就是。”蓝博正色的说道。

    看着办就是?一句简单的话,等于是将整个蓝家的利益和未来全部都交给了罗铮决定,这是何等的重视?青姐以为自己够高估罗铮了,这一刻发现还是不够,周围其他人也都好奇的看向罗铮不语,就连关飞也满是怨毒的看着罗铮,眼睛里多了几分忌惮,“看着办”意味着必要的时候可以死磕。

    蓝家为了一个外人不惜和关家死磕到底,这份气魄和决心就不得不让人忌惮了,关键虽然势大,但也不能跳出游戏规则乱来,否则否遭到其他世家的联合抵制,短短一句话,在场所有人的心思都变了。

    罗铮感激的点点头说道:“谢谢外公,谢谢爸。”

    “一家人,客气什么?”蓝博慈爱的笑道,混没将后果放在心上,放佛罗铮将整个蓝家败掉都无所谓,这份信任和支持在场所有人都重新审视起罗铮来。

    世家可以无条件支持某个家族子弟,也能因为利益放弃家族某个子弟,但绝对不会冒着巨大风险轻易无条件支持一个外姓人,除非对方足够强大,或者能给家族带来更大利益,青姐好奇的打量了罗铮一眼,越看越喜欢,有些感慨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会儿强,有担当,有气魄,有血性。”

    “呃?”蓝博知道青姐在拐着弯的说自己,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蓝雪见外公如此重视和支持罗铮,内心大定,放心的笑了起来,关家虽然势大,但蓝家如果放手一搏,关家也不得不忌惮几分,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关家也不会轻易下决心去做,关飞见事态并没有朝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脸色阴冷的喝道:“来人,将这个混蛋抓起来带走。”

    “我看谁敢动?”蓝博冷冷的喝道。

    “想在我这动粗?”青姐也不满的喝道,一副同仇敌忾的架势。

    中年人被随行的人扶起来,吐了口血,见事态失控,干脆放手一搏了,如果就此认怂,用不了一个小时这里的事就会传出去,到时候关家脸面何存?脸色一凛,喝道:“关家的脸面绝不容玷污,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敢反抗着格杀勿论,我倒要看看谁敢动?”

    罗铮不屑的看了眼中年人一眼,见蓝博就要上前去,赶紧拉住了蓝博,挡在前面,死死锁定了关飞,见外面忽然冲进来六条大汉,一个个眼神不善,气势浑厚,手上更是拿着手枪,估摸着是执法部门的人,否则没人敢公开持枪,脸色一冷,就要动手,蓝雪挡在前来,提醒道:“他们是内卫。”

    “呃?”罗铮惊讶的看向蓝雪。

    “听我的,动手可以,别下死手。”蓝雪赶紧低声说道。

    内卫不同于其他,代表着最高首长的脸面,真要是下了死手就没回旋余地了,罗铮没想到来的居然是内卫,关家权势果然非同小可,冷冷的盯着关飞的脖子思索起对策来,盯的关飞后背凉飕飕的,感觉脖子上架了一把锋利的刀,胆气一寒,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旋即又气急败坏的喊道:“快,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

    “来吧,抓我吧。”罗铮灵机一动,无所谓的冷笑道,伸出两只手来。

    一名彪形大汉警惕的上前来,掏出了手铐,见罗铮并没有反抗的意思,一个箭步冲了上来,迅速铐住了罗铮的手腕,这才松了口气,关飞见罗铮被拷,以为服软了,顿生胆气涌上头来,得意的向前几步,看向蓝博说道:“蓝叔叔,还认识我吗?我是关飞啊。”

    蓝博有些诧异的看向罗铮,搞不懂罗铮为什么甘愿被拷,完全不像是罗铮的风格啊?至于关飞的话完全没听到,关飞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但很快恢复如常,陪笑着说道:“蓝叔,我和雪儿从小玩到大,青梅竹马呢,您看,我们的婚事什么时候办了?至于这小子嘛,结婚是大喜事,到时候放了就是。”

    这番话表面是在谄媚,但实际上满是警告,什么叫到时候放了?不结婚是不是就不放了?蓝博人精一般人物,哪里听不懂其中的内涵,但没有接话,而是看小丑一般盯着对方,不屑的撇撇嘴,话都懒得说一句。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