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288.第3288章 :恐怖摩托
    每个人的声音都有他的特殊性和唯一性,以现在的高科技手段,完全可以通过设备从人海中找到目标,方法很简单,就是将目标声音输入监控系统,系统全天候声音搜索,只要目标打电话就能被系统现,从而锁定目标位置和身份。

    刘青青也清楚这些电子设备,赶紧解释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肖恩说他们使用的都是特质电话,由圣主提供,电话里面存有下属三名长老的电话,通话的时候声音被电话改变过,变成了电子声,无法通过声音认出彼此,否则,肖恩和前总统那么熟悉,不可能不知道对方就是自己人。”

    “原来是这样,这个圣主太谨慎了,连这招都用上了,完全不给下面人串联、熟悉的机会。”罗铮恼怒的说道。

    “可不是嘛,如果下面人彼此认识,说不定内部就会分成很多小团体,圣主就无法做到绝对的集权,甚至暴露一个牵出一大串来,但用电话单线联络就不同了,声音被改变过,谁也不知道谁,加上严禁彼此见面,或许身边的好友就是自己人,但谁也现不了,这张庞大的网就牢牢掌握在圣主一个人手上,而圣主有所有人电话,随时可以调动和监控任何人。”刘青青也气愤的说道。

    “电话网络管理?”罗铮沉声起来。

    “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单线联系,有事都由圣主协调,难怪十二长老都不知道彼此是谁,也不知道上级是谁,圣王身边只有一支黑暗卫,十二长老身边人倒是不少,但我们没有抓到一个,无法得知具体情况。”罗铮沉声说道。

    刘青青想说什么,看到蓝雪噤声的手势,好奇的点点头,看向一脸陈思的罗铮,过了一会儿,罗铮继续说道:“我们目前知道的长老有柴尔德、前总统、内斯特、查利、巴菲尔和加利斯,巴菲尔算自己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在哪儿?”

    “我问过了,他也不知道。”刘青青苦笑道。

    “肖恩先生什么状态?”罗铮沉声问道。

    “被审讯了十几个钟头,半个小时前睡着了。”刘青青解释道。

    “把他弄醒,我亲自问问。”罗铮沉声说道。

    “呃。”刘青青答应一声,上前给对方打了一针,一边解释道:“为了避免他自杀或者逃跑,不审讯的时候给他打针,让他睡觉,免得偷听我们的谈话。”

    罗铮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没多久肖恩悠悠醒来,眼睛慢慢睁开,待看清楚是罗铮后眼神猛然瞪的滚圆,死死盯着罗铮不语,罗铮不屑的冷哼一声,慢慢上前来,沉声说道:“肖恩,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

    “你这个魔鬼,如果不是你们当初现了我的身份,我早已经是总统了。”

    “那又能怎样?你以为掌握了山姆国就能掌握全世界吗?”罗铮不屑的冷哼一声,给对方下了个语言陷阱。

    “起码不至于这么被动,我也不至于沦为阶下之囚。”肖恩冷冷的说道。

    “有道理,如果我放你走,你会怎样?”罗铮冷笑道。

    “我会暴尸街头,黑暗教会绝对不允许我的存在。”肖恩恼怒的说道。

    “呃?黑暗教会培养一个人才也不容易,以你的才干,完全可以继续干你的圣王,随便派往哪个小国家搞点动作,说不定就能够上位掌权,替黑暗教会开疆扩土不是?”罗铮冷笑道,继续语言引诱对方。

    “少给我下套。”肖恩不屑的冷笑道:“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不知道的你问了也没用,还是不知道,当然,我不介意给你们假情报。”

    罗铮一听,笑了,如果对方真的全部都说了,就不会在意自己的审问,这么说肯定是在掩饰什么更重要的线索,不由来了兴趣,刘青青何等聪明,也意识到自己审讯经验不足,被对方抛出来的一点真相迷惑了,以为对方真的只知道这些,事实上对方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挖出来,不由脸色阴冷起来,碍于罗铮在场,没有飙,但暗自记下这次教训,绝对不能相信任何敌人。

    “我不介意听假情报,不如你说来听听,我就当听故事了。”罗铮不屑的笑道,见对方赌气一般沉默不语,也不介意,慢慢上前来到肖恩跟前,深深的看着肖恩低声说道:“你准备殉教了吗?”

    “当然,我是教会一手培养出来的,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圣主给的,圣主让我死,我很愿意去死。”肖恩义正言辞的说道。

    “大义凛然,豪气万丈,有点意思,你死的没人同情,说实话,你必须死,等我掏空了你肚子里的东西后,会给你机会去死。”罗铮不屑的冷笑道。

    “你威胁我?”肖恩恼怒的喝道。

    刘青青见罗铮威胁肖恩,内心大急,这么做岂不是不给对方希望?没有了希望的人还会招供?

    “不,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罗铮不紧不慢的说道。

    “既然明知道会死,我为什么告诉你?”肖恩不屑的冷哼道。

    “你在为自己能够痛快而死找一个机会。”罗铮不屑的说道:“人固有一死,但死有很多种办法,按照规定,你会接受审判,并安乐死,但这只是规定而已,这么容易让你死对你来说是一种幸福,你觉得我会这么做?”

    “你们是执法机构,代表正义,一切都要按照程序办事,不能乱来,别拿这些吓唬我,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肖恩不屑的讥笑道,放佛根本不怕罗铮的威胁,内心却没来由的一紧,目光凝重起来。

    “是我,我们是执法者,但执法者有时候会失手,比如有人劫走了你,我们最多落个失职,而你将接受非人的摧残,说实话,我对你怎么死真的不感兴趣,只是探讨一下让你死亡的办法而已,反倒是你的家人。”罗铮不屑的冷笑起来。

    “你想怎样?”肖恩急忙喝问道,见罗铮眼睛里满是嘲讽之色,不由一冷,急忙说道:“你们是执法人员,不能干违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