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243.第3243章 :敌人虚实
    能成为一方枭雄,亚哈的头脑自然也不简单,从种种迹象什么,具人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善,但一想到后果,不得不将愤怒暂时按捺下去,不动声色的追问了一句,面具人冷冷的哈不语,放佛在思考接下来的动作.

    “怎么,别我猜中了?”亚哈不满的追问道。

    “这个重要吗?你要统一国内就必须要武器弹药的支援,要同盟国的支援,这些我已经给你了,就连民主的灯塔山姆国也公开发表讲话,和你的国家建交,武器弹药给了你多少没人比你更清楚吧?”面具人不满的冷哼道。

    “我要的是坦承公布的合作,而不是算计,利用,你敢说没有利用我?”亚哈丝毫不让的追问道,脸色变得不善起来。

    “我说过,这重要吗?大家各取所需罢了,你要的东西我们已经给了,还派兵协助你平叛,你答应给我们的东西一点都没给,我们之间谁没有合作诚意?亚哈先生,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我们可以跟你合作,也可以跟外面的敌人合作,甚至贵国任何一支部队都可以合作,你说呢?”面具人冷冷的说道。

    亚哈脸色一苦,死死盯着面具人说不出话来,内心不仅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还知道自己上了对方的贼船,想要下来已经很难了,在这个动荡的国家,身边没枪没炮没部队就是蝼蚁,分分钟被人踩死,怎么办?亚哈沉思起来。

    “其实你不用想太多,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就好。”面具人语气一换,放佛在安慰一般继续说道:“只要统一了你的国家,你就是开国第一人,名垂史册,千古流芳,如果失败,你将什么都不是,你的部族也会受到牵连,这点我想你应该知道,换言之,除了和我们合作你还有选择吗?”

    “是啊,还有选择吗?”亚哈内心一片苦涩的沉思起来,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一动不动的坐着,脸上毫无表情,放佛一尊雕塑。

    面具人冷冷的注视着亚哈,没有再说什么,营帐内静悄悄的,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息,好一会儿,面具人叹了口气,安慰道:“一次失败不等于一切,关键在于你是否还有雄心?别忘了我们还有上千雇佣兵,他们正在等待机会,你身边还有二千武装,他们难道不想报仇?”

    亚哈忽然打了个激灵,脑子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具人笑道:“你说得对,我还有机会,我还没有输,你说,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办?”内心却暗自警惕起来,不敢有丝毫大意。

    “你这么说就好了嘛,亚哈先生,今晚雇佣兵肯定会从其他三面偷袭上来,不可否认,根据我掌握的情报现实,其他三面也有部队驻守,应该是巴鲁的部落武装,以雇佣兵的战斗力不足为虑,另外,我会安排随军一起行动的其他雇佣兵偷袭敌人,我的人也会出动。”面具人笑道,一副智珠在握模样。

    “那就让你费心了,我们做什么?”亚哈换上了笑容追问道。

    “很简单,你的人做好战斗准备,等时机成熟后集中力量发起集团式冲锋,一举摧毁敌人阵地,将敌人彻底打败,我会通知你出动时间的,你只要准备好即可,今晚一战定乾坤。”面具人语气坚定的说道。

    “行,听你的,我这就去准备。”亚哈答应道。

    面具人点头答应下来,亚哈没有久留,和对方简单交流了几句就匆匆离开,走出营帐的一刹那,一道刺眼的太阳光照射过来,亚哈眯着眼,用手挡住了阳光,周围巡逻的队伍,嘴角闪过一抹冷笑,急匆匆回去了。

    没多久,亚哈回到了自己营帐,见长老还在闭目养神,赶紧上前去,将面谈的内容一字不漏的说了一边,最后补充道:“长老,您觉得这个人的提议如何?”

    “你想打这一仗?”长老再次问了之前那个问题。

    “不想,但我没有选择了,不打赢结果更惨,赢了说不定还有一些机会。”亚哈有些无奈的低声说道。

    “饮鸩止渴罢了,我只提醒你一句,集团师冲锋意味着巨大伤亡,赢了又如何?”长老不满的冷哼一声,问道。

    亚哈一震,苦笑起来,是啊,赢了又如何?集团式冲锋只需要一挺重机枪就损失惨重,自己损失的起吗?赢了战争丢了部队,赢了又如何?谁还会承认自己的身份权势?没有了部队,说出去的话谁还会听?

    “你还不笨,虽然对方给了你几千人的装备,还派了坦克飞机和部队支持,但正如你怀疑的那样,如果外面的敌人也是他们的敌人,那他们这么做就不是在帮我们,而是利用我们的人帮他们打仗,最后我们还得牺牲巨大的石油利益作为回报,这样的合作不要也罢。”长老沉声提醒道。

    “您说的没错,可万一他们不是敌人,真是冲石油来的呢?”亚哈不甘心的说道,眼神却多了几分迷茫和愤怒,说出来的话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

    长老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就算是冲石油来的,就算他们在帮我们,问题你牺牲的起吗?还是那句话,就算你赢了又能怎样?”

    “呃?”亚哈脸色灰败的说道:“长老,请您教我。”

    “既然他们今晚要打,那就让他们打,咱们在后面做好准备另外,我亲自去一趟对面,说不定有机会扭转局面。”长老沉声说道。

    “啊,你去干什么?”亚哈惊讶的追问道。

    “为我族谋一条后路。”长老冷冷的说道。

    “呃?”亚哈猜到了长老的用意,苦笑起来,愧疚的说道:“长老,我辜负冷冷您的教诲,辜负了部族的期望,一切全凭您做主,今晚我应该怎么做?”

    “等我消息,不过,这一去意味着示弱,你有可能做不了总统了。”长老说着叹息一声,哈的眼神多了几分慈爱。

    “只要能扭转局面,为部族谋一条生路,其他无所谓了,合作是我一意孤行的结果,我愿承担后果。”亚哈很干脆的说道,倒也果断。

    本书来自/book/html/20/2019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