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228.第3228章 :夜雾狙杀
    一直以来,罗铮很想和自己的爱人走进婚姻殿堂,但又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死了耽误蓝雪一生,罗铮自己都不知道内心深处其实有些逃避害怕面对这个问题,虎女的一席话就像一道平地惊雷,一下子震醒了罗铮,让罗铮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死不瞑目的遗憾

    一个人在有机会有条件的情况下不和自己爱人结婚,等死了再来后悔,一切都迟了;一个人活着连结婚的勇气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配说爱情?死了真的不会耽误吗?活着的时候不结婚不也是在耽误吗?

    一个个往常重来没有想过的念头在罗铮的脑好在浮现,冲击着罗铮以往的念头,瓦解着罗铮内心深处的那点顾虑,眼神渐渐变得透彻,明亮了几分,长长吁了一口气,放佛下了某种决心,放下了某个包袱,整个人神清气爽起来。

    “头儿,你先别说我们,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旁边响起了曹喜的声音。

    罗铮喜,又迁,笑道:“这一战过后,估计黑暗教会要销声匿迹一段时间,甚至躲起来发展,不和我们硬碰硬了,我们会有一段时间休养生息,正好,回去后给你们俩办了,兄弟们也趁机乐呵乐呵,咋样?”

    “这事别问我,某人可没这个心思。”曹喜羞涩的迁回答道。

    “你的意思呢?”罗铮迁追问道。

    “先别问我,你自己呢?兄弟们可都在等着喝你的喜酒,我记得你俩订婚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难道想就这么拖下去?可不能做不负责任的潘世美。”时迁笑着反问道。

    “好,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了,这一战赢了,我,你,雪儿,还有曹喜,咱们来个集体婚礼,咋样?”罗铮明知道时迁在激将,但还是豪气冲天的说道,既然很多问题想通了,没有了担忧和犹豫,自然不在拖延。

    “这可是你说的,我马上告诉嫂子。”虎女大喜,兴奋的追问道:“哥,可不许反悔?要不然兄弟们可都不答应。”

    “别告诉了,嫂子这会儿肯定已经听到了。”小狼在旁边兴奋的笑道,指了指耳麦,大家的耳麦可是都没关,总部完全能够清晰听到大家的交流。

    “不反悔。”罗铮语气坚决的说道,一边迁。

    “好,这可是你说的。”时迁也欢喜的说道,旋即喜,脸色变得深情温柔起来,目光恳求,但语气坚定的说道:“喜妹子,嫁给我吧?”

    “哇哦——好浪漫!为什么没有鲜花戒指?”虎女笑嘻嘻的起哄道。

    “对啊,你拿什么来求婚?”曹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道,内心却甜滋滋的,满是幸福。

    “你说,只要你说出来了,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给你找到,要戒指吗?回头我查一下,世界是最好的戒指是什么来着?我给你买回来,不卖就偷回来给你。”时迁信誓旦旦的说道。

    一代盗门掌门如果惦记上了谁的戒指,还真没人留着住,曹喜对时迁的本事心知肚明,没好气的笑骂道:“知道你能,戒指当然要,但不能偷,我只要结婚戒指,不要求婚戒指,这样吧,帮头儿打赢这场仗我就嫁给你。”

    “这可是你说的,好,江湖儿女,一言九鼎。”时迁豪气冲天的答应道。

    “自己也得好好活着,要不然我嫁给别人去。”曹喜关爱的提醒道。

    “放心吧,不娶到你阎王也收不走我。”时迁一脸自信的说道。

    “啧啧啧,好浪漫啊,这是我听到的最浪漫的求婚,要是有人也这么对我就好了。”虎女满眼崇敬的狼说道。

    “母老虎,别子还小,明年才满十八,五年后娶你就是。”小狼没好气的回答道,眼睛里却满是深情。

    “哈哈哈——”大家早就知道两人的关系,一听,都兴奋的大笑起来,笑声传出去好远,瞬间冲淡了大战来临的紧张。

    罗铮感激的喜,又迁,郑重的说道:“曹喜,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一仗固然重要,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所以,大家尽力的同时也得尽可能不保护好自己,我不希望任何人有事,婚礼上不能少了你们。”

    “是。”大家郑重的答应道。

    “笑的这么开心,我也来凑凑热闹。”徐刚笑呵呵的带着第二小队成员过来,摆摆手,第二小队散开四周警戒,徐刚自己上来,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铮笑道:“兄弟们,用胜利给头儿做贺礼这种事岂能少得了我们?”

    “说得好,打赢敌人,用胜利给头儿做大喜的贺礼。”桑吉也兴奋的说道,旋即武和公孙舞,补充道:“干脆,你俩也一起结婚得了。”

    “可以啊。”罗铮笑呵呵的武问道:“你的意思呢?”

    “这是得问我家人。”姬武笑道。

    “那就没问题了,谁的家人不希望自己儿女尽快结婚啊?就这么说定了,咱们三对一起,我来筹办,你们什么都不用管,你的父母那边也我来联络协调。”罗铮笑呵呵的答应道,想通了很多问题后罗铮都有些迫不及待想结婚,给自己深爱的人一份完整的爱,一个相守终身的承诺。

    姬武孙舞,公孙舞羞涩的低下头去,显然是默许了这件事,姬武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便家说道:“行,听头儿安排,大家到时候一定到场,多喝几杯。”

    “舞妹子,你啥啊,不要结婚礼啥的?”曹喜在旁边笑道。

    “结婚礼?”公孙舞一怔,旋即武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只有一个要求,协助头儿打赢这场仗,自己好好活着,否则回老家替你守寡一辈子。”

    罗铮一听,心情没来由的一堵,变得沉重起来,虎目中涌上来一抹潮湿,兄弟们为了国家,甘愿奉献,所求不过好好活着,有一群这样好的兄弟在,何愁黑暗教会不灭,何愁国家不兴?

    本书来自/book/html/20/2019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