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翠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兵王 > 3227.第3227章 :引敌入瓮
    恐怖的爆炸威力让追兵害怕了,停止前进,派出小股部队上来清理爆炸现场,足足花费了大半个小时才清理出一条通道来,追兵不敢继续前进,而是派出小股部队慢慢往前搜查,清理出一条足够车队通过的道路即可。

    没多久,一支小队来到了第六个伏击区域,找到了纽扣炸弹,如果不引爆,炸掉会全部被找出来,一旦落入敌人之手,纽扣炸弹的核心机密就保不住了,雪豹不得不让人引爆了该区域全部纽扣炸弹。

    几百枚纽扣炸掉只炸死了一小支搜查部队,浪费很大,但也无可奈何,敌人一幕并没有停止前进,而是调来了另一支小队继续搜索前进,雪豹气的不轻,但也没办法,总不能下去自己取走纽扣炸掉吧?无奈之下只好再次引爆第七个伏击区域,后面如是。

    当敌人用生命趟出一条通道后,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追兵在峡谷出口位置停下来,马上派兵抢占制高点,坦克和运输车环形围绕,构筑成了临时工事,部队在里面休息,天黑不利于行军,这支队伍虽然急切的想赶往目的地,但也知道天黑行军的风险太大。

    雪豹一幕冷笑起来,并没有带着部队离开,而是迅速和总部取得联系,等接通后沉声说道:“总部,敌人赶了一天的路,身体肯定疲惫,出了峡谷距离油田的距离就不远了,车程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到,他们肯定是想利用这里的地形环境休整一晚,明天一早发起攻击,不能给他们养精蓄锐的时间。”

    “你的意思是?”蓝雪会意的求证道。

    “我准备带部队留下来袭扰他们,十支小队轮番上阵,不搞他们个筋疲力尽决不罢休,到了明天他们就没多少精力直接发起攻击了。”雪豹沉声说道。

    蓝雪也是知兵的人,哪里不知道这里面的好处?满口答应下来,雪豹等人累坏了不影响主力,如果不给敌人休息时间,筋疲力尽之下战斗力大跌,对自己有利无害,自然不会反对,和雪豹聊了几句后将情况转告给了罗铮。

    罗铮正在和几名军官闲聊,听到蓝雪的转告自然满口答应,夜袭可是游击战的法宝,有疲敌之效,恨不能多派点人过去,和蓝雪简单沟通几句,叮嘱蓝雪通知山雕带部队尽快归队,大战在即,不能少了狙击手压制敌人重火力。

    结束和总部的谈话后罗铮将情况告诉了大家,都是生死兄弟,没什么好隐瞒的,大家一听雪豹的战术安排,纷纷叫好,恨不能飞过去帮忙,聊了一会儿,罗铮让大家各自回到自己岗位去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的月亮沉思起来,脸色有些恍惚。

    时迁的第一小队负责罗铮的安全,队员们散开四周警戒,时迁见罗铮情绪不对,心事重重的样子,便和自己爱人曹喜简单沟通几句后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时迁旁边,低声说道:“怎么了,有心事?”

    “你说这一仗过后局势会怎样?”罗铮关掉了耳麦后低声说道。

    时迁见罗铮关闭耳麦,估摸着谈话不想被其他人听到,也关掉耳麦低声说道:“我能够明显感觉得到这一战黑暗教会将倾尽全力,输了,以你的脾气恐怕兄弟们得死战,当然,我们也没有退路,为了国家利益死了也就死了,兄弟们没二话;如果赢了,黑暗教会肯定元气大伤,会潜伏起来,将来再找他们恐怕就难了。”

    “是啊,黑暗家伙的实力他庞大了,大的我们都无法想像,这一战过后我打算改变应对战略了。”罗铮低声说道。

    “改变战略,什么意思?”时迁惊讶的追问道。

    “黑暗教会最不缺的就是资源,有了资源就能整合来钱和人,咱们这么打有些拼消耗的意思,对我们不利,如果不是国家利益需要,我不愿意打这一仗,输了没什么好说的,如果赢了,以后再不能打类似的战斗了,擒贼先擒王,咱们抓黑暗教会的头头,顺藤摸瓜,干掉十二长老四大圣王和圣主,黑暗教会也就不存在了,你说呢?”罗铮低声说道。

    “是啊,擒贼先擒王,树倒猢狲散,这个战略是对的,这一仗确实有些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但附合国家利益,我们的利益就微不足道了,兄弟们也都能理解。”时迁低声赞同道。

    “不说这个了,让兄弟们都过来聊聊呗,放松一下,敌人要明天才能到,这里暂时没什么危险。”罗铮笑道,转移了话题。

    时迁一怔,旋即答应一声,叫来了第一小队的全体成员,大家围坐成一团,铮不语,罗铮打量了大家一眼,目光落在曹喜身上,有些歉意的说道:“曹喜,让你跟着我们受苦,真是委屈你了。”

    “不会啊,以前在学院教书做研究,日子枯燥无味,现在多好,每天都很精彩,很刺激,我很喜欢这种生活。”曹喜笑道。

    “这话有些违心了,你是不放心时迁吧,对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我估计时迁怕有个万一耽误了你,不好提这事,今儿个我做主,你说吧,我给你操办。”罗铮笑呵呵的说道。

    曹喜脸上闪过一抹娇羞,迁,时迁尴尬的嘿嘿一笑,不做声了,虎女没好气的骂道:“队长,你时不时男人,曹喜姐认定了你,为你都上了战场,这样的好女子你还犹豫?别跟我说怕万一死战战场上耽误的曹喜姐,这只能说明你对曹喜姐不了解,对自己不负责任,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何必在乎天长地久,一天都足矣,如果活着不能做夫妻,死了更后悔。”

    “呃?”时迁惊讶的女,被这套理论震惊了。

    罗铮也惊讶的女,内心何尝不像时迁一样,怕自己万一战死耽误了爱人一生,也被虎女这番话震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也想到了许多,沉思起来。

    本书来自/book/html/20/20191/index.html